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二十二章 莫愁胜棋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141 2016-09-13 17:49:43

  “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当画舫靠岸,不远处的一个相摊,身后一个招牌迎风飘扬,上书,铁口直断。

“老先生。”云旗冲着老头拱手。

此人正是观音阁前为云旗测字的老先生。

“相逢即是有缘。小兄弟请勿多礼。”云旗皱眉:“敢问请教老先生名讳?”

“名讳不敢当,老朽李姓,单字宽”

陆离躬身:“李老伯,多谢上次的绢布。”

“君皇在上,折煞小老儿了。”年过六十的李宽,身形迅捷,急忙侧身躲过陆离的一拜。

“李老伯,您老爱开玩笑,我这个模样要是君皇,那天下都是皇帝了。”陆离不以为然的“自嘲”一下。

“君皇宅心仁厚,乃万生之福分,小老儿在此替天下苍生谢君皇恩泽。”李宽说罢,往后一退,深深的弯下腰, 陆离急忙抬起李宽的胳膊,却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只有云旗冷眼看着这一切。

“李老伯,为何口口声声的说我是君皇,我这个模样哪里有一点君皇的模样。”

“哈哈,君皇精通道家五术,自然知道天机不可泄露。说下去,小老儿的这把骨头恐怕就要葬送在这里了。”面目寻常的李宽哈哈一笑。

“想必君皇已经破解五行反悔,得到想的之物了吧。”李宽话锋一转随口问了一局。看到陆离的表情李宽随后解释说:“小老儿在观音阁摆摊,见燕子矶上空白气升腾,君皇得到应得之物,大元王朝的气数恐怕已经彻底消散。”

“老伯相术了得,还请老伯帮我算上一命。”

“君皇折煞小老儿,君皇面相为朝天伏犀骨,天庭饱满为隆起,日月角圆润隐隐突起,伏犀直贯天庭到达头顶,下至中正之部,两侧周边城,直上入鬓曲,下达眉尾之福堂,形成一颗方形的印,主大富大贵,大名大寿。可享帝王之福。小老儿道法浅薄,不敢妄语。”

“既然他的命,不敢算,那就算算我的。”云旗打断李宽的话。

李宽微微一笑:“小兄弟面相为巨鳌骨,上至天中之部发际之间,下至华盖之部,平横一长幅,过额角之边城,成卵形式,余考刻下,多操兵柄之武贵,眉平而神威,终身武权,大为屏藩柱石之臣。不过……”

“好了,这些就够了,那你算算我在画舫之中,讲的故事。”云旗丝毫没有因为是李宽是老人而顾忌,直接打断。

“虫入凤窝不见鸟,七人头上长青草,细雨下在横山上,半个朋友不见了。”李宽思索片刻,脱口而出。

陆离听罢李宽的话:“哈哈,李老伯真乃奇才。”

“什么意思。”云旗皱着眉头问陆离。

虫入凤窝不见鸟,虫子进入凤窝没有看见鸟,鳳去鳥入虫则是繁体的风,七人头上长青草,艹下站七人则是花字,细雨下在横山上,雨下在横山之上,把山横过来。是个雪字。半个朋友不见了,朋字去掉一半则是月字,连在一起就是风花雪月。

云旗老脸一红。不在说话。

“君皇,家师曾言,如果君皇在燕子矶得到该得之物,还请君王以后善待苍生,莫要堕入魔道。”

陆离点点头。

“陆离明白”

“君皇,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但愿君皇不要忘记今日所说的话。”

“哈哈,李老伯,你口中的君皇宅心仁厚,自然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陆离忍不住插嘴问:“李老伯,你这是要离开金陵吗?”

李宽不接陆离的话,扭头对云旗说:“小兄弟,相逢即是有缘,离开也是缘,希望你能明白家师的良苦用心。”

“我一辈子都是这样了,他让我干什么,我就做什么。难道不是吗?” 云旗站在李宽面前小声的说道。

李宽叹口气:“哎,还请小兄弟好自为之。”

“我们走吧,别影响李老伯做生意。”云旗对陆离说道。

两人回到旅馆,一夜无话。

莫愁湖在宋元两朝极负盛名,在明代更是盛极一时。更有诗称赞莫愁湖:“欲将西子莫愁比,难向烟波判是非,但觉西湖输一着。江帆云外拍云飞”的宜人景色。

莫愁湖的莫愁烟雨更是金陵四十八景之首,莫愁湖的胜棋楼兴建于洪武初年,坐北朝南,楼上悬挂着朱元璋与徐达弈棋的画像,棋桌,后代防止的龙袍和衣冠。楼外两侧槛柱上的楹联云:“粉黛江山留得半湖烟雨,王侯事业都如一局棋枰。”登上此楼可远眺钟山龙盘,石城虎踞。令人心旷神怡。

