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十九章 太子踪迹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106 2016-09-10 14:08:54

  陆离话音刚落,原本清葱的柳叶慢慢的泛黄,陆离估摸着时间,暗道不妙。大声喝道:“快离开这里,戌时到了,金克阴木,在阴阳交接时,镇压阴木,以防阴木反弹。现在是阴木反弹最激烈的时间。金克阴木局,入内者,生死,死还,”只要进入金克阴木局生者进入,死,死者轮回转世。

陆离刚说完,完全枯黄的树叶从眉头滑落,随后陷入漆黑之中。云旗急忙从口袋里面掏出手电筒照亮身后的道路。

只见周围如同深秋一般,小路两边的树叶正在快速泛黄,阴风吹过,树叶哗哗的往下落,树干的也在慢慢的枯萎流逝。原本被朱元璋枉杀的兵士,已经风化的骨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合起来,不一会几个小小的白骨石凝结。“不好。”陆离急忙退出白骨石的范围,奈何陆离快,白骨石更快。

当白骨石凝结完成,两人眼前的场景再次变化,原本漆黑的空间,瞬间明亮起来,亮白刺眼的光线射入陆离的童工之中。四周的空气薄凉如水。光线开始变得朦胧,此时处在四时大墓之中,看着破军上身的丁胜与大周后缠斗,画面一转,陆离发现自己全身虚化,站在陆三言的身后,他记得,这是秦大爷家办喜事的那一天,全村人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大杀白虎入中宫,金神七煞,逆天而上,电公雷母,听得我令,速速归位。

“不要。”陆离急忙冲到陆三言面前,想要拦着陆三言,却发现自己竟然穿透了父亲的身体。

云旗从怀里掏出银色符箓,咬破手指,边画边念咒。

“天地玄宗覆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三界侍卫,五帝司迎。急急如律令。”

“轰”陆离觉得一颗炸弹在自己的脑海中爆炸。“我怎么了”陆离头疼欲裂,脸色苍白的问道。

云旗见陆离原本惨淡无光的眼神正在逐渐恢复生气,长出一口气:“幸好回来了。”

陆离缓缓神色:“我记得刚刚尸骨凝成的是八阵图。”

“八阵图?”云旗惊呼道:“就是三国时期,诸葛亮用几块石头摆成八阵图困陆逊几十万大军的八阵图?”

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诸葛亮按照奇门遁甲之术分成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八门,变化万端。能以区区几块石头就能困上十万精兵。这里是被朱元璋枉杀的兵士,怨气凝结白骨石组成的八阵图。

八阵图分别以天,地,风,云四正阵加上龙,虎,鸟,蛇,四奇阵形成八阵,八阵之中又有六小阵组成六十四小阵。

“按照奇门遁甲术数,从生,景,开入则吉。伤,惊,休入则伤。杜,死入则亡。我们现居其内,早已分不清八门在何方。”

“别忘了,这个八阵图是由被朱元璋枉杀的明代兵士的骸骨组成,怨气冲天,既然阵外破不了,那就阵内破。”陆离从背包里面掏出一沓白纸,蹲在地上。折叠成一座纸灯,左手持剑决。

清地鬼迎,阴山万鬼令,老祖正影,万鬼现形,速听吾令,降临凡尘除恶人,吾奉阴山老祖敕,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只见的原本阳光普照的八阵图内,瞬间阴风怒号,怨气冲天,血腥浓密。背后一股寒意升起,莫名的恐惧似潮水般急涌心头。

陆离拿出手中的白纸往空中迎风撒了一把,左手托起纸灯,灯芯之上无火自燃。

“杳杳冥冥,天地同生,散则成气,聚则成形,五行之祖,六甲之精,兵随同战,将随令行。”

任由八阵图内狂风肆虐,灯芯不动如山。“咚咚咚”一阵擂鼓声传来,随后又是一阵兵士们训练声。

“圣旨到,众将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四方戡定,民安田里。众位将士为朕镇守宝物,不辞劳苦,今特册封众将为朕金銮殿前奉刀侍卫,今特赐引路灯一盏,诸位将士早日轮回,助朕横扫六合,荡平八荒,钦此”叩谢恩泽隆恩,陆离手捧引路灯朗声喊道。

“你找死啊,这些兵士都是被朱元璋枉杀在此,你还假冒朱元璋传圣旨。”云旗还没说完,就看到陆离胸有成竹的模样,欲言又止。

“盯着引路灯。”陆离双手轻捧引路灯,只见引路灯轻轻飘起,云旗走在前面跟着引路灯,陆离位于其后,手中撒着招魂纸。轻轻念着往生咒。

十方诸天如沙尘,化形普济度天人,东方玉宝皇上天尊,南方玄真万福天尊,西方太妙至极天尊,北方玄上玉辰天尊,东北方度仙上圣天尊,东南方好生度命天尊,西南方太灵虚皇天尊,西北方无量太华天尊,上方玉虚明皇天尊,下方真皇洞神天尊。尔时,不迷亦不荒,无我亦无名, 超度三界难,稽首天尊,奉辞而退。

