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十三章 天棺墓穴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098 2016-09-04 19:47:46

  十方诸天如沙尘,化形普济度天人,东方玉宝皇上天尊,南方玄真万福天尊,西方太妙至极天尊,北方玄上玉辰天尊,东北方度仙上圣天尊,东南方好生度命天尊,西南方太灵虚皇天尊,西北方无量太华天尊,上方玉虚明皇天尊,下方真皇洞神天尊。尔时,不迷亦不荒,无我亦无名, 超度三界难,稽首天尊,奉辞而退。

拥有道法的两人,恢复起来也很快,为了平息之前召唤五方阴兵的怨恨之气,陆离很快苏醒过来用仅剩的道法一遍一遍念诵道家往生咒,争取早日轮回转世。

云旗拿着赤霄遁龙玄冥剑,轻轻的抚摸剑身道:“八十一童男,今,罪首伏诛,尔等早日轮回,尘世不得久留,如有违者,刑罚雷公定诛不饶。”话落,赤霄遁龙玄冥剑在润玉掌的催动下,化作齑粉。

“陆离,恢复的怎么样?”云旗超度完八十一童男,来到陆离身边。

“道法透支过度,恐怕短时间内不能使用。你也差不多吧,见你使用银色符箓上请刑罚雷公。”陆离苦笑的说道。

“没想到二狗居然是茅山后裔,恐怕十年前民子村发生大旱三年,大涝三年,旱旱涝涝又三年的诡异事件跟他脱离不了关系。”

陆离宅心仁厚说道:“为了隐藏血玉蜘蛛的秘密,二狗有违天和,犯下滔天大恶,真是苦了民子村的村民了。”

“你可要想清楚了,下面可是万丈深渊,一不小心可是粉身脆骨”云旗跟着陆离,担心的说道。

“事到如今,不得不下,我想问问我父亲,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用整个村子的人来陪葬。就算是他有难以启齿的苦衷,哪怕与千万人为敌,我也一定站在他的身边。”

两个人站在悬崖边,俯瞰犹如刀削斧劈的陡峭,如同众星拱月,又如俯首称臣,又如擎天玉柱。

云旗从二狗带来的包裹之中,找到一根粗壮的绳子,想必是想在击杀两人之后,潜入天棺墓穴之中,寻血玉蜘蛛。周边的树木在几人斗法之中,化成粉碎。云旗将一头绑在悬崖突出的大石之上。不等陆离开口,一马当先的坠着绳子,往下滑动。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的时间,紧绷的绳子忽然松弛下来,陆离知道云旗已经到了天棺墓穴中,顺着绳子开始往下滑。

两人进入山洞,洞内漆黑一片,阴风嗖嗖,令人毛骨悚人,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线,看着洞壁之内,刻着各种神怪鬼魅。各个嗔目呲牙,隐隐听到有滴水的声音。

云旗借着微弱的光线,在墙壁之上点人鱼膏。不一会整个洞穴被照亮。穿过洞穴,径直来到墓门前,只见墓门前矗立着一个巨大的石刻。墓门之上密密麻麻的无数个繁体字,而墓门前两边对联,上联,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下联,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

“你说朱元璋干嘛把阎殿的对联,弄到他父母墓的门前。”云旗走到墓门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对联冲着陆离说道。

“我也不清楚,朱元璋疑心一生,把关系着大明命脉之一的血玉蜘蛛埋在这里,肯定不能用常人之心来度之。就算有一天代代以口相传的秘法遗失,那么他的后人也有办法进入这个地方。但是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

陆离紧盯着对联,总感觉这幅对联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陆离在心里不停的念叨着这幅对联,越念叨,对联的违和感越重。

云旗前去想要推开墓门,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推不开。

陆离解释道:“这门后被千斤顶顶着,除非找到破解之法,才能进去,朱元璋为了防止后人盗墓,在门口挖出一个凹槽,只要有人推动大门,千斤顶就会自动顶着墓门,而朱氏后人要进来的话,只要方法得当,大门便会自动打开仅有一人可以进去的通道。这叫千斤墓。除非你有霸王举鼎的气力,凭力气硬生生的将千斤顶顶回去也可以。不过用人力强制破坏,恐怕早就成肉饼了。”陆离指了指洞顶。

“你是说,上面也有机关。”

“我猜,上面有塞石与千斤顶连接在一起,如果有人强制破坏,打破千斤顶的临界点,洞顶的塞石,一瞬间就会将这里埋葬。”

陆离抬头看着洞顶。

“我知道哪里不对了,是横批。”陆离惊喜的说道:“正常的对联,分为上联,下联,横批,而这个墓门左右,只有上下联,门上却少横批。”

