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三十章 子母鸳鸯关

天命方士 朝歌梦 2277 2016-09-27 14:41:08

  “在下面。”陆离手指头朝下指了指,“这叫墓中墓。明代非常流行的葬墓方式,一般盗墓贼进入墓穴的时候不会想到墓穴的下面才是真正的墓。”

深谙此道的丁胜问:“有墓,就有墓门,那墓门在哪里?”

“那就要问云旗咯。”

云旗蹲在地上,将耳朵伏在地上,仔细的听着下面的动静。“在这里。”云旗起身,指了一下丹书铁券的埋藏地点。

“挖”冉天栋不含糊,直接挥手,让手下小弟拿着铁锹朝着云旗指的地点开挖。

“大哥,这里有台阶。”大概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一个小弟爬上来对冉天栋说道。

墓室分为前中后三部分,门口吊着千斤闸,首先是“前殿”有各种家具的摆放,中间的墓室为“冥殿”是摆放棺椁的地方,后世“配殿”专门放陪葬品的地方。

几人拿着手电,顺着台阶往下走,云旗打开千斤闸的机关,“不亏是霓裳瞳,润玉掌,有一套。”冉天栋冲着云旗挑着大拇指。

陆离点燃墓穴中的鲸油照亮阴暗的墓穴。

“大哥,我们发财了。”走在前面的一个小弟急忙向冉天栋邀功。

在前殿中央的衣架之上,摆放着一套金链锁子甲,头戴白玉玲珑盔,挂带之上扣着一柄长剑,宛如人形站立。

“陆离,云兄弟,你们怎么看。”冉天栋谨慎的问了一声陆离。

“崇祯帝深感后悔,在这里立下袁崇焕的衣冠冢。这个衣架上面的就是当年袁崇焕身上穿的战盔,战甲,佩剑。”

“我问的是价值。”冉天栋没好气的说了一声。

“呃”陆离被冉天栋噎了一句。“自然是价值连城。这还用想,这金子,这白玉。可想而知,拿出去就是轰动。冉天栋的大名将响彻整个古玩收藏界。”云旗接过话调侃着冉天栋。。

“这样对你说吧,冉大哥虽然你现在身价不菲。但是这几件东西,可以买你好几个。你说说价值怎么样。”

冉天栋两眼放光:“先去里面看看再说,这么贵重的物件都这么随意的放在外面,后面恐怕更有好东西。”

几个人走进“冥殿”,一个腐朽的棺椁位于正中央。灵位在棺椁前面,上书明先烈袁督师墓堂。

“前面都这么值钱,后面怎么也不可能寒酸了,对吧崇祯帝,开棺摸金。”

冉天栋一声令下,几个小弟刚要开棺,被陆离制止:“冉大哥,如果你对一个人愧疚,你会让人盗他的墓吗?”

“那肯定不可能,谁敢盗,直接套麻袋了。”冉天栋满嘴黑话,

“这不就得了,崇祯好歹也是一代帝王,自然有帝王的尊严,能找到这个墓穴就代表着参透了帝王的意思。崇祯帝之所以把袁崇焕的战盔战甲留在外面,只是希望盗墓者拿走宝物,不要打扰袁崇焕安息。如果盗墓者拿了外面的宝物,还要进来打扰袁崇焕安息的话,恐怕会立刻葬身此处。”

冉天栋吃惊的说:“你是说,这里有机关?”

“帝心险恶,不得不防,尤其是一个亡国之君。”

“既然这样,何必冒这样的险,把外面的宝贝拿走,从此以后,老子也金盆洗手,过上锦衣玉食生活。”

“哈哈,冉大哥,你是龙蛰潜渊命,一生都活在征伐之中,想要金盆洗手,恐怕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只是随口说说。陆离,哥听你的,你要让哥走,哥二话不说。”

“冉大哥,你想不想要一桩富贵。”陆离反问道。

“什么富贵?难道你想。。。”冉天栋忽然住嘴不再言语。

陆离笑道:“冉大哥对我有知遇之恩,我陆离岂是忘恩负义之徒。”

冉天栋心中满是感动,豪迈的说:“哈哈,好,哥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陆离你想干什么,尽管干,哥在这里陪你。”

“冉大哥,这桩富贵你是非要不可。”

冉天栋见陆离铁心要送自己一桩富贵:“哈哈,哥就看着这桩富贵是什么,让淡泊名利的陆离也心动。”

陆离走到棺前掏出符箓叠成金元宝的模样,烧在棺椁前面:“袁都师,今陆离无意冒犯,他日,陆离定为君颂往生咒,助君早日轮回,脱离苦海。”陆离说完,将牌位轻轻的挪到一边:“小心。”冉天栋在旁边紧张的看着,忍不住开口,

“放心,冉大哥。”陆离扭头冲着冉天栋一笑。

冉天栋冲着丁胜和手下呵道:“你们几个都回到前室,我跟陆离呆在这里。”

丁胜大大咧咧的站在冉天栋身前:“哈哈,大哥,你过分了。这桩富贵怎么也得让我开开眼。”

“我曾经说过,他在哪里,我在哪里”云旗用手指指着陆离,收起往日的痞笑,淡淡的说道。

陆离把灵位放在旁边,在原本放定位的地方,轻轻的用手叩了八下。不在抬起来。

“吱吱吱”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从下面传来。整个墓地微微颤抖。

冉天栋紧张的看着陆离,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陆离,这桩富贵,哥不要了,只要你平安,哥就心满意足了。”

陆离一声大喝:“云旗,拦着冉大哥。”云旗急忙一把拦着冉天栋。“这个是子母鸳鸯关。牵一发而动全身,是机关大师公输班创造的。这个秘术,早已失传。古往今来只有刘伯温破解过。”

只见陆离一只脚支撑在棺椁之上,一只手放在灵位地方,以怪异的姿势,伏在地上。另外一只手伸到棺椁下面,双目紧闭,在下面摸索。

“陆离在干嘛?”冉天栋问云旗。

“这叫双管齐下,子母鸳鸯关,需要两只手同时配合,才能解开机关,陆离的一只手按在灵位之下,已经触发机关。除非找到鸯关,才能破解,不然你看到上面的巨石了没?只要陆离的手抬起来,石头就会瞬间砸下来,将这里埋葬。”

“你去帮他啊,看陆离这样的姿势挺难受的。”

“不行,现在地下已经空了,如果猜的不错的话,下面肯定倒刺横立,只要我们动一步,这个地方就会立刻坍塌,刚刚的声响就是倒刺竖起来的声音。”

“现在怎么办。”冉天栋着急的说。

“等,或者飞过去。”

一颗汗珠从陆离的脸上滴在地上,一只手仍在坚持的摸着机关。

“叮”一声清脆的声音从棺底传来。

“不好。”

“怎么了。”冉天栋一脸紧张。

“子母鸳鸯关,现在才是正式开启,刚刚只不过是崇祯的掩人耳目,设置的假机关。”

陆离知道云旗只说对了一半,自己却是心知肚明,子母鸳鸯关之所以叫子母鸳鸯关,是分为子母关和鸳鸯关,自己刚刚只不过触发了子母关,现在只剩下鸳鸯关了。而子母鸳鸯关,难就难在鸳鸯关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