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写给你的第N封情书

写给你的第N封情书

任夕颜

  • 都市

    类型
  • 2016-08-19上架
  • 2559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写给你的第N封情书

写给你的第N封情书 任夕颜 2559 2016-08-19 09:22:30

  01

忘记这是写给你的第多少封信,上千封有了吧,反正你的回信能铺满我整个房间。

不二情书的结尾,小虾和教授相拥而泣的镜头,我按了十几次回放键,每一次都泪流满面。

电影里有一句台词,信再这么写下去,我会不会喜欢上你。这句话听着耳熟,我好像在十七岁那年夏天也这样问过你。

当时的你只轻描淡写的回了几个字,笨蛋,不要喜欢上我。

后来无数个没有星星的夜里,我都会想起你说的这句话,真该听你的话,不要喜欢上你。

02

至今记得高一那年的阳光明晃晃的,阳光钻过晒蔫的绿叶子歪歪斜斜的打在我们一群人的脸上。那个矮矮的教官扯着嗓子喊,谁想当体育委员,自动出列。

教官眼角的余光东扫一圈西扫一圈,队列里终于有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你走到教官面前,声音洪亮的说了一句,我。你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站在那里,脸盲的我却意外记住了你清瘦的侧脸。

一开始,座位一前一后的我们并没有多少交集。可那天你突然借走了我写小说的本子,我居然还忘了拒绝。本子还回来的时候,里面夹了一张字条,孩子,写得不错。

我迅速从本子上扯下一张纸,满心欢喜的回了句,谢谢。我喜欢“孩子”这个字眼,带点小宠溺的意味。那是我们之间的第一封信,寥寥数字,却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一本绿色封皮的《查令十字街84号》是教授和小虾通信的开始。一个不起眼却写满字的本子是我们通信的开始。

一上数学课,我就打盹儿,有次迷迷糊糊捱到快下课的时候,你递过来一封信,再不学习,就更笨了,后面是老师刚刚讲过的解题步骤,一目了然。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你的字写得真好看。

上自习的时候,偶尔你会递过来一本小说,附信说,第一百二十五页男主会死掉,你不许哭,谁哭谁是笨蛋。当我看到男主果真死掉的时候,只想发笑。

那次,班主任刚从教室溜达一圈走了出去,你的信就到了,嘿,看到了没,老王的头发睡成了鸡窝,后面跟着几个哈哈哈大写的笑脸。我准备偷瞄一眼“鸡窝”,结果班主任正在窗户外边直瞪我,吓得我连忙低下头,然后写信骂你。

03

高二的时候,我们又分到了同一个班。我刚在纸上写下“真好”两个字,你的信一展开,竟然也只有两个字,“真好”。我拿着手里刚写好的信冲身后的你晃了晃,你秒懂的表情有点搞笑。

有时候,你会给我写很长很长的信,白色的纸张密密麻麻好几页,无关学习,无关爱情,只关乎青春里那些恣意生长的小情绪,七七八八,我却能看懂。有时候,一大页白纸,只有一句话,窗外的绿叶子真好看,或者,今天的阳光好漂亮。

偶尔翻出桌洞里的樱桃,我知道是你课间的时候偷偷放的;大姨妈拜访的时候,你会把在暖气片上烫好的牛奶递过来,说一句,乖,喝了就不疼了;我总爱把试卷乱放,找不到的时候就把桌洞翻个底朝天,你会默默帮我书桌整理好,然后写信说我没个女孩子样儿;有时候实在翻不到空白纸,你就会拿清风的纸巾,写满字扔过来,被我嘲笑小气,然后假装不理我。

渐渐地我知道你喜欢小四,知道你最喜欢穿白衬衣,知道你喜欢收集戒指。你的手指修长纤细,低头给我写信的样子,我经常看得出了神。

小虾和教授隔着一片海,隔着一个伦敦时区,要等好久才收得到对方的信。多好,我抬抬头就能看见你的侧脸。你抬抬手,就能收到我写的信。

不言语,却心照不宣;不作声,却默契十足。像是没长大的孩子贪恋着象牙塔的温暖,我贪恋这无风无雨阳光明媚的日子。

喜欢,是一点点发酵的,那时候的我,好像有点儿喜欢上你了,却跟自己抵死不承认。

我们在纸上说了那么多话,却从来没说过喜欢。

04

高三,文理分班。你选了理科,我选了文科。当时我想,只是一个楼上,一个楼下,有什么关系。

却不曾想,思念像野草一样在心底疯狂滋长,蔓延,攀爬上你楼上的窗台。一封又一封的信经我的手,经我闺蜜的手,经你同桌的手,来来往往,去而复返。

可高三是真正兵荒马乱的岁月,每个人都忙得人仰马翻,应付着各种考试。有天,你说,孩子,先好好学习好不好,两个周给你写一次信。

我回信,好。可我觉得像失恋了一样,难过的要命。于是,我想出了各种小伎俩。

上楼梯的时候故意崴着脚,这样就可以逃掉晨操在楼上窗口看一眼你领队的身影。一点小感冒,也要跑去医务室打点滴,我知道你会带着零食和小说来医务室陪我。妈妈送来的零食,总会想各种借口送些给你,这样可以听你说说话。

你曾在无数次跟我提起过关于大学,可你第一次那么郑重其事告诉我。我才知道,原来你的梦想那么大。

后来,我再也没去过医务室,也很少缠着要你回信。看看窗上映着自己的脸,想想你低头学习的样子,然后接着拿起单词书背英语。

05

叶子绿得正可爱的时候,我们毕业了,也恋爱了。你给我出了一道函数题,我以为你是在笑话我数学不好,故意刁难我。我琢磨了一下午,答案竟是一个心形的函数区间。就这样,在一起了。

可是,因为分数比你差一点,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上大学,暗暗怪自己没好好学习怪了好久。

你在的城市距我二百多公里,四个小时的车程,不远也不近。你笑我是路痴,也心疼我晕车晕的厉害,所以每次都是你来我的学校看我。

可是,我们不再写信,也很少打电话。我们开始传简讯,聊QQ,所有能用字的方式都不会用说的。我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查收你的早安。睡前最后一件事,总是等到你的晚安再放下手机。

或许是因为异地的辛苦,或许是没有了你的信,我能感觉到我们的默契和甜蜜在一点点消耗着,透支着。

每当我一个人看海,一个人逛街的时候,我总是想念你的信,想念你黑色的字体,想念抬抬头能看见你的日子。

小虾说,教授,没有了你的信,我觉得整个生活都没了指望。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也那么觉得。我害怕像小虾一样,再也听不到你的消息。

有次,你发来一张图片,是用纸巾写给我一封信。你说,孩子,好久不给你写信,都生疏了。就这一句,我哭了整整一下午。

最后,因为我的倔强和固执,还是把你弄丢了。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做了一本DIY相册寄给你,写了满满的话,仿佛要把上大学以后没写的信没讲的话都写进去。可最后一页,只写了一句,再见。

你说,这是你收到的最难过的礼物。

06

失恋的日子里,我无数次幻想会收到一封从那个沿海城市飞来的带着海腥气的信,幻想你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抱抱我然后说一句,孩子,不闹了好不好。

可是,没有。

于是,我开始给你写信,但是从不寄出去,只写给自己看,一封又一封。

每封信的结尾,都像你之前写给我的一样,多一句,记得快乐。这句话,跟自己说,也跟你说。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一个人过得很好,只是偶尔会想起你,只是偶尔会想念你的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