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第二章:找上门来了!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71 2016-09-10 08:46:19

  自古以来,医道不分家。

  所以我陆家的传人多少也会涉猎到一些岐黄之术,而我手里头的这块玩意儿,它的学名就叫做“雌黄”,据说跟雄黄本是天生同体,但却含有剧毒,专用于以毒攻毒,或是用于摄邪养阴的昭喻。

  就这一会的功夫,吴花花早已在床上打起了滚,这货痛的那叫一个凄惨,简直可以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来形容了。

  事不宜迟,我当即拿过了一盏古铜莲花灯,将雌黄敲下一块后,放在了灯火上熏烤。

  等雌黄受热到差不多后,我再用吹管小心翼翼的将烟导入吴花花的口腔内。

  果然,这雌黄熏烤出来的烟雾起了效用,吴花花胸口上的那黑色纹路如同潮水一般的退却开来,重新露出了常人的肌肤色彩。

  因为这雌黄含有剧毒,我又是在万般无奈下才出此下策的,但我可不想这货前脚刚刚从邪瘴中逃脱,后脚就被我用雌黄给毒死。

  所以,我果断的掐灭了莲花灯里头的灯火,将雌黄小心翼翼的收到了紫匣子里头。

  别以为这玩意不贵重,我家的这块雌黄乃是黄母,比起外头市面上的贵重千倍以上,还是有价无市,就吴花花刚才用的那一小丁点儿,就足够我心痛好几个礼拜了。

  等我将一切都收拾妥当后,很有派头的坐在床旁边,对着那贱人问道:“说吧,到底怎么惹上这东西的。”

  “找你还真找对人了,否则我刚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吴花花一脸苍白的瘫在我床上,大口喘息的继续说道:“还不得怪我心贱,听说泰国有很多美女后,就屁颠屁颠的爬上旅行团的车。”

  我去!

  这货竟然跑到了泰国去玩耍了,而且,而且没叫上我。

  我听完这货的话头后,不由的心头大怒,抬手就对他招道:“滚!”

  “别介儿呀,启哥。”

  吴花花闻言大惊,一脸哀哀的对我说道:“你要这样想,幸好你没跟我去,否则的话,现在死的就不是我吴花花一个人,而是你跟我两个货了。”

  他说的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吴花花在床上撅着屁股,谄媚的对我说道:“如果启哥你赞同我的说法,那就把刚才用的玩意儿,再给我匀一点,等我回家后多吸吸。”

  靠!

  感情这货吸上瘾了,竟然把雌黄说成了那啥。

  忘记说了,这货的家里头有几个公司,光员工就有三四百人,而他的老爹又是个极为精明的家伙,这些年来持家有道,呸,是这些年来矜矜业业运作有方攒了一份很有底蕴的家底儿。

  每当我想起此事,都会不由的仰天长叹,果然是人不同命树不同根,人要是想活得好,投胎才是最关键的。

  “那玩意只能暂时克制你体内的东西,但要想根除,除非找到给你种下这玩意的人。”

  我翻弄着吴花花的手臂,却发现他那根白皙的胳膊上,一条黑色的蛇纹盘踞而眠,显然是我刚才用雌黄的烟雾,将它的活性给抑制住了。

  也就是说,吴花花胳膊上的这条蛇纹是条活物,它现在不过是暂时的蛰伏,只要等待它恢复过元气后,那吴吴花花就离死不远了。

  但什么时候才是它恢复元气之时,我就拿捏不透了。

  雌黄与雄黄本为共生之物,两者虽然分阴阳双性,但它们却都有个共通之处,那就是能抑制蛇虫,克制五毒的功效。

  像白蛇传里头,白素贞修行了一千七百多年,但只需三杯雄黄酒就能逼得她现出原形吓死许仙,这情况说白了,就是因为这雄黄与雌黄与蛇鼠虫蚁之间是天性相克的。

  所以,我刚才选择用雌黄来帮助吴花花克制邪瘴,其实也并非是盲目的,而是十分有针对性的选择的。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误打误撞下,我竟然真帮助了吴花花逃过一死。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降头?”

  我想之不透接接下来该怎么帮助吴花花去掉胳膊上的这蛇纹,但我却想起了这货说过自己去过泰国,可泰国有啥?

  除了人妖,那只剩下降头了。

  “降头?”

  当我说出了“降头”两个字儿后,吴花花立马脸色就变了,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就差在我面前跪下来了,眼泪鼻涕齐流的对我嚎道:“启哥,兄弟有一世没两辈,你肯定不会看着我去死,对不对?”

  谁叫你这货把到妹子没叫上我,活该!

  我刚想摇头说不对,但又觉得这样做的话,会太伤这货的心,赶忙转移话题道:“说吧,你是怎么惹上这玩意的?”

  “不如由我替他说好了?”

  突然间,我这“齐高明”的店里头,却飒起了一股阴风,那阴风呼啸的里头,夹杂着一个阴测测的女人声音。

  我去!

  我直接从椅子上滚坐在地上,这声音太特么的吓人了,竟然如同鬼哭一般,夹杂着狸猫的狞吼,婴孩的欢笑,还有……还有冤魂的哭泣。

  吴花花吓得直接躲在被单里头,浑身颤抖的说道:“她……她来了。”

  吴花花哆嗦的用手掀开了一条缝隙,从被窝里头语调颤抖的对我说道:“我们要不要先撤了?”

  “撤你妹呀,有哪个地方比我陆家的齐高明更安全么?”

  我慌忙的从地上爬起后,抬头一看“齐高明”的前堂,但见那前堂上的屋檐下,风铃随着阴风飒抖,响着急促的铃声儿。

  就连摆放在前唐门槛边儿上的那两尊青石狮子,也都瑟瑟颤抖了起来,石狮子的两颗滚圆的眼珠子竟然也开始泌出了颗颗红色珠滴。

  “不好,狮子泌血泪了。”

  我盯着那些从石狮子眼珠里头滴落的东西,一脸恐慌的吼道:“吴花花,你个贱人究竟给我惹上了什么事儿回来?”

  这石狮子本是我陆家从泰山脚下运回来的石头,经过了十年雕琢而成,与常见的戏球狮子不同,这石狮子是用来挡煞的。

  凡是像我们这种家族里摆放的石像,都有一个统称,名唤“石敢当”!

  别人家的如何我不知道,但我家的这两尊石狮子可就厉害了,它们琢有阴阳罡卦,经过我陆家三代的养护,如今早有了灵性。

  但如今的这股阴风却能令石狮子留下了血泪,所以我才会如此慌乱。

  我这真不是在给自己的慌乱找借口找理由,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