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未来长女关于我的回忆

第三十八章

我未来长女关于我的回忆 一时聚散 1228 2016-09-16 21:52:02

  博物馆三国鼎立的局面此时开始显露峥嵘。

宇文素,宋一,宇文月背后的大BOSS沈夫人,三分月色,七分流水,渐渐初现。

其中以沈夫人的股份为最高,但宋一和宇文素是一对伙伴,两人若联手,那局势亦会发生微妙的改变。

最初沈夫人大约根本没有把这项生意当回事,也就由得宇文月去胡搞,但是渐渐的,随着她的缓缓潜入,这股深流着实令人不可小视。

宇文月是一个恨不得天下帅哥,型男全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人,可她唯独不敢去招揽沈斯年,平时和他除了打招呼,根本没有别的交集。

按宇文素的话来说,那沈夫人真是威风,“林徽因”碰上这么一位主儿,哪还敢去招惹她的儿子,简直是把手指头往老虎嘴里探呢。“她若是敢对沈斯年发发嗲抛个媚眼,恐怕在沈家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这确实是宇文月的悲哀,当初以为钓了金龟婿,嫁进有钱人家,可是实际上呢,钱是有,可那全是奶妈抱孩子——人家的,使唤丫头拿钥匙——人家的。

眼看着满眼金子,却啃不到金子的边,这大约也算是现世悲凉版的《金锁记》了。

妈妈自从做了馆长助理之后,工作更是繁杂,而且她还是这三方的润滑剂,宋一对她很信任,宇文素更不用说了,至于沈夫人嘛,尽管那次很不愉快,但她说过,我儿子喜欢的,我也喜欢——又或者,喜欢可能也说不上,但她也不会故意刁难人。

宇文月看在眼里,很是不爽。本来馆长助理在某些地方,就相当于副馆长,副馆长随时可以被架空,宇文月不甘心自己竟然被一个当小妹的给架空了。

某天她和宇文素一起去馆里巡视,走到新馆那里,妈妈正在和老金一边说话,一边交代事情,一时没有看见迎面而来的宇文月和宇文素,不小心撞上了宇文月,使得她手里拿的文件都散了一地。

对不起,副馆长。妈妈连忙蹲下身帮她捡文件,老金也帮忙捡,也帮着解释说,不好意思,我们光顾着说事儿了没看见您,您多担待。

宇文月可没有那么好的雅量“担待”,站在那里不动,只是对宇文素说:这就是你手里的用的精兵强将啊,做事毛毛躁躁的。

宇文素涵养极佳,还点点头,微笑着说,是啊,你看要不要我也帮你捡文件呢?

宇文月气极,正想发作,突然见有个身影蹲下身,很快把散落的文件全收了起来,然后把老金和妈妈手里的文件一起归拢,交给了她。

见那人是沈斯年,宇文月也只好缓和了一下脸色,对他笑了笑,说声“谢谢”。

正好还有一张文件刚才被风吹走,此时恰好吹到妈妈的脚边,沈斯年再次蹲下身,捡了起来,突然,他看到妈妈穿的板鞋鞋带散了,于是,他非常顺手兼自然地伸过手去,蹲身给她系了系鞋带。

他这一套动作做的,就像是在给花坛里的蔷薇花拔杂草一样,手势娴熟。

有个作家说过,一对男女有过身体关系,再在大庭广众之下触碰她的身体,哪怕只是碰到她的头发,那感觉都是与常迥异的。

那老金可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在一旁看的手里的折扇都快掉了。

啧啧,老金在心里笑道,这都什么您哪,郎情妾意,真出人意料哇。

宇文素脸上却毫无表情,只是微微转过头去,遥看空中飞过来的一只黑色蛱蝶。

最尴尬最不知所措的大概就是妈妈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系鞋带”的,沈斯年这是要置她于何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