两人紧跟着引路灯,走了大概有十分钟的路程,眼前一暗,引路灯瞬间燃烧殆尽。

“终于出来了。”云旗拿出手电,看着熟悉的场景,脚下早已堆积着厚厚的枯叶。显然阴木反弹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扭头问陆离:“这些兵士是朱元璋枉杀的,怨气冲天,你为何敢冒充朱元璋册封为奉刀侍卫。不怕他们仇恨你吗?”

陆离嘿嘿一笑,解释:“虽然这些兵士是遭枉杀,怨气冲天,这里是金克阴木局,天杀之人,如果没有御赐天令,永世不得轮回。更何况又有天子命册封奉刀侍卫,天令加身,轮回转世在朝为官。御赐引路灯一盏。帮助他们早日轮回。又不必日日受阴木反弹之苦。何乐而不为。更何况古人愚忠,深入骨髓,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这里之所以怨气冲天,则是金克阴木,阴木反弹造成的。兵士轮回,自然要出得八阵图得幻境。我们只要跟着引路灯自然而然就会出来。”

“八卦图破了,那金克阴木局怎么破。”

陆离皱眉思索,朱元璋给后代留的线索,肯定是留给后代熟悉的线索。按照皇家惯例,必须了解先祖的一切事情。线索自然而然的跟朱元璋有关,但是朱元璋一生传奇无数,线索究竟是哪条。

“金克阴木,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土克水?土?”陆离一愣,立即掐指推算,土克水,水少是个沙字。土多则沙多,流沙。流沙为漠,漠,北方流沙也。合在一起就是漠北。

“这个线索居然是朱元璋的三大憾事之一。”

“朱元璋荣登九五,登基称帝,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亏你还是凤阳人,号称洪武情怀深似海。朱元璋三大憾事都不知道。”陆离鄙视道。

未得和氏璧,未灭元朝,未收降王保保,乃是朱元璋的一生之中的三大憾事。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象征着至高皇权的玉玺,无论朝代如何更迭,和氏璧始终是国宝,传国玉玺被元顺帝出逃带到漠北,朱元璋灭元建明,始终没有得到玉玺,当了一辈子的黑户皇帝。

第二是元顺帝率领太子逃到漠北,屯兵上都,此后再无元太子消息。虽然建立大明王朝,执掌皇权却没有彻底消灭元朝余孽,此乃朱元璋第二大憾事。

第三件事是未能招降王保保,朱元璋对王保保十分重视,一直想要招降此人,曾问诸将,天下奇男子谁也,诸将都说,常遇春将不过万,横行无敌,乃奇男子,朱元璋笑着说,遇春虽人杰,吾得而臣之,吾不能臣王保保,其人奇男子也。

“朱元璋曾遣使遗书,对元顺帝晓以利害,目的在于招降,元顺帝令天字使者带诗一首。金陵使者渡江来,漠漠风烟一道开。王气有时还自息,皇恩何处不昭回。信知海内归明主,亦喜江南有俊才。归去诚心烦为说,春风先到凤凰台。”

朱元璋本想打算放过已经退回草原的元顺帝,见诗知元野心不灭,表面归顺,又表明朱元璋:王气有盛有息,莫过早以为率滨王土,春风也会来到草原,透露着元顺帝以待时机,卷土重来,随派徐达横扫漠北,从此无力南图。

云旗问:“这跟五行反悔有什么关联吗?”

“五行反悔,金克阴木局,元顺帝之所以被称为顺帝,乃是知顺天命,退避而去,所以被朱元璋称其为顺帝,朱元璋把这里设成金克阴木局,用天子扁担镇压大元龙脉,此后元朝气数已尽,无力回天。”

吴元十年,朱元璋命徐达,常遇春率军北伐,洪武元年七月,元顺帝携带后妃,元太子逃到上都。同年八月,徐达再次北伐,进入上都。元朝被推翻,元顺帝再次北逃, 洪武三年,元顺帝病死应昌,元太子逃到漠北草原,此后不知所踪。

“鬼知道元太子跑哪里去了,几百年了,大家都在找。谁找到了?”云旗气的挠地。

“我知道元太子在哪里。”陆离露出迷之微笑。

“别闹,元太子在元顺帝死后,独自一人跑到漠北,漠北那么大,谁能找到。恐怕早已经隐姓埋名了”云旗抛了一个白眼。

“亏你是凤阳人,道术精通。这都发现不了,笨的可以的。”陆离霸气的“蔑视”着云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