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二十五章 两派之争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151 2016-09-19 14:42:52

  古香古色的村庄,仿佛穿越到大唐时期。周边都是大唐时期的建筑,

千年传承,十年之约,学院派以五阁马首是瞻,民间派则听梅峰观号令。

陆陆续续进来的人似乎都有交际,各自打着招呼。

“在各位英豪的见证下,今日我等两派各自派十名年轻一代的翘楚,以玄门术数互为切磋。”五阁的主持人朗声说道。

“这个好像古代争夺武林盟主似得”云旗笑着说。

“这个斗争传承千年,关系着两派未来十年的命运,自然重视。”陆离解释着。

“第一局比试占卜推卦,易经有云:易有圣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变,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以小明大,以微见著,来推断未来的吉凶祸福。”

“由五阁的司空毅对战梅峰观的蓝兴。”

两个年轻人站起身子,朝着比试台走去。对两派之争熟悉的人,惊呼一下,给旁边的人解释:“居然是五阁的司空毅跟梅峰观的蓝兴,两人都是两派之中的翘楚,天纵奇资,司空毅精通梅花易数,蓝兴精通六爻预测,以前两派都是以平局结束,各小门小派都有出现天才弟子,恐怕这次两大派都派出各自的种子选手,都希望赢得第一场比试,来个开门红。想要结束这千年的传承。”

侍者从旁边端出来两顶一模一样的木盒。放在两人面前。

“这是什么意思?”丁胜不解的问。

陆离微微一笑,道:“第一场比试是占卜推卦,推算出木盒里面的东西。考验的就是功力的深浅。”

“来者是客,蓝兄先请。”

“客随主便,还是司空兄先请。”

“不管怎么说,两派的年轻弟子还是挺友好的吗?”丁胜点了点头。

云旗扑哧一笑:“丁大哥,占卜问卦,同一件事一准二衰,第二个占卜无疑落下风,但是第二个占卜推出来木盒之中的东西,自然比第一个人的能耐要大。看来两个人对自己都充满信心。”

“既然蓝兄不愿先请。那你我兄弟二人不如同时起卦。如何?”司空毅对着蓝兴询问。

“听司空兄安排。”蓝兴微微拱手。

只见司空毅从怀里摸出几枚铜钱,摒神凝气,在手中摇晃几下,洒在桌子上面。

司空毅低头看着卦象,自信的说道:“我占得易经第四十卦,为解卦,卦象曰:目下月令如过关,千辛万苦受熬煎,时来恰相有人救,任意所为不相干。这个挂为下坎上震相叠,震为雷,为动,坎为水为险。”

司空毅低头思索片刻:“此卦卦象,上动下险,险在内,动在外,严冬天地闭塞,静极而动。万象更新,冬去春来,一切消除。这木盒里面什么都没有。”

侍者打开司空毅的盒子,果然木盒里面空无一物。

“严冬天地,大雪纷飞,万象更新,冬去春来,大雪融化,自然空无一物。”

擂台下面一片惊叹之声,此起彼伏。五阁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司空毅冲着众人微微拱手,离开擂台。

蓝兴将三枚铜钱放于掌中,掷六次而成卦:“我占得易经第四十九卦,为革卦,卦象曰:苗逢旱天渐渐衰,幸得天恩降雨来,忧去喜来能变化,求谋干事遂心怀。这个挂为下离上兑相叠,离为火,对为泽,泽内有水。水在上而下浇,火在下而上升。火旺水干;水大火熄,两者相生相克。动静得宜,适可而止。我推算这个木盒同样也是什么都没有。”

侍者打开蓝兴的盒子,里面也是如同蓝兴推算,没有任何东西。

蓝兴解释说:“泽火革卦为顺天应人,为上上卦,水火相生相克,必然出现变革。水大则火熄,火大水干,两者平衡,化为无。”

主持人上台微微抬手:“五阁弟子司空毅对战梅峰观蓝兴,平局。”

擂台之下,沉默片刻,瞬间爆发出惊奇的议论声。以物算物难,以物算无,难上加难。两位天赋异禀的年轻人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第二场比试,相字,由游扬派的华文山对槐处门夏川。”主持走在擂台上面说。

“相字?难道是比谁写的字好看吗?这俩门派还且切磋毛笔字呀。”丁胜扑哧一笑。

“……”陆离无语。

“相字又叫测字,一种占卜法。早在几千年前的商周时代,人们就利用甲骨来占卜,虽然它所依据的是龟甲灼纹而非文字,但仍可以把它视作文字.崇拜的起源不仅文字的起源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而且文字本身也被赋予了某种神秘的力量,或者蕴含着命运的枢机,或者预示着神鬼的意志。人们便解拆字形,以预测吉凶和决定宜忌趋避。”

