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七章:墙壁后的女孩!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3052 2016-09-11 11:24:32

  这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我彻底的懵了。

  这尼玛,什么情况这是?

  更离谱的是,黑暗中,我似乎感觉那个女人抬起了脑袋,将她那红唇朝我的嘴巴印了过来。

  不对头,王家在逐怨这件事情上,究竟在搞什么鬼?

  黑暗里头,我突兀的大睁着双眼,因为我感觉到一抹芬芳的温热印在了我的嘴唇上,那一抹灵巧的滑动死命的撬动着我的牙齿,想要顺入我的口腔里。

  万万没想到,我保存了这么多年的纯情初吻,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丢失了?

  我终于能确定了自己在哪里了,我特么的正匍匐在一架躺椅上,双手扶撑着椅子的扶手,而那个女人竟然就躺在椅子上,也就在我身下。

  “小坏蛋,怎么就不从了人家呢?”

  一番抵命的缠绵后,那女人的唇瓣终于跟我的嘴巴分了开,黑暗中,我似乎感觉到她身姿妩媚而慵懒的躺卧在椅子上,呢喃的对我娇嗔着。

  可我正在为王家逐怨呀,若是在拖延下去,误了吉时,那可大为不妙了。

  我勉力的保持着最后的一线神智,因为我感觉到脑袋越来越昏沉了,只想趴在这女人身上就此沉睡下去。

  那女人竟然再次抬起了脑袋,趴在了我耳畔,用她那灵巧的舌头撩拨着我的耳畔,呢喃娇嗔道:“要不,人家换种玩法儿?”

  她在说完了这话儿后,竟然用她那芊芊玉指顺着我的胸口滑动着。

  我去,这种举动对于我来说,刺激实在太大了,那感觉就好像万千蚂蚁在脊背上爬动着,能痒入骨髓,只想将身下的这个女人给搂在怀里,好好的怜爱一番。

  但我岂是那种见色忘事儿的主?

  就在那女人认为即将得逞的时候,我却突然呔了一声,一口热血冲着那女人的面儿喷了过去。

  却是我为了抵抗她的魅惑,生生的把舌头给咬破了。

  这尼玛,可真疼死我了。

  但我喊不能喊动不能动,只能将口中的舌尖血暗暗蓄储着,静待着这最关键的一击。

  因为在玄门中,人的舌尖血为至阳,天生具有克制一切阴邪的效用,而我身为陆门的传人,岂会不知这么浅薄的道理?

  当然,我是直的,如果是一个绝色美女的话,我刚才肯定会就范的,但坏就坏在我根本就没看清身下这女人的面目,而且她竟然啥都没说就扑了上来,这能叫我不排斥么?

  “啊!”

  这一声凄厉的尖叫,证明了我的做法是对的,躺在椅子上的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邪魅,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样对我。

  在我的这口舌尖血喷出去以后,那女人在黑夜中凄厉的哀嚎着,她竟然用手紧紧的揪住了我的胳膊,那尖锐的手指甲似乎刺破了我的皮肤,让我痛到只能紧咬着牙关,硬是让自个不坑出身儿来。

  但那个女人却死命的拖着我的胳膊,似乎要将我拖入幽冥深渊之中,那气力大的惊人,险些把我的胳膊给扯断了,可突然的,那女人没了响动,就连她一直死命的拖动着我的胳膊,也突然的松了开来。

  黑暗中,我似乎看到了一抹幽绿的光芒,在光芒之中,我看到了一个身影坠落进无尽的黑暗深渊中,可当我惊觉了过来后,想要伸手去抓住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越跌越深,越跌越深。

  “轰!”

  屋子外头又是一声炸雷响彻黑夜,那是追魂炮的声音,随之而来的还有追魂锣的嗡响。

  等我回过了神儿以后,往身子下一捋,却发现自己正趴在楼梯的栏杆上,幸好这姿态没人看到,真特么的有损我英武的形象。

  我赶忙的从栏杆上爬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后,抬脚朝二楼前进着。

  这楼梯共有二十三阶,这也说明了王家的这楼层结构是起于十几年前了,属于那种一层楼房三米五高。

  黑暗中,我默默的数着楼梯的阶数,可这一次到是平安无事,我顺利的攀上二十三阶楼梯后,抬手就摸到了墙壁。

  但……我又次感到了不对劲,这墙壁竟然异常的滑腻潮湿,那感觉就好像我摸到的不是一面墙壁,而是一块长年浸在水里头,长满了青苔的石头一样。

  我甚至摸到了毛茸茸的质感,特么的……这又是闹哪般?

