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未来长女关于我的回忆

第六十九章

我未来长女关于我的回忆 一时聚散 1142 2016-12-03 20:41:34

  忠义堂的三当家向来和马翔不和,如今很有“彼当取而代之”的野心,当初他在情人旅馆门口看见马翔和幽幽,那时幽幽还是单身,他也当成野景看过就算了,现在忽的发现原来对方还有一个未婚夫,而且还是一个有头有脸的男人,他倒是很想兴风作浪一番。

陈雨果就是从这里听到流言,说幽幽是马翔的情妇。

你就没有过去?幽幽问道。她知道,自己是根本无法向人解释清楚,其实她和马翔是从来都没有身体关系的,既然说了也没人相信,那干脆就不解释了。

陈雨果略微沉吟了一下:好吧,那是你的过去,我也不追究了。不过,希望你给我一个面子,以后不要再和马翔见面,我丢不起这人。

为了陈雨果,幽幽准备和她的“过去”一刀两断。可是,幽幽又想,她和马翔好像什么都没有呢,根本就没有开始过,怎么就突然成了“过去”了?

像是红楼梦里的晴雯,临死前对贾宝玉说,早知道枉担了这个虚名,我也早有个打算。其实她也是。她是枉做了马翔的“情妇”那么久,可拜托,她只有情妇之名,却没有情妇之实。

“命运女神有一双巨手,而我们能做的只是随波逐流……”某一天,幽幽在路上听到这首歌,她忽然想起最初时马翔对她说过的一句话“先欠着”,是的,幽幽想,可是,你欠了我一辈子,你这该死的无赖……

也就是在那天,她突然决定死心塌地地嫁给陈雨果。她想,从此她和表姐不过是五十和一百步的区别,像表姐那样的少奶奶,人生中最惊险的事不过是从一只苹果里吃出了半条虫子,而她呢,她大概能面无表情地把整条虫子都吃下去,当那是冬虫夏草,滋阴养颜。

可惜,人生的编剧并不她是自己,而是上帝。牛顿是怎么说的,上帝,他是存在的。

忠义堂的三当家可不想自己一辈子都屈居在马翔之下,对于他来说,人生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是某一天早上醒来,听到马翔已经不在了的消息——这个不在,可以是肉身,也可以是他的权力和影响力。

他找人绑架了幽幽,然后分别让陈雨果和马翔去交赎金。他定的赎金不是很高,是他们俩都能立刻支付的那种。

他觉得自己导演的这场戏很有看头,锣鼓喧天,粉墨登场,他就净等着捡漏儿了。

但是马翔没有去。他让自己的手下去付赎金。因为凭他的直觉,判定这场绑架有点奇怪,第一赎金不是他认为合适的数字,第二,为什么非得是他去呢,幽幽不是有未婚夫吗?

马翔的手下带着钱到了约定的地方。是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在那里主持局面,看到他就冷着脸问:你是马翔?

他回答不是。

那人就说,必须是马翔亲自来交赎金。

马翔的手下说,我可以全权代表马爷。

那人哈哈一笑,说道,我告你,必须由马翔亲自来交赎金,懂吗?丫装什么孙子还玩儿全权代表哪,你回去告他,丫要是不来我就撕票,说话算话。

马翔的手下,平时只有他“丫”别人的,现在被人一连“丫”了两回,心里非常不痛快,就像有人当面把唾沫吐了到他脸上一样。回去他就对马翔说,这群孙子不知道玩什么猫腻,我看,我们还是报警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