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二十三章 出将入相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211 2016-09-14 16:21:44

  汤和在洪武十一年,也就是1378年被赐封为信国公,1389年告老还乡,赐第凤阳。1395年因病去世,徐达亡于1385年。两者前后死亡时间相差整整十年。

云旗双手搓着自己的头发,苦恼的说。

“在朱元璋的诛杀之下,一个为表忠心,自杀于府邸,一个恭敬谨慎,得以善终。两个不同下场的人,因为朱元璋而联系起来。朱元璋到底留下了什么线索给后代子孙。”

“朱元璋不可能预知两人的死亡时间,既然不会跟两人的死亡时间联系起来。会不会跟两个人出生的时间关系”云旗说道。

“不可能,两个人出生的时间是都是在元朝的统治下,朱元璋用天子扁担镇压元太子,根本不会考虑元朝的事情。”

导游的讲解传来:“1369年,朱元璋称帝封徐达为中书右丞相。命徐达进攻大都。徐达率军占领大都,元朝灭亡,1371年徐达凯旋而归,朱元璋亲迎于龙江,犒赏三军,并下诏大封功臣,授徐达为中书右丞相、参军国事、改封魏国公……”

陆离眼前一亮,魏国公徐达,信国公汤和,1371年徐达被封为魏国公,汤和则是在1378年被封为信国公,八年缓称公。

云旗兴奋的说:“八年缓称公?八年,洪武八年,我明白了,朱元璋把线索是关于洪武八年。”

陆离问:“洪武八年发生过什么重大的事情?”

片刻之后,云旗解释说:“洪武八年,有三件重大的事情,其一朱元璋诏令印造大明宝钞,高一尺,宽六寸,许以青色为质。外为龙文花栏。横题额:大明通行宝钞。内上两旁为篆文八字:大明宝钞,天下通行。其二,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前朝军师诸葛亮,后朝军师刘伯温的刘基亡于家中。其三,刘伯温死后,胡惟庸任左丞相,位百官之首。这些就是洪武八年的一些重大事件。”

“你是说洪武八年刘伯温死后,胡惟庸当上左丞相?”陆离皱着眉头说了句,

云旗点点头:“是的,刘伯温去世之后,经李善长的推荐,朱元璋任命胡惟庸。不过,这又跟胡惟庸有什么关系?朱元璋把天子扁担的线索留在胜棋楼上,为什么有牵扯出来胡惟庸?”

胡惟庸在任期间,权势显赫,遇事专断,胡惟庸日益骄横跋扈,擅自决定官员人等的生杀升降,先阅内外诸司奏章,对己不利者,辄匿不上报。

陆离思索一下说道:“胡惟庸在洪武八年当上左丞相,洪武十三年让朱元璋为肃清逆党,以谋不轨的罪名诛胡惟庸九族。株连杀戮三万余人,追夺已死的李善长等一公,二十一候的爵位。朱元璋为了巩固朱标的帝位,不得不痛下杀手。”

两个人边走边思索着其中的线索,不知不觉来到朱元璋与徐达对弈的地方,看到胜棋楼外两侧槛柱上的楹联云:“粉黛江山,留得半湖烟雨,王侯事业,都如一局棋枰。”

云旗心血来潮的说道:“朱元璋一生信奉命理玄学,要不你给我测测,看看我以后是啥情况。”

“不算。”陆离本来思索着东西,听到云旗的话,斩钉截铁的拒绝。

“为啥。”

“占卜相命,不为己算,不为朋算。更何况你不是让李老伯算过了吗?”

“哈哈,我让李老伯算的是眼前事,你给我算算未来事。”

“不算。”

“好啦,好啦,不让你算了。还是想想观棋楼的线索怎么破解。”

“我想,我已经知道朱元璋为什么会把线索留在胜棋楼。”

“为啥”

“你说说胡惟庸在哪一年被诛杀”

“洪武十三年。”

云旗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我猜测下一件宝物是红锦鲤鱼。”

“为啥会是红锦鲤鱼,不是翡翠豆腐,就剩下两件宝物了。二选一。”云旗忍不住调侃。

洪武十三年,丞相胡惟庸称其旧宅井里涌出醴泉,此为祥瑞,并借此邀请朱元璋前来观赏。朱元璋登上宫城时,发现胡惟庸家上空尘土飞扬,墙道都藏有士兵。当天处死胡惟庸。

“朱元璋信奉命理,对祥瑞之事更加上心。”

元朝末年,有一位风水先生,风水先生推算一番,在水里钓出一条一尺多长的红鲤鱼,到家之后,风水先生让自己的儿媳吃。儿媳嫌弃鱼头难吃,就把鱼肉吃光,把鱼头送给一个在风水先生家做长工的老妈子,老妈子很高兴三下五除二将鱼头吃的干净。

风水先生从后房端出来的空盘子,边问儿媳:“鱼头你吃了吗?”儿媳纳闷:“鱼头不好吃,让老妈子吃了。”

