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二十七章 六派掌教

天命方士 朝歌梦 2340 2016-09-21 15:25:12

  陆离坐在桌子前面,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筹码。

“庄家九点,闲家九点,和,庄家赢。”主持人再次喊道,擂台下面的人更是沸腾。

“冉大哥,陆离赢了。”丁胜兴奋的冲着冉天栋喊道。另外一边的云旗马上也要决出胜负。

两桌比赛结束,主持人高声宣布:“胜者,陆离,云旗。”

“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受教了。” 司空毅冲着陆离拱手心服口服的说道。

“小兄弟,你刚刚四处逛了逛,啥也没弄,就破了他们的风水局,你可真厉害。”王老来到陆离面前。

“老伯客气了。”一向秉承尊老爱幼中华美德的陆离对王老尊敬的说。

“小兄弟,我研究命理天数几十年,到现在也没明白你到底是如何破了三人局。”

“老伯谬赞了。只不过是从书中学了一点皮毛。运气好,瞎蒙而已”陆离不卑不亢的说道。

“哈哈,陆离,我就说你小子可以,连六派的传人都赢了。”冉天栋大喊大叫着。陆离扭头冲着冉天栋嘿嘿一笑。

“哈哈,胜不骄,玄门中兴有望啊。年纪轻轻。后生难得,难得啊。” 正在说话的王老忽然住嘴,目不转睛的“奇了,这是。。。朝天伏犀骨。”

陆离扭头回应冉天栋的时候,王老发现陆离的后脑,天庭饱满为隆起,日月角圆润隐隐突起,伏犀直贯天庭到达头顶,下至中正之部,两侧周边城,直上入鬓曲,下达眉尾之福堂,形成一颗方形的印。

陆离听了王老的话,想起曾经在秦淮李宽曾经也说过自己是帝王骨。

“小兄弟,能不能让我摸摸你的后脑。”王老略带谨慎的冲着陆离说着。

“老伯,您为长者,请便。”

王老双手颤抖着放在陆离的后脑之上:“苍天有眼啊,值了,这辈子值了,就算让老朽立刻死在此处也值了。”

周围熟悉王老的人围了上来议论纷纷:“王老,怎么了。”

“小兄弟,你可知道我刚刚在干嘛吗?”

“老伯在摸骨定命。”

“不错,老朽正是在摸骨定命。”

摸骨定命为玄学五术中,相学中的一种,预测吉凶,从接触,抚摸一个人的头颅,手骨等,判断出一个人的未来,格局等。

“不知老伯给我摸骨,定的什么命。”

“哈哈,老朽哪里敢给你定命。你的命只能天定。我也终于知道你用什么方法,破了三人的风水局。”王老满面红光的说道。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一个人的命是天生注定的,有多少人知名不改而碌碌无为。这位小兄弟的命是天定的,谁也改不了。谁也不敢改。”王老冲着周围解释。

“小兄弟,这是我的地址,有空的话,可以去我哪里坐坐。”王老从旁边人手里接过一张名片递给陆离。

“如果老伯不嫌,日后陆离一定前去扰叨”

“哈哈,老朽不虚此行啊。”

“陆居士,云居士,掌教阁主有请。”司空毅接到五阁阁主的掌谕,来到两人面前。

围着王老和陆离的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我说司空兄,你们阁主请我们有什么事情?难不成是给我们之前的奖励吗?”云旗两眼放光的说道。

“云居士到了便知。”

司空毅带领陆离和云旗来到村庄正中央,乾阳宫三个大字在夕阳之下熠熠生辉。

“掌教阁主,陆居士,云居士来了。”司空毅在大殿门口恭敬的说道。

“让两位居士进来说话”殿内传来老态龙钟的声音。

司空毅冲着陆离两人,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两位居士,请。”

陆离和云旗走进乾阳宫,只见六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坐在蒲团之上。

“陛下在上。五阁林景烁有失远迎,还请陛下恕罪。”五阁掌教屈膝跪地,左手按在右手之上,手在膝前,头在手后,朝着陆离行了九拜之礼。

“林掌教何须行如此大礼。”陆离急忙闪身,躲过林景烁的九拜大礼。

“陛下在上,罪民林景烁设下玉女反闭局,阻碍帝路,此乃一罪,六派比试,扰乱帝听,此乃二罪。未能迎接帝君,扰乱帝视,此乃三罪。”林景烁数着自己的罪状,全身颤抖的伏在地上。其余五位老者,同样恭敬的跪伏在地上。

“林掌教,多虑了。我哪里是陛下”陆离双手扶着林景烁的肩膀。林景烁撑在地上,陆离用尽全身力气也没有将林景烁扶起来。

“你应该学学戏词里面的话。”云旗在陆离耳边小声说。

“什么话?”陆离疑问。

“爱卿平身。你没见戏词里面都是这样说的吗?”云旗戏虐道。

“胡闹,几位老者就这么跪在地上,怎么能开这样的玩笑。”

“他们现在加持了千斤坠。如果不让他们自己心服口服的站起来,恐怕他们就会跪死在这里。你信么?”

陆离死马当作活马医,双手微抬:“诸位爱卿平身。”

“多谢陛下。”林景烁和其他五人这才起身,站直身子。

陆离诧异的看了一眼云旗。云旗嘚瑟的冲他点了点头。

“还请陛下上座。”林景烁拱着手。

“林掌教,我是陆离,不是你口中的陛下。”

“陛下,竦萃丘冢,礼不废也。还请陛下上座。”林景烁大有一言不合便下跪的模样。

陆离无奈,坐在乾阳宫的上座。云旗站在旁边。

“罪民五阁林景烁,罪民梅峰观张魁,罪民化雨庵孟文,罪民游扬派唐德佑,罪民槐处门徐田,罪民风济院段辽。恭迎陛下。”在林景烁的带头下,其余五派掌教再次跪伏在地上,云旗站在旁边神色肃穆。

陆离一阵头大,忍不住发怒的说:“站起来说话,你们在下跪,我立刻就走,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陛下,那我问你们,我是谁。又是什么皇帝,又是哪个朝代的。”

“陛下息怒。”林景烁等人见陆离快要发火,急忙站起身子,恭敬的说道:“天威浩荡,陛下宅心仁厚,又习得道家五术,自然深知天机不可泄露,我等罪民,守护此地千年,只为了迎帝入世,只要陛下找到洪武墓,一切便可知晓。”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找洪武墓。”陆离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景烁等人。

“洪武墓是由朱元璋的国师刘伯温所选。只有帝命方能进入。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没有人找到洪武墓的原因,陛下只要进入洪武墓,便能知晓。”

“那林掌教是否知道我来此地的目的。”陆离询问道,看看六派是否知道红锦鲤鱼的线索。

“我与其他五位师弟为同一祖师。昔日祖师仙游之际,将六张地图分别传给六位弟子,六张地图代代相传,传到我们这一代,并留话,十年之约定有两位非六派弟子取得胜利,其中一人为陛下。便让我们将六张地图献给陛下。”

“你们怎么知道我就是陛下,而不是云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