云旗接过话语同样惊喜的说道:“横批是,阎殿的横批是你可来了。”

“不对,横批肯定不是你可来了,如果上下联按照阎殿来,按照朱元璋的疑心,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如果真的这么简单,恐怕二狗他们早就把这里盗的八百遍了,更何况,我们能想到的,你认为朱元璋会想不到吗?古人对天地神明都心存敬畏,深信积善余庆,积恶余殃。把报应二字反复思考,择善从之,更何况他身边有刘伯温这样的绝世高人。既然朱元璋把阎殿的对联放在这里,肯定有他的目的。横批是关键。而横批就藏在这些字中。”陆离打断云旗的话。

“你说朱元璋死了就死了,干嘛还留下一堆谜底。这么多繁体字中找个横批,我也是醉了。”云旗愤愤的鄙视着朱元璋。

“哟,这会没有了洪武情怀了?我们找的不是墓,是情怀。”陆离学者当初云旗的语调, 调笑着云旗。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凤阳人,我们当以寻找他的墓为己任。”

“哟哟哟,洪武墓为己任,那么洪武帝父亲墓近在眼前,你有什么办法打开吗?”

云旗丝毫不在乎陆离的调笑道:“哈哈,我们凤阳人只对洪武帝的墓感兴趣,对他爹,那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这个难题还是留给你吧”

陆离自信满满的来到大门之前四处望了望在找到善恶报应四个字轻轻的按了下去。

“吱吱吱”墓穴里面传来一阵石头摩擦的声音。

“哐当”顶在墓门后面的千斤顶往后缩了一下,墓门缓缓打开,留下仅容一人通过的门缝。

云旗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围着陆离转了几圈:“神了你啊,这都能被你蒙出来”

“蒙什么蒙,就你还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凤阳人,连朱元璋经常挂在嘴边的话都不知道。”

朱元璋一生信奉君权天授,元朝中后期,朝廷横征暴敛,朱元璋为了神化自己,称天庭见元朝气数已尽,便传旨令紫薇星君与混世魔王下界彰显抱施。朱元璋是紫薇星君下世,投胎在七世善人朱氏人家,混世魔王则投胎到湖北沔阳一户十世积善的陈姓人家里,龙虎相斗,必有一伤。鄱阳湖会战前夕,玉皇大帝命地府阎王查勘陈、朱两家祖宗十八代的功过。阎王在《功过录》上发现陈氏十一世祖曾经赶养过一群水鸭。只因鸭子长期在田野上吃食小生灵,犯下了罪孽。天界上经过慎重合议,一致认为这笔孽债应该由混世魔王来偿还,须报应他在鄱阳湖水战中归位,让朱元璋成为真命天子。

当然这些都是民间为了神话朱元璋,每次朱元璋听到这样的传说都会哈哈大笑道:“此乃善恶报应。我祖上积善余庆啊。”

两人鱼贯穿过墓门,墓穴正室直接出现在两人眼前,祭台上面落满厚厚的灰尘,云旗拿起祭台上面腐朽的灵位,用袖子擦了几下,隐约可以看到:“明仁祖淳皇帝之灵位。”

“果真是淳皇帝的墓。朱元璋竟然骗了天下人。大家都以为他的父亲埋在明皇陵里面。”

“这里初现大明龙脉,朱元璋把他父亲埋在这里压龙头,而他自己定都南京,镇龙尾,龙头与龙尾遥相呼应。确保大明江山的稳固,而朱棣篡位成功,定都北京,镇压龙尾的龙气迁移,龙头被压,龙尾复活,大明龙脉挣扎,从根本上加速了大明的灭亡。”

云旗放下淳皇帝的灵位,跟着陆离来到墓穴正室,一个青铜棺椁放在正室中央。棺椁上面雕饰着龙纹,劲龙翱翔,龙首魁梧,有怒发冲冠之气势,龙趾呈三角形,略微内弯,锋利刚劲,威武生猛。有人细数就会发现上面雕刻着九九八十一条神龙纹。

“你说朱元璋会不会把血玉蜘蛛藏在棺椁里面?”云旗问了一句。

“不清楚,但是按照朱元璋疑心重重来看,如果有人有目的进入这里,恐怕会打开棺椁,取走里面的东西,那么看似最安全的地方,便是最不安全的地方,还有一个原因,死者为大,更何况是自己父母棺,就算自己疑心重重,如果大明有事,子孙就来打开自己父母棺椁,有事就来打开,恐怕九泉之下的父母不得安息。”

“哎,真难啊,你说老朱这家伙,这也不信,那也不信,干嘛偏偏信刘伯温的话。”云旗顾不上地上的灰尘,一屁股坐在地上。

“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更何况关系着大明命脉。不得他不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