两个人来到胜棋楼,正跟着一个前来旅游的旅游团,只听导游讲解:“这里便是洪武帝朱元璋与大将军徐达的对弈楼,又名胜棋楼。相传大将军徐达背后生瘤,忌吃蒸鹅,朱元璋偏偏赐给徐达烧鹅一只,徐达知道朱元璋的意思,把朱元璋所赐的蒸鹅全数吃完,之后全身溃烂而亡。”

陆离听到导游的讲解嗤之以鼻,不屑的说:“民间杜撰的版本,不可信之。”

明史记载,朱元璋对徐达可以说是极其信任,“有布衣兄弟称”朱元璋曾说:“徐兄功大,未有宁居,可以赐以旧邸。”曾将自己住过的吴王旧邸赐给徐达,徐达坚决不受。某次,朱元璋与徐达一块饮酒,徐达被朱元璋故意灌醉,被朱元璋抬到自己的旧邸蒙被而睡,等到徐达醒来,徐达大惊失色,连呼死罪。显然朱元璋是在有意试探徐达的忠诚,朱元璋龙颜大悦。

“朱元璋的旧邸,徐达不敢要,可见徐达在朱元璋面前已经恭谨到不能言的地步,赏赐莫愁湖也是朱元璋的试探,可是一直是沉稳谨慎的徐达在朱元璋心里也有骄跋的样子。朱元璋已经暗下杀心。”

“徐达作为少数少数明初开国功臣能得以善终者,那最后朱元璋为什么没有杀他?”

“如果我是朱元璋,我也会杀了他,但是徐达不是朱元璋没有杀,而是没有来得及杀。”

陆离继续解释。

徐达的精力与生命基本上都在开国那些恶战中消耗殆尽,知道朱元璋薄情寡恩,疑心重重,诛杀开国元勋,古来帝王皆是如此,朱元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担心自己功高震主,为了向朱元璋表示自己忠心,并无谋反之意,在自己府邸自杀,为后世子孙留下福荫。

徐达去世,朱元璋甚为悲痛,明史记载:“帝为辍朝,临丧悲恸不已。追封中山王,谥武宁,赠三世皆王爵。赐葬钟山之阴,御制神道碑文。配享太庙,肖像功臣庙,位皆第一。”

以徐达之功,且徐达已死,朱元璋自然要善待徐达后人,一门两公便传承下来,直到靖康之难。

“徐达竟然以自杀表忠心。”云旗感叹。“李善长,蓝玉,刘伯温,徐达加上庆功楼烧死的开国功臣。朱元璋真的下得去手。”

陆离思索一下,开口说:“其实除了一些庸才,朱元璋没有诛杀的开国功臣只有一个人。”

“谁?”

“汤和。以他的地位和功勋,不可能不招致朱元璋的猜忌,但是他是唯一一个能在朱元璋的屠杀之中寻得善终的人。不仅仅是汤和是朱元璋同伴时期的玩伴那么简单,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同年时期高叶斩首的典故。”

云旗回想朱元璋童年时期的事情,片刻说道:“你是说,那个时候被斩的人是汤和?”

“没错,这只是第一点,做为一个无命之人,曾被朱元璋金口玉言赐死过一次,你还会赐死一个已经“死”过的人吗?”

“第二点就是汤和的识时务,做为开国元勋的极少炫耀自己的功劳,元朝灭亡之后,他又是第一个主动交出兵权的将领,后来倭寇袭扰沿海,又是汤和受命戍守山东,确保大明海疆安全。功成之后辞官归养故里,又低调做人,从不以功臣自居。每日喝酒下棋,秋山玩水,含饴弄孙。朱元璋的耳目将汤和的一举一动都报告给他,这让朱元璋非常放心。”

陆离缓了口气继续说道:“在大肆诛杀开国功臣的洪武年间,汤和以七十岁高龄逝世。除了庸才之外,汤和是唯一一个善终的开国元勋。就是汤和这种性格,死后追封为东瓯王,谥襄武。”

“汤和跟胜棋楼有什么关系?”

“明史记载,胜棋楼就是汤和奉皇命监制督造。我不解的是汤和,胜棋楼,徐达,朱元璋这四者联系起来,并没有线索。”

“朱元璋把天子扁担的线索留在胜棋楼,胜棋楼是朱元璋赐个徐达的,又是汤和建造的。我能想到的就是朱元璋为什么让汤和来督造,当时汤和已经辞官还乡了。按道理来说汤和就算没有辞官,也是信国公,就算朱元璋如何重视徐达,也不可能让公爵之位的汤和来建造。朱元璋这是搞什么鬼。一个线索留的这么麻烦。”

“呵呵,要怪就怪刘伯温,预测大明王朝因钱亡金,这才让朱元璋动了心思,关系着大明命脉,不得不让朱元璋小心翼翼。如果是你,恐怕你比他更能折腾。”陆离斜了一眼云旗。

“嘿嘿”云旗讪笑一声,没有接话。

陆离思考问题的时候习惯的皱着眉头,十分少年老成:“朱元璋把线索留在观棋楼。让已经辞官的汤和来督造胜棋楼,究竟是为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