  可就在我还没想透的时候,这墙壁竟然亮了起来,是的,你没看错,这墙壁真的亮了起来,绿油油的在黑暗中闪耀着诡异的光华。

  这光芒忽明忽暗的闪烁着,那感觉就好像类似鼠标的呼吸灯一般,极有频率,却又充满了诡异。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光芒,更没听说过这种传闻,这王家,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儿?

  为何他家的屋子里头,处处都透露着诡异?

  就在我心里头将这些事儿拿来研究的时候,楼下突然有人扯开了嗓子,对我吼道:“先生,追魂炮走三门,咱们什么时候启程?”

  还启程个屁,哥们我到现在都还没摸到王奇老婆上吊的房门口好么?

  但我又不能冲楼下回答,甚至连个灯影儿都不能打,否则惊诧到冤魂,到时怕是不好收拾了。

  虽然我本身没有半点儿真货,但对这里头的道儿熟着呢,以前也做过几次这类的单子,一板一眼的按瓢画葫芦,竟然还赢得了不错的口碑。

  这也是我为啥敢上王家来,因为这活儿,哥们我熟呀。

  但我却没想到今晚的王家,却是情况如此的多变,可就在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楼下的话儿时,却突然的想到,可以用逐魂鞭做回应呀。

  这逐魂鞭也是特制的,鞭鞘上缀有一个鼠头,而鞭子本身却是用黑驴皮毛鞭子而成,鞭子末端安有响笛一枚。

  当然,这枚响笛也是有名头的,是用牛骨精制而成,名唤“惊鬼笛”,其特殊的笛声一旦响起,那在空中就会发出如同爆竹一般的炸响。

  我见无法回答楼下的呼唤后,便直接从腰间摘下鞭子,凭空挥了出去。

  “咻!”

  一声炸响,这鞭子的末梢恰好的抽到了墙壁的绿芒上,鞭子直接炸碎了墙壁上那毛茸茸的东西。

  但就是这么一道缝隙,却让我看到了墙壁后头的东西。

  那隐约中似乎有肉色闪现,像极了人的肤色。

  我赶忙的收起了鞭子后,用手抹开墙壁上那些毛茸茸的东西,却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们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特么的竟然看到一个跟我年纪不相上下,长得十分美丽的女孩子。

  这女孩子在墙壁后头紧闭着双眼,赤身赤膊的趴在那墙壁里头,婀娜的身姿,加上她那妩媚的脸庞,让我不由的心跳加速了起来。

  更令我感到诧异的是,这女孩竟然不时的从嘴里头冒出了一串气泡,那感觉就像女孩不是在墙壁后头,而是被关在了玻璃器皿里头。

  可就在我对墙壁后为啥会藏有女孩而感到新奇时,那女孩竟然抖动了几下睫毛后,突兀的睁开了眼眸。

  我去!

  这根本就不是一对人类该有的眼睛,它的眼珠子竟然是赤红色的,好像来自阿鼻地狱的杀戮,眼珠里头充满了疯狂的戾气。

  我被女孩这双诡异的眼睛给吓到了,踉跄的后退出几步,却看到了那个女孩在墙壁后头撑开了嘴巴。

  那根本就是妖兽的口腔,当我看到了那一颗颗如同匕刃般尖锐的牙齿,从女孩的嘴巴里头显现出来后,便再也不敢呆下去了。

  我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屁股尿流的趁着夜色,从王家的后门蹿了出去。

  有道是:先生慌张张,弟子还能站?

  就连我这个先生都被王家屋子里头的东西给吓坏了,那些守在屋子外头的年轻小伙还能站的稳?

  更何况,我可是陆家的传人,败什么,也不能把自家的名头给败了。

  所以,我只能选择从王家的后门蹿逃,绝对不能跑到前门跟那伙人做解释。

  这越解释,就会越表示我虚。

  咳!是心虚。

  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前脚刚刚蹿出王家后门,后头就传来了王奇儿子的戏谑声儿。

  “先生逃啦,先生被吓到啦。”

  这半大的孩子竟然扯着他那公鸭嗓,声音顺势黑夜中传了开来,让那些守在大门外头的年轻小伙爆出了一阵大笑。

  我勒个去。

  听到了身后的爆笑声,我那张向来被他人做黄金比例的俏脸,在黑夜中阵阵的发热,心里头恨不得将王奇家的那个熊小子给掐死。

  简直太特么的混了,有木有?

  可没等我反应过来呢,又是一个声音传到了我耳朵里头:“看呀,那家伙竟然把驴鞭子给栓在了窗牙上头了,真是个胆小鬼。”

  我日呀!

  等我下意识的摸了下腰间,发现逐魂鞭真特么的不见了,我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