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假道士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 灵异

    类型
  • 2016-08-11上架
  • 1005761

    连载(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诡异的蛇纹!

捉鬼假道士 出水的井 2053 2016-08-11 09:38:48

  我觉得吴花花这家伙就一贱人,整天靠着一副皮囊祸害广大女性群众。

  要说这年头,世道就特么的败坏,这事儿,它为啥不能落到我身上呢?

  没法子,对于吴花花这个人,我除了严重鄙视之外,只能把羡慕嫉妒恨藏在心里头。

  谁叫我是个道士呢?

  我叫陆天启,本该跟大伙儿一样,每天过着朝三暮五的上班生活,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因为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爹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秘密,这个秘密就是世界没有我去维护和平是不行的。

  很显然,我非常乐意的接受了他这一操蛋的建议,光荣的继承了他的事业,成了一个整天守着三尺方台子的神棍。

  什么法门赚钱,在我手上都能盘成活儿,而且还能赢来不错的口碑。

  这并非表示我的行活儿精,而是因为我爹他给我留下了一块金子招牌。

  这块招牌,叫做“齐高明”。

  因为这三个字儿,我老陆家才能保以留存,并在西安古街这块地头上混的很起色,上门找我办事儿的人没一天能落下的。

  当然,这跟我做过很大的努力有关系,虽然我只是一个会满嘴溜炮,穿上道袍扮神棍的年轻小伙。

  我之所以说这些话儿,其实是在间接的表达,我只是一个会拆字,看相,定风水,看日子,做些毫无危险性,满嘴扯犊子的活儿。

  但这并不妨碍我有信众,比如我前头说的吴花花。

  这家伙今个儿一大早就冲到我门店子里头来,死命的把我从床上拽起来后,张口就给我来了一句。

  “兄弟,Help!”

  我撑着朦胧的睡眼打开了门,无视这家伙一脸见鬼的慌张样儿,慵懒的打了个大哈欠后,转身直接朝床上栽下去。

  这家伙手忙脚乱的想要把我从床上掏起来,可才把我整翻过身子,就累的气喘吁吁,一副手脚脱力的范儿,惹的我是既好气又好笑,没好气的冲他说道:“干多啦,一副死了老子的模样儿?”

  “我遇到鬼了。”

  谁知我的一句话,竟然引的吴花花一脸惨变,那副惊恐的模样,就连我也感到了心惊。

  他从兜里头掏出了烟,试图将那烟点着,可却因为手指太过哆嗦,连个打火机都拿不稳,更别谈能将那烟头给点着了。

  我这人平日里头老喜欢整津门腔,但这并不代表我说不得普通话,我顺手从吴花花手里头的烟盒子顺走了一根烟,帮他点上了烟后,也给自个儿点上,开口问道:“怎么一回事儿,给我说说。”

  吴花花死命的抽上两口烟后,一挽胳膊对我说道:“我遇到鬼了,看我这手上。”

  看着吴花花的胳膊,我不仅啧啧称奇的说道:“啥时候纹上这么一长虫,别说!还真有点范儿。”

  吴花花显然是被吓坏了,调儿带哭腔的冲我吼道:“纹你妹夫呀,这玩意儿它是自个儿长上去的。”

  “啥?!”

  我夹着烟的手指一紧,一脸凝重的抓过吴花花的胳膊仔细的看了起来。

  还真别说,这上头的纹路可谓是栩栩如生,黑色的图纹将一条眼镜蛇的模样全部给勾勒了出来,现在就差半个蛇脑袋了。

  我拎着胳膊瞅上了半晌后,也没能看出个什么来,顺口将嘴里头的那口烟沫子朝吴花花胳膊上喷去,说道:“有啥大惊小怪的,也许是你睡觉时把胳膊当枕头搁了呢,慌个屁!”

  好吧,我承认自个儿是在说鬼话,试问谁能在睡觉时把胳膊枕出个眼镜蛇出来?

  但我总不能说自个儿学艺不精,看不出这里头的门道来吧,这简直就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个的招牌啊。

  “长了,它又长了!”

  可是我的话都还没落下呢,那条被我用烟雾喷过的胳膊上,漆黑的纹路将眼镜蛇最后的半个脑袋的给勾勒了出来。

  瞅着吴花花胳膊上那条灵动的眼镜蛇纹身,我除了对他说恭喜以外,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表示了,恭喜,恭喜!

  “它动了,你看它在动呀。”

  不用吴花花鬼嚎,我已经看见那眼镜蛇纹身在动了,而且它像似受到了某种牵引似的,顺着吴花花的胳膊往上挪。

  “不好,瞅着它这是朝你心脏游呀。”

  这一下连我都紧张了起来,因为这玩意儿实在太过诡异了,它根本就不是一个纹身,倒像是藏在皮肤下的活物。

  吴花花这贱人究竟怎么惹上它的,瞅这玩意的模样,分明是心怀妖邪之辈才能搞的出来的。

  “那该怎么办,启,启哥,Help!”

  吴花花显然是慌了神了,他竟然把我看成了救命稻草,紧拽着我的手不放,那双平日里专用于勾搭妹子的桃花眼,如今正汪汪可怜的@着我。

  “滚,少跟我卖萌。”

  我将这货的手给甩开,没好气的问道:“你究竟造的哪门子孽,才惹回来了这玩意?”

  但我的话儿音刚落下,吴花花却突兀的一脸酱红色,那双眼睛里头血丝密布,怒瞪着前方,额角的血管都爆凸了起来。

  他死命的卡住自己喉咙,在我床上滚了起来,艰难的伸出一只手拽着我的胳膊,似乎在向我求救。

  我一看这货不像是在作假,两手一把撕开了他胸前的衣服,等我用眼一看他胸口,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

  “尼玛,那玩意还真冲着你心脏去了!”

  我指着吴花花胸脯上心脏的位置,此时那上面以密布着黑色的纹路,这些纹路像极了蜘蛛网,而那条黑色的眼镜蛇纹竟然盘踞在吴花花的心脏上。

  我瞅着吴花花胸口上的异变,一时间,心里头也没了注意,可就在此时,吴花花的面目却变得极为狰狞,他的那双眼里头的血丝竟然从赤红变成了靛紫色。

  这货不会死在我店里头吧?

  我心里彻底的慌了起来,从床上滚爬起来后,在屋子里头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

  朱砂,黑墨,黄符纸。

  红线,铜剑,灰狼毫。

  整个“齐高明”都快被我掀的底儿朝天了,终于,我在柜子顶端的紫匣子里头找到了一小块,如同半个指头大小,形状像极了生姜的东西。

  “终于找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