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四章:这事儿,还没完!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254 2016-09-10 09:00:12

  可就在我认为小命休矣的时候,悬在“齐高明”的正梁上,被炸成了万千糜粉的棺材里头却突然有东西掉了下来。

  “啪嗒!”

  等我看清了地上的东西后,不由的想跳脚大骂,妈妈的个老子的,老爹你竟然把陆家的绝学藏在那棺材里头。

  掉在地上的两样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我陆家世代相传的宝贝,孑辰剑与《如律令诀》。

  听我老爹说,这孑辰剑中藏有一灵,若是邪魅近身,此剑便会犹自锋鸣不止,甚至剑可自鞘中飞出,取妖媚首级后自归。

  而那《如律令诀》则是一本秘笈,也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根源宝贝,此书不仅蕴含着五行八卦,降妖除魔之秘术,更有修身练武之秘籍,简直是本无价之宝。

  而我之所以在这么多年来不懂得丁点儿玄术,就是因为从我老爹失踪后这两件宝贝也随之下落不明。

  说道此处,我真会忍不住的仰天长叹一声,非我庸才,实乃爹坑儿呀!

  “桀!此行来的不亏呀,竟然还有异宝现世。”

  那个正朝我走来的女人看到了地上的孑辰剑和如律令诀后,不由的一脸欣喜,显然,她打起了孑辰剑和如律令决的注意!

  这我当然不能允许,我一把将孑辰剑和如律令诀揽在了怀里,大声喝骂道:“想要拿到这两样东西,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好,那我就成全你。”

  谁知道我说的越凶狠,这女人竟然就越欢快,她竟然真的抬脚朝我踢了过来……

  “疼……姐,咱有话好说。”

  我被这可恶的女人给踩在了脚下,她的七寸恨天高,此刻就蹂躏着我的脸颊,让我英俊的俏脸和坚硬的地面做着亲密的接触,更可恨的是她竟还犹自叉腰狂笑,鄙视的对我道:“现在还给不给?”

  虽然很生气,但我想的很明白,跟这女人斗下去吃亏的永远是我自个儿,既然如此,我何不做个聪明人?

  “姐,我俩哪还分彼此呢,你要这玩意就拿去,十块八块的不值钱,快快把你那秀俏的脚从我脸上拿开吧,免得踩疼了你的脚。”

  可我陆某人啥时候变得如此贱格调了?

  竟然会对一个恨不得用拳头揍翻在地上的女人,说出这么恶心谄媚的话语来?

  这一定是吴花花这个贱人搞得鬼,把他那无下限的贱格传染给我的,否则的话,像我这么纯情正直,大义凛然,堪称西安十大优秀青年代表的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儿来?

  没办法,人是可以贱,但锅一定得有人来背。

  所以,我陆某人为了自个儿的尊严,只能暂时的委屈下兄弟吴花花了。

  “算你识相,既然如此,那我就赏你条蛇玩。”

  这个可恶的女人却并没有想过就这么放过我的,她从我脸上松开了脚丫子后,弯腰从地上抓起了一条没眼珠子的眼镜蛇。

  我勒个去!

  这女人竟然蛮横的掰开我的嘴巴,将她手中那犹自滑落甩动的眼镜蛇要往我嘴巴里塞。

  一想到蛇那滑腻腻的身躯,在下一刻就会顺着我的食道,爬进了我的胃里,然后在我肚子里头翻天覆地的瞎折腾,我就忍不住的阵阵作呕,一股酸水忍之不住的就斥上了鼻腔。

  “咳!”

  看着那眼镜蛇将一节猩红的信子,在口腔里头吞吐的不停,我就忍不住的想要捶地大哭,我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呀。

  “师姐,你这又是何必?”

  可就在那女人已经将半节蛇身子放进了我口腔里头时,我突然的听到了一声天籁般的声儿。

  可这声音对我来说真不亚于天籁,但对那女人来说,似乎是死亡的鸣钟,她竟然在听到了这个声儿后,脸色突兀大变,慌忙的丢弃掉手上的眼镜蛇后,如同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犹自朝后跳出了两三步,神色极为慌乱的左右四顾着。

  但我这齐高明里头却没有半丁点儿身影呀,除了一个跟木偶似得吴花花,还有一个趴在地上遭受蹂躏的我,就剩下这个令我咬牙切齿,视为平生第一大耻辱的女人了。

  “秦霂,给老娘滚出来,别以为我会怕了你。”

  那女人探查遍了齐高明后,却还是没能找到说话的人儿后,将自个儿的牙龈死死咬住,怒声吼道:“再不出来,我就捏死这两只臭虫。”

  我去,怎么说话来着?

  哥们我好歹也是个帅小伙儿,在世上活过了十来二十年至今还是个纯情处男一枚,你如此糟践我真的好么?

  就在我心里头对那女人腹斥不已的时候,那女人见没人回答她的话语后,竟然怒气冲冲的朝我走了过来,一把揪住了我脑袋上的头发后,呲眼咬牙,冷笑不休。

  “哎!”

  那个声儿再次的响了起来,但这一次,声儿中却是少了几分柔情,多了几分冷厉,并再次说道:“既然师姐一意如此,那就别怪小妹无理了。”

  我去,这词儿怎么整的跟古装电视剧似的?

  还有这个跑来齐高明胡搞瞎捣的疯女人,她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可就在我暗中猜测的时候,却感觉到空气中似有一股风袭来,这种风,我从未感受到过,它似乎有着独特的厚度,又如同一片刀刃,从空气中无形的划过后,朝我跟那个女人冲了过来。

  好在我及时的将脑袋低了下来,可纵然是这样,那风还是削了我一大揪头发。

  我算是躲过了厄运,可那个女人就惨了,她竟然被这股如刀锋似的风一刮朝后跌去,直接把我的床给压榻了下来。

  但让我感到诧异的是,这个女人被风刮过后,身上发生了很大的不同,这感觉就好像一张本来是色彩饱满的图画,突然间,那图画上褪色了许多。

  那女人痛苦的趴在碎裂的床板上,整个身子都产生了透明虚幻的感觉。

  “秦霂,算你狠!”

  那女人用手抹了下嘴角的血色,咬牙切切的转头跟我说道:“今日算你命大,下次看还有谁在护着你。”

  看着那女人的身影在床上逐渐的虚幻了起来,我不由的从地上起身,跳脚大骂道:“这明明就是你跟吴花花那个贱人的孽缘,关我毛线事儿呀。”

  可就在我跳脚大骂不已的时候,吴花花却是一脸迷迷糊糊的清醒了过来,见我正在笙书他的贱格后,赶忙开口解释道:“启哥,好端端的你干嘛骂人家?”

  看这货在我面前装小受,我就不由的来气,抬手轰道:“滚蛋,哥们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今日来的不过是她的一道残影,哎…你好自为之吧。”

  可就在我跟吴花花瞎哄哄的时候,那个声儿却又次的响了起来,但这个声儿却将我拉回了现实,这话中的意思似乎是……这事儿,还有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