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未来长女关于我的回忆

第二十九章

我未来长女关于我的回忆 一时聚散 1289 2016-09-07 10:53:19

  你真喜欢老金?妈妈问。

无所谓喜欢不喜欢。影子回答道:良辰美景,你情我愿,如此而已。

看这十二个字用的……妈妈微笑道。心里说,那你就是不爱他,只是一种很肤浅的愉悦。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些已经渐渐感觉厌倦。影子抬起眼凝视着妈妈,她的眼珠很清澈,或许和她的思路一样的清澈。

我过几天就要走了。

去哪?妈妈听影子这么一说,倒是有点出乎意料,她这是又要跳槽了吗?

我拜了两个师傅学习,一个是很有本事的绣娘,快80了,她的师祖跟沈寿学过艺;另一个是修复古董绣品的老师傅,手艺很好,只是没人学,他总担心这项手艺会失传。这个师傅更老,80多了,他们俩都没有子女,我也没有多少钱交学费,但一定会交,我还答应一定会尽心伺奉他们终老,替他们干家务,好好伺候他们。其实,他们都是国宝,只是,世人不珍惜而已。

影子说这些的时候,神色平静,眉目清朗,妈妈相信,也见过,她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是一定会非常一丝不苟尽心尽力的。

我真高兴。妈妈说。

是的,她高兴,影子终于找到了她的真爱,那不是一个具象的人,而是一项事业。

如果她找不到,或者说今生今生的她只是一个资质凡庸,对任何事业都不抱热忱都不具天赋的人,那么,她或许会在男女情事里沉沦的,可能她这一生都超拔不了,会在那个深潭里越陷越深。

像她那样性格中有激情,有创造力的人,如果沉湎于情爱的话,很容易沦为世俗眼中的到处留情的“荡妇”——其实,妈妈知道,那只是因为她心里有一团火,可路过的人,他们往往只看到了烟。

现在超度影子的是她对刺绣艺术的热爱,从而,也终于让她远离了“爱情”的肤浅。

影子把一张盘递给她,说,这里有你要的东西。

妈妈的心顿时一沉:你说过,你永远不会做这样的事……我不会要的……

你也太矫情了吧。影子把东西塞给了她:你记住,你要永远记住我,因为,你是唯一一个让我破例,同时也是破了戒的女人。

可是,这几天宇文月应该很有防备,你虽然不是她重点防范的,你是怎么……

影子微笑着眨了眨眼,妈妈蓦地恍然大悟,老金。是老金帮她的。如果按阵营划分的话,老金是宇文月亲自聘请的,他是那一边的人。

对一个男人再好,再是替他做尽好事,不如拉他一起做一件坏事,或许他会更对你刻骨铭心。

但是,恐怕你也不需要男人对你刻骨铭心吧。妈妈说,你从来都没有真正爱过他们,他们不过是你的热情与创造力的一种投射。

影子忽然过来轻轻地拥抱了她一下:对,只有你知道,其实我真正爱的是什么。

村上春树说,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在挖洞,要一直挖一直挖,挖到最深最深处,才能与他人相连。

但是妈妈认为,她和影子,只需挖上几锹,就可以互相看见彼此。每次孤独时,她只要一想到她俩放下铁锹,望见彼此的情景,心底都会有一种很特殊的,被称为“感动”的情绪在涌动。

很多年之后,影子成了一个国宝级的刺绣大师。她的刺绣艺术被称为“影绣”。她有一幅刺绣非常特别,素淡的画面上,只绣了两把铁锹,似乎在看不见的地方,有阳光,所以,另一把铁锹就亮一点,氤氲着一层光影。

当别人问她这幅作品的构思时,她回答:吉田兼好说过,人心之花,未待风吹已自落,佳人依依,一别经年自难忘。这幅刺绣是给我一个朋友绣的。但是,我想任何人与人之间,人心的距离,或许,都只是隔了两把铁锹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