风水先生大吃一惊:“赶紧让老妈子离开,否则我们家必有塌天之祸。”儿媳见自家公公神情焦虑,急忙把老妈子叫来,给了她一些盘缠,让老妈子离开他家。老妈子恰恰怀孕。后来老妈子生出一个男孩取名叫朱重八,也就是后来开国皇帝的朱元璋。朱元璋称这条鲤鱼是天将祥瑞。便命工匠打造一条红锦鲤鱼。作明朝四宝之一。剩余的四宝之一的翡翠豆腐。根本与这几个人都不挨着。

“朱元璋真能作,让人来到胜棋楼,推算汤和八年缓称公的目的,然后牵扯出来胡惟庸,最有线索居然是胡惟庸家中的祥瑞。”云旗愤愤说道。

“既然是红锦鲤鱼,地点呢?总该有线索吧。”

“线索朱元璋已经告诉我们了。”

“告诉我们?在哪里,你别老说话说一半,让我猜好不好。这种感觉很难受的。”云旗纳闷。

“朱元璋是怎么评价徐达的”

“讨虏平蛮,功贯古今人第一;出将入相,才兼文武世无双”

“朱元璋一语三关。先用汤和的八年缓称公让我们推算出来胡惟庸,细想一下,出将入相是朱元璋亲口说的,你想一下,除了徐达还有谁可称得上出将入相?”

“李靖?”云旗犹豫的说出一个名字。

“没错,《旧唐书·王珪传》曾言:孜孜奉国,知无不为,臣不如玄龄;才兼文武,出将入相,臣不如李靖。”

“可是李靖死后被陪葬昭陵,朱元璋不可能把红锦鲤鱼埋葬在昭陵吧。再说了唐昭陵也被盗过,如果真的埋在昭陵的话,恐怕早已经遗失了。”

“唐昭陵在咸阳。你是说红锦鲤鱼在咸阳?”

“鱼无水不活,作为祥瑞,朱元璋怎么能让它不活呢。”

云旗恍然大悟:“咸阳渭水。”

“不是咸阳,而是长安。朱元璋打造四件宝物是为了镇守大明龙脉,长安作为唐朝龙脉之地,四大古都之一,而洪武二十四年,皇太子朱标西巡长安之后,建议迁都长安,结果回到南京不就,便病死,这让朱元璋认为长安要毁大明江山,自然而然要镇压。”

两人马不停蹄的赶往长安。

西安作为十三都城。更有袁天罡,李淳风历史著名的风水大师。长安的玄学道术一直在全国赫赫有名。而玄学道术在西安分为两派,分为学院派与民间派。学院派属于教学,系统传承,而民间派则是传统的师徒相授。学院派对民间派嗤之以鼻,认为民间派只会祖传的噱头来宣传自己,是对老祖宗的文化的亵渎,民间派对学院派不屑一顾。认为学院派只会嘴上学说,并无真材实料。两派之争也就这样传承了下来。

很不幸,陆离两人刚到长安就被卷入了两派之争。

陆离跟云旗两人走在古都的街头。

“大哥,这小碗怎么卖。”熟悉的声音传到陆离的耳朵里面,陆离寻声望去,双眼一亮:“丁大哥。”

正在讨价还价的壮汉扭头一看,急忙放下手中的小碗,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陆离面前,面目欣喜:“陆离,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壮汉不是别人,正是丁胜。

“丁大哥,好久不见!”陆离用手摸了摸头,憨憨一笑。

“臭小子,走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说来个电话。”丁胜宠溺的揉了揉陆离的脑袋,看到陆离身后的云旗:“这位是?”

“这是我在凤阳交的朋友,叫云旗,这是丁胜,丁大哥,咱们在凤阳和金陵吃喝拉撒用的都是丁大哥给的。”陆离给云旗和丁胜互相介绍一下。

“闲话少说,来帮我掌掌眼。冉大哥在酒店等着呢。”丁胜没有闲聊,直接拖着陆离来到一个藏宝斋里面。

“冉大哥也来了?”

“恩,在酒店等着收货呢。”

陆离暗笑,冉天栋居然让连古玩入门都不知道的丁胜来买货,不亏出血才怪。

“掌柜的,再把那个小碗拿出来,给我的小兄弟掌掌眼。”有陆离在,丁胜的口气都不一样了。

掌柜将小碗递给陆离,开口赞美:“小兄弟这可是宋朝的凤纹龙把玉碗。看这造型别致,玉作工艺,金属工艺都可称巧夺天工。保存如此好的凤纹龙把玉碗。可是世间少有。绝对是具有收藏的价值。”

“切。”陆离身边的云旗不屑的看了一眼。

“呦呵,云旗你这是有高见呀。来分析分析。”陆离满不在乎的从掌柜手中接过凤纹龙把玉碗,放到云旗手中。

“别给我”云旗见状,连忙摆手。

“掌柜的,开个价吧。”陆离将凤纹龙把玉碗递给掌柜。掌柜疑问的看着丁胜。

“我兄弟让你开价,就开价。瞅我干嘛。”丁胜一脸匪气。

掌柜赔笑,面前的陆离可是他的财神爷,猛拍陆离马屁。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小兄弟也是识货人,你看二十万如何。”

“走吧。”陆离淡淡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