“为避免两派作弊,我们从在场的英豪之中选出两位,作为此次相字的比试。有哪两位英豪愿意自荐的。”主持人看着场下。

“我……我”擂台下面瞬间沸腾,冲着两派的名声,让他们来预测未来,真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就连丁胜和冉天栋也有一丝意动。

“两位小兄弟可否愿意上场协助一下!” 主持人见陆离和云旗丝毫不为所动。千年传承,十年之约,事关重大,怎能挑选一些沽名钓誉之辈。

“呃……我们没举手啊”陆离诧异的看着主持人。

“道家主张清静无为,无所不容,自然无为。两位能在嘈杂的环境之中,不为所动,自然与道家有缘。还请两位小兄弟协助。两派自有重谢。”

“重谢?我们这就上去。”云旗两眼放光,再加上冉天栋与丁胜的怂恿,站起身朝着擂台走去,陆离跟上。擂台下面的人羡慕的看着两位小伙子。

“测字,知前世,晓未来,为了保证比试的公平,还请两位小兄弟问以前的事情,并在此写上从前之事的结果。比赛结束,两派会为两位小兄弟亲算未来之事。”主持人解释道。

云旗在主持人手中的纸上写上凤阳之行。

双方微微拱手,云旗来到槐处门夏川,陆离则站在游扬派华文山的面前。

“无量寿福,多谢两位居士的慷慨相助。”夏川躬身,对着云旗说:“还请居士在桌子上书写一字,问前程,姻缘,事业,运程”

云旗想了想,用毛笔蘸了蘸墨,在宣纸上面写了一个给,从此字,问事吧。

“既然两派为了千年传承,在此切磋比试。你给我们两人测算未来,还给我们重谢,那怎么好意思,就测个给字。”云旗写完看着夏川。

夏川漫不经心的看着宣纸上的给字,淡淡的摇头。“用给问字, 此字不好。”

“你说说,一个给字如何不好。”云旗戏虐的看着夏川。

“给字拆开乃是纟合,“纟”是绝而未绝。“合”是不完整的命即为残命,合在一起就是残命未绝,居士从前之事经历困难重重,留下后遗之症。居士用此字问事,岂能是好字。”

凤阳之行,民子山与二狗一战,道法尽失。如果强行催动刑罚雷公,恐怕早已经被赵鸿风杀死了,云旗点点头,可以说是残命未绝。这一局,你算的对。

陆离在主持的纸上写白虎大杀中宫日。随后来到华文山旁边,在宣纸上面写上一字。问人。

华文山:“一是生字之终,死字之始,生从此尽,死由此至。一人写一字,合在一起就是大,有道是亡者为先,死者为大。一个已死之人。”

“测对了。”云旗冲着陆离点点头。陆离感慨,千年传承,源远流长。玄门中兴有望。

“游扬派的华文山对槐处门夏川,平局。”主持人看着陆离两人,宣布比赛结果。

陆离不论比试结果,就是对之后的奖励挺感兴趣的,问一下洪武墓也是挺好的。

两场比试已经日落西山,五阁作为主人,自然安排众人休息。

“陆离,你说这两派谁会赢?”冉天栋忍不住想要陆离剧透一下。

“我猜谁也赢不了?”

“为什么”丁胜插嘴问道。

“千年传承,虽然两派谁也不服谁,无论是世家传承,还是师徒相授。都不会让一家独大。一家大,玄门亡。两派千年以来每次都是平局收场,两派的掌教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那他们举办这个比试有什么用?”

“虽然是千年传承,但是也要吃饭生存。这样的比试是两派默契的生存之道。你没见今天来人中有几位是重量级高官?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说起来,还是为了吃饭。你以为修建这一大片唐代建筑群,不需要钱吗?”

陆离缓口气继续道:“两派相互掣肘,如果这个平衡被打破,自然会逼得另外一派狗急跳墙,一群会道法的人对殴,必然惹得天怒人怨,降下天罚,想想都恐怖,恐怕每次比试,都会传到官方高层。你让云旗给你讲一下嘉靖年间发生的重大事情。”

“嘉靖年间?”冉天栋疑问。

云旗接过话说:“1556年嘉靖年间,在秦岭以北渭河流域发生过一次特大地震。死亡人数达83万之多。历史记载山西、陕西、河南同时地震,声如雷。 渭南、华州、朝邑、三原、蒲州等处尤甚,或一日数震,或累日震不止。”

“你是说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冉天栋吃惊的说道。

“没错,正是嘉靖年前举行的两派十年之争引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