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我未来长女关于我的回忆

第十六章

我未来长女关于我的回忆 一时聚散 1142 2016-08-25 20:25:32

  老马说自己要一直往西,去采风,希望妈妈和他一起去。

妈妈不去。妈妈说,她要回家,回宇文素的博物馆,她要兑现自己的承诺。

这几年她那么刻苦地,坚持不懈地,近乎于自虐地自修,就是为了学有所成,再去为宇文素工作。缘起是当时她曾经答应过的——要在她那里上班,五年内绝不跳槽。

老马说,那么,你对我有什么承诺吗?

妈妈回答,如果有一天,如果我弄清楚了我对你的感情,我一定会来找你。无论你在什么地方。

老马走了。他一个人带着他的宝贝紫砂茶壶,那茶壶还是热的,满的,里面是她替他泡的茶,他抱在怀里,搭了一辆牛车,缓缓地往西边去了,赶车的说,赶紧走着,到那边镇上,说不定还能赶上吃晚饭。老马也笑笑对她说,没准儿到那儿茶还是温的呢,我还能喝上一口你泡的茶。

此时正是早上9点多,9点多的边城阳光洒下来,温暖而慈悲,蚀人心骨的灿烂。

望着那辆牛车“的的的”地走了,尘土飞扬,妈妈简直就想立刻追上去,如果追上去的话大概还来得及,她对自己说。

她想和老马坐在一起,替他抱着那把茶壶。

“我的姑娘”,她听见老马在远处叫她,“我的姑娘”,声音低回。

可瞭望远处的青山,青山静默无语,广大无边。空旷的山野里,她独自落下泪来,掩面而泣。

妈妈向客栈老板辞职,这个阿庆(阿庆嫂的老公)一般的男人笑眯眯地竭力挽留她:张嫂,你怎么要走齁?不要酱紫啦,是不是要加薪水?尽管说出来齁,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啦,我们这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了,都忙不过来了你看见的,不要走齁。

妈妈笑着说出来多年了一定要回家看看。

她不想再待在微山镇。微山游客越来越多,越来越嘈杂,不复当年的清丽如洗。

而很多年之后,当她再次来到微山镇时,她已经不认识它了。

没有了从前的鹅卵石小径,两边栽满野蔷薇的土墙;没有了那著名的甜水井,渴了可以自己去井里舀水喝,那水清甜清甜的,沁人心脾;没有了那些真正的,纯正少数民族大姐大婶摆摊卖的自家手工织品,首饰,那些东西工艺又好,价格又便宜;没有了那些在街上提着野鸡拎着草药,雄赳赳地随街兜售,打扮的犹如电影塞德斯巴莱里的原住民一般的汉子……

什么都没有了。有的只是这个镇的名字“微山”。它还叫“微山”,它怎么可以还叫“微山”呢,妈妈想,它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哪。

一个陌生人叫着一个我熟人的名字,并且还假装是他,真的是很滑稽,又仿佛,恍如隔世。

那一天,妈妈依然背着她的半旧双肩包,从微山镇离开了。

胡适说,昨日种种,皆成今我,切莫思量更莫哀,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有人说,胡适是张爱玲精神上的父亲。这好像有点牵强了,成年后的张爱玲在心底未必真的需要一个“父亲”。正如,老马似乎,也并不只是她精神上的父亲那么简单吧。

但是呢,胡适还是特立的,“那一年”之后,胡适抵死不肯回大陆,因为,他要去有自由,有面包的地方。

妈妈想,她也是,她也要去过有面包,有自由的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