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二十八章 斩龙台

天命方士 朝歌梦 2240 2016-09-22 17:43:54

  “陛下有朝天伏犀骨,帝王格。云居士为巨鳌骨,虽骨骼惊奇,却是大将之材,无帝王命,更无帝王心。昔日祖师有言:二山耸出阻西归,文山直下东南隅,空山倒影,是为君王。祖师不敢言陛下名讳,只能代代传承。”

陆离皱眉,二山耸出阻西归,二山耸出为击。阻西归,阻字西边是个左耳旁,两个字合在一起是个陆字。文山直下东南隅。离字上面是个文和山的外框,加上隅字东南脚。正是一个离字,陆离是君。

“既然你们祖师让你们六份地图交付给我。不知道这地图现在在什么地方?”

“陛下稍等。”林景烁说罢,从怀里掏出一份地图,其余五位掌教也掏出一模一样的递给林景烁。显然是从一张布上裁剪出来的。

陆离刚要伸手去接,谁知林景烁直接跪在地上:“罪民惶恐,怎敢以凡世之尘,染扰龙体。” 云旗从林景烁的手中接过六份地图,交给陆离。

六份地图组合到一块,地图之上一道毛笔加重的粗线曲折从头至尾。陆离出声问林景烁:“这是长安地防图。这个线条是什么意思。”

“罪民不知,祖师曾命座下弟子立下毒誓,不逢君王,不可独自拼接。我与五位师弟也不知道地图上面的内容。”

“长安地防图?他们的祖师曾经预言你会来到长安,并让他们把图交给你,他们的祖师肯定也知道你来这里得目的,这个地方会不会就是藏着红锦鲤鱼的地方。”云旗疑问。

“这个地图上面是整个长安,这条粗线贯穿整个长安。朱元璋只能把红锦鲤鱼埋葬在一点,怎么可能是这条粗线。”

“贯穿?有什么可以贯穿整个长安的。”云旗惊喜道。“是河流,能贯穿长安的只有河流。正好印证了朱元璋的红锦鲤鱼。”

陆离和云旗异口同声兴奋的说:“泾河。”

随后云旗纳闷道:“泾河贯穿整个长安,朱元璋会把红锦鲤鱼埋在哪个地方?”

林景烁插口道:“陛下,祖师留下祖训,如果陛下遇到难题,可以到我们的村庄里面四处逛一逛,问题便能迎刃而解。”

“你们的村庄?”

陆离问道。

“我们的村庄是第十一代祖师奉祖训建于贞观年间,为了避免战火荼毒,设玉女反闭局,常年与世隔绝。”林景烁解释道。

“几位掌教,我和云旗出去逛逛。”陆离站起身子朝着乾阳宫外面走去。

六位掌教跪在地方:“恭送陛下。”

“你说这几位真是闲的。秦淮李老伯说我是君王,来了这里又有人说我是陛下。我哪里像陛下了。”陆离苦笑的说道。

“陛下,罪民不知。”

“少来,我要是真的是陛下,你还在敢我面前嘚瑟。早就诛你九族了。”笑骂了一声云旗。

“那是陛下宅心仁厚。”

“切,赶紧四处逛逛,找下线索究竟在什么地方。”

“陆离,你们怎么在这里。”冉天栋在后面大声喊了一句。

“冉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冉天栋身后跟着丁胜,两人来到陆离面前:“六派比试结束,我跟丁胜找人算算命,批批八字,然后四处逛逛,没想到碰到你了。对了,刚刚说他们的掌教叫你干嘛去了。”

陆离给他们解释了一边,当然隐藏陛下一事。

丁胜说:“这村庄有什么好逛的,都是唐代的建筑。”

“这个村庄建与大唐时期,肯定是唐代建筑了。他们的祖师说我遇到难题就逛逛他们的村庄就能明白。到现在也不知道线索。”

“哈哈,你们好好逛逛,我跟丁胜去一趟斩龙台,有线报说那里出一件好物件,让我们过去掌掌眼。有啥事就去酒店找我。”冉天栋大大咧咧的说。

“等等,冉大哥,你刚刚说去哪里?”陆离大声的问道。

“斩龙台呀,线报在那里发现了一座古墓,今天晚上打算让丁胜带人下坑去看看。”

“哈哈,谢谢你了,冉大哥。”陆离兴奋的抱着冉天栋大喊大叫。

“我终于知道他们祖师留下的线索在哪里了。”

“在哪里?”

“斩龙台。”陆离信誓旦旦的说。

“怎么会在哪里”云旗和冉天栋一脸茫然的看着陆离。

“边走边说。”陆离大步流星朝着村口走去。三人紧跟其后。

丁胜开车,直奔斩龙台。

车上冉天栋忍不住开口问陆离:“你是说红锦鲤鱼在斩龙台?怎么会在斩龙台?”

陆离解释道:“那条粗线代表泾河。他们的祖师说要想知道迷惑,就逛逛他们的村长就能明白。”

云旗接茬说:“对呀,他们就是这么说的。”

“他们村庄里面除了建筑,就是建筑。哪个朝代的?”

“唐。。。”云旗的话戛然而止“贞观泾水斩龙王。”

“不错,他们的祖师让我们逛村庄的目的就是说贞观年间发生的事情。”

“这个我知道,我知道。”冉天栋兴奋的说。

“冉大哥知道什么了?”陆离笑着看着冉天栋。

“贞观泾水斩龙王呀。贞观年间,有一个术士叫袁守城,能算出泾河水族的位置。泾河龙王为了水族,化作白衣秀才去长安找袁守城的麻烦,让袁守城算明日降雨的时间,点数,天庭降旨要求泾河龙王降雨的时间点数,与袁守城推算的一致,泾河龙王私自改了下雨的时间点数。触犯天条让魏征在梦里斩了。这些戏词里面都说了。”

“冉大哥,你也说了,这是戏词,传说。” 陆离笑着说:“民间传闻魏征梦中斩杀泾河龙王,其实是李世民为了大唐龙脉,斩的不是泾河龙王,而是长安之中另一条龙脉。一条幼龙。”

“另一条龙脉?”云旗疑问。

“还知道朱标是什么死的吗?”

“朱标来长安巡查是否符合大明都城的位置,回到金陵不久便死了。”云旗对明史的熟知,自然信口而来。

“不错,李世民斩的就是朱标。如果朱标不死,朱元璋必然听从朱标的建议,定都长安,占了大唐的龙脉。”

冉天栋在一边听得云山雾里,觉得匪夷所思:“一个唐代,一个明代,李世民怎么能斩杀明代的人。根本不可能。”

陆离解释道:“冉大哥,风水命理在世人眼中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别忘了李世民旁边还有袁天罡,李淳风两位风水高人。朱元璋将红锦鲤鱼葬在斩龙台的目的,为英年早逝的朱标报仇镇压大唐龙脉。可以说是唐明两代术士之间的考验。”

“李淳风让李世民斩杀明代幼龙。刘伯温让朱元璋镇压大唐龙脉。都是顶级术士,各为其主,自然深知是关龙脉风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