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三十一章 金缕玉衣

天命方士 朝歌梦 2387 2016-09-28 19:37:56

  陆离敢信誓旦旦的要送给冉天栋一桩富贵,自然知道如何破解子母鸳鸯关。现在一个怪异的姿势趴在棺椁前面,一只手在棺椁下面摸来摸去。

“吱吱吱”又是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传来,让人匪夷所思的场景出现。棺材的四角升起来四根不知道何种东西制作的柱子,支撑着棺盖缓缓上升,陆离起身站在棺椁前面。

“可以过来了。”陆离冲着冉天栋三人喊了一声。

三个人才意识到,陆离已经破了子母鸳鸯关。

四人来到棺椁前面往棺材里面望了一眼,冉天栋开口问:“陆离,不是说一桩富贵吗?怎么里面啥都没有。”

“哈哈,冉大哥,这个是墓中墓,又有子母鸳鸯关,自然不会像你见到的一样。”

见多识广的云旗说了一句:“在棺材下面。”双手伸进棺材里面,不停的摸索,双手乳白色的光芒再次出现。

“这就是你口中的润玉掌吗?”冉天栋悄悄的问了一句陆离。

陆离点头称是。

只听得“咔嚓。”一声,云旗的手掌按棺壁上面,一个肉眼难以分辨的凹槽被云旗按了下去,机关被释放之后,棺底也被支撑上来。

“这是……”丁胜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陆离开口解释说:“丁大哥,这叫棺中棺。一种非常复杂的墓葬方式。墓中墓,棺中棺,子母鸳鸯阎君寒。说的就是墓中有墓,棺中有棺。三者合二为一,掌管六道轮回的阎君见了子母鸳鸯关也会不寒而栗。”

冉天栋不解的问陆离:“刚刚云旗说这个子母鸳鸯关自从公输班创造以来,只有刘伯温破解过一次,你怎么会知道破解这机关的方法。”云旗同样迷惑的看着陆离。

“我曾在我父亲的地下书房里面见过这种机关的破解方法,貌似还是刘伯温的真迹。”

冉天栋两眼放光:“你是说,你父亲的书房里面有刘伯温的真迹?”

“恩,里面的书本都是孤本,绝迹很多年了。不过大杀白虎入中宫日的时候,地下书房里面的东西也被摧毁完了。”陆离说到陆三言的时候,神色黯然。

棺底升上来之后,丁胜往棺材里面一瞧,大喊:“发财了。冉大哥,这次真的发财了。”

冉天栋不屑的看着丁胜:“发什么财,这些东西你懂吗?”

陆离暗笑。冉天栋和丁胜两个都是下坑倒斗的主,却连一点古玩知识都不懂。

“来,陆离你说一下,让哥开开眼。”

“元青花风纹碗一对,真品。”陆离伸手摸出一对儿小碗递给冉天栋。

“明初平心杯,御用贡品,价值连城。” 平心杯又叫九龙公道杯,是明代景德镇御用器皿。相传朱元璋建立大明的时候,某日宴请他的开国功臣,拿出平心杯,对功臣说:“大家与朕南征北战,纵横沙场,今天朕亲自给你们斟酒,你们可以看自己功劳大笑,让朕斟酒多少。”徐达听完,让朱元璋把平心杯斟满。谁知刚端起酒杯,平心杯中的酒竟然流光。朱元璋大笑:“这是景德镇御器场所造的九龙公道杯。圣人曰谦受益,满招损。众爱卿今日试其公道,以为如何?”

陆离继续说:“既然崇祯帝能把徐达的免死金牌埋在这里,恐怕这个九龙公道杯也是当初徐达喝酒的那一个。”

“这是……”冉天栋见陆离从里面捧出一件全部玉片拼成并且用金线缕结的衣服。交给丁胜。

“这是金缕玉衣。这只是上身而已,还有袖子,裤子,鞋子,手套,头罩共计六件组成。”

丁胜手捧金缕玉衣,颤颤惊惊的问了一句:“金缕玉衣?不是只有皇帝下葬的时候才能穿的殓服吗?”

“丁大哥,你是真的不知道啊,金缕玉衣是象征着帝王近臣的身份,不是说只有帝王才能使用。其他贵族只能使用银缕玉衣或铜缕玉衣。这是天子崇祯帝赐给袁崇焕的。”云旗解释着。“早在三国时期,曹丕下诏禁止用金缕玉衣陪葬。可见崇祯帝是多么后悔当初的决策。”

冉天栋见棺材里面空无一物,小声的问道:“陆离,你说的这桩富贵就是这件金缕玉衣?”

“没错。”陆离肯定的回答。

“这件跟外面的那一套有什么区别吗?再说了,你是怎么知道这里面有这件宝贝了。”

陆离微微一笑回复:“云泥之别。不知道冉大哥还记得不记得,你刚刚说过,外面的都那么豪华,里面的肯定不会太过于寒酸。”

一直凶煞表情的冉天栋难得的憨笑:“嘿嘿,那是我瞎说的。”

“靖康之难的时候,朱允炆不知所踪,朱棣命人打造一件金缕玉衣准备为建文帝朱允炆立一份衣冠冢,朱棣迁都北京之后,金缕玉衣下落不明,其实这件金缕玉衣就是当初永乐大帝朱棣为朱允炆打造的。”

“你怎么知道的?”冉天栋吃惊的看着陆离,知道陆离的眼力好,怎么可能分辨出来是谁为谁打造的。

“冉大哥,你仔细看下这套玉衣的右下角。”冉天栋听了陆离的话把金缕玉衣放到眼前仔细的看着。

“那个,陆离,你知道,哥,出来混黑道时间早,这……”

“上面写的繁体字就是,赐于侄允炆。古人一般都会把玉佩别再右角。而朱棣打着是清君侧的旗号发动了靖康之难,并且写上侄允炆,而不是建文帝,表明自己不是夺了侄子的天下。”

“这桩富贵怎么样?”

“太漂亮了。出去之后,我要抱着它睡觉。”冉天栋将金缕玉衣连接到一起,美轮美奂的玉衣在鲸油灯光之下闪耀着光芒,让人情不自禁的注视着这件绝世珍宝。

丁胜浑身起鸡皮疙瘩:“冉大哥,这是下葬的时候,死人穿的殓服,你抱着它,不觉得很……”丁胜很识趣的没有继续说下去。

冉天栋一拳敲到丁胜的脑袋上:“去,少咒老子,陆离说我是命犯小人,不是命犯鬼魂。”

冉天栋恋恋不舍的将金缕玉衣放进包裹里面扭头对陆离说:“陆离,你真是我的福将,先帮我除掉身边的小人,再救丁胜一命,这次又送我这么大的富贵,你说让哥该怎么谢你。只要哥能办到,你的任何要求,哥都答应你。”

云旗听到冉天栋的话,吃惊的问:“陆离帮你除掉身边的小人?陆离杀过人了?”

“哈哈,云兄弟太大惊小怪了,在乾城那个地界上,消失几个人还不是我冉天栋一声令下的事情。”

“真的杀了?”云旗这次双目紧盯着陆离,紧张的问着。

“没有,不过却是因我而亡的。”陆离给云旗说着当初的事情。只听得云旗一声粗喘:“因你而亡可以,只要不是你杀的就可以。”

陆离不解的问:“为什么?当初在民子山,二狗不就是我……”

云旗大大咧咧的说道:“哈哈,六派掌教,还有秦淮李宽不都说你是帝王之命。从古至今,哪个帝王亲自去杀一个升斗小民。二狗跟他们不同。”

陆离笑骂一声:“去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