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十六章 多闻天尊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078 2016-09-07 11:12:18

  “还请先生,再测一字,用此字问物。”说罢,云旗在纸上又添一笔。

“以木问物,木乃清雅之字,男性以木问字为大吉。男子为主,上出其头,下落太脚,你一人立于案几之前,前为上,木子上人是为朱字。小兄弟问的可是洪武帝朱元璋之物。”

“先生真乃大才,云旗佩服。”云旗收起嘻哈的表情,心服口服的对着老头拱了拱手。

“小兄弟谬赞。先师曾交代丙辰年丙申月癸巳日,将一件宝物献给君皇之人。”

“君皇之人?”陆离低头一算。“先生,今日便七月十四正乃是丙申月癸巳日。”

只见老头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木盒递给陆离,:“君皇在上,小老儿见君不识君,还请君皇见谅。”

“你说我是君皇?”陆离惊讶的问。

“君皇居于案几右侧,我等三人侧站如山,山前有右为君,君既为皇,君皇在上,小老儿眼拙,还望君皇海涵。”老头再次稽首。恭敬的说道。

陆离的注意力放在老头身上,并没有注意到云旗听到老头的一席话,脸色大变。

“你之前说是你的师父让你献宝于我。请问先生,尊师名讳?”

“有道是子不言父名,徒不言师讳,先师驾鹤云游,不知其踪,缘分到时,君皇的问题,便迎刃而解。”

“天色已晚,山路崎岖,二位请回!”老头直接收起身后铁口直断的招牌。

陆离和云旗回到旅馆:“快看看那老头给你的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那老头的表情就差没给你三跪九叩了。”

陆离打开盒子,盒子里面一张泛黄的布料,上面写着:“玉帛朝回望帝乡,乌孙归去不称王。”

“这是一唐代诗人常建的塞下曲中的一首。玉帛朝回望帝乡,乌孙归去不称王。天涯静处无征战,兵气销为日月光。”大概意思是:“汉朝时期,乌孙取消王号,对汉称臣,停息战争,烟尘消散,到处充满日月的光辉。”

“这首诗想表达什么意思?”

“玉帛朝回望帝乡。”

相传战国时蜀王杜宇称帝,号望帝,后后来禅位退隐,不幸国亡身死,魂化为鸟,暮春啼叫,以至口中流血,其声哀怨凄悲,动人心腑,名为杜鹃。

“乌孙归去不成王,乌孙归去不成王。”陆离皱着眉头,不停的思索着这一句话。 明代最著名的削藩政策,1398年朱元璋殡天之后,由皇太孙朱允炆登基,称建文帝,朱允炆继位后,为加强中央集权,逐步削减藩王的权利。史称削藩政策。”朱元璋有意扶持朱允炆继位,又担心藩王势力过大,决定削藩。建文帝登基之后,奉朱元璋命,进行削藩。

“这两句连接起来根本对朱元璋留下来的线索搭不上。”云旗听陆离的推测说道。

陆离说:“很有可能是我们理解的方向错误。朱元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让我们猜出来他的墓穴。”

“你说会不会是朱元璋留下这两句诗是为了告诫朱允炆削藩的时候,采用怀柔政策,不要引起藩王不满,以免落得像望帝杜宇的下场。”

“不要想那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明天再去燕子矶看看,是不是我们遗忘了什么东西。朱元璋费尽心机留下的四句诗直接表明燕子矶。”

次日天亮。

两人直接去燕子矶,依旧风景如画。

“这个地方,只有一个观音阁,其余的除了水还是水,我是在不明白朱元璋会把线索藏在什么地方。”

云旗在观音阁里面把所有朱元璋曾经修葺的地方观察了一边,就连寺庙的碑文也一字一字的观看。

“朱元璋肯定会把线索藏在一个战火硝烟无论如何也摧毁不了的地方。你还专门寻找修葺的地方,观音阁经过后代多次修葺。真有线索早就已经被摧毁了,朱元璋不会那么傻。”

“小师傅,观音阁里面哪里有明代留下来的建筑。”云旗见路过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和尚,直接问道。

“施主,请问您有何贵干。”小和尚见云旗的模样,双手合十,立刻警惕的说。

云旗急忙解释:“是这样的,小师傅,我们是金陵大学的学生,教授让我们交一篇关于明代的论文。所以想看看明代原有的建筑。”云旗注视着小和尚,脸不红心不跳,谎话信口拈来。

“原来你们是大学生呀。真有学问,观音阁里面大多都是现代仿的,明代原有的建筑还真没有。”小和尚听云旗说是大学生,立刻放松警惕,崇拜的说道。

“卑鄙”陆离见小和尚走远,戏虐的说了一句。

“这怎么能叫卑鄙呢?这叫策略。再说了,你是君皇,这种下三滥的活,只能我来做,这就是命呀”

“哈哈,这你也能信。你说说,这几百年来,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

“什么能一成不变”云旗低头思索着陆离的话。

“这里每天都是人山人海,就连里面的菩萨像都是后世重塑金身。各个建筑都是现代返修。实在想不明白究竟什么能保持几百年来一成不变。”

“咚咚咚”晨钟响起,“到了和尚们做早课的时间了,要不要去看一下。”云旗刚说完,愣住了一下。

一成不变的东西。

“我们一直以为线索存在在一直不变的只有建筑,忘了千百年来唯一一个不会变的东西,那就是时间。”

陆离询问:“一成不变的是时间,观音阁这么大,没有个一年半载根本发现不了什么线索。而且老朱根本没有留下关于时间的线索。”

云旗问:“你还记不记得那块绢布上面的两句诗。”

“玉帛朝回望帝乡,乌孙归去不称王。”

“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玉在五行八卦学说之中属土。位于坤艮二宫。坤代表的时间则是早上跟傍晚七点到九点之间,艮代表的时间则是在下午和凌晨的一点到三点之间。朱元璋借修葺之名行埋宝之实,自然要光明正大,所以只能是早上的七点到九点或者下午的一点到三点之间。而坤在八卦中代表着地,艮则代表着山,而天干五行之中土位于中央,洪武年间,朱元璋在山旁建观音阁。也就是说在朱元璋修葺观音阁的正中央,两个时间段的就会有线索。”

云旗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望帝杜宇曾经因鳖灵治水有功,将帝位禅让给鳖灵。治水,水在九宫中位于坎宫,于时为冬,于五行为水。也就是说在冬季的某一天早上的八点或下午的两点就会有线索。大明江山快亡了,根本不可能留下时间给推算是上午或者下午的某个时间段,所以是八点或者两点。”

“对又不对,观音阁在明英宗期间由阁建寺,名为弘济寺。史料记载,观音阁曾经坍塌过,现在我们在的观音阁,就是明英宗期间在位时候按照洪武年间的重新建造的。如果真的有天子扁担,在明英宗返修时期肯定就会发现,所以不可能藏在观音阁里面。”

下两句诗,天涯静处无征战,兵气销为日月光。陆离皱着眉头,口中喃喃自语,“乌孙称臣,四海安宁。杀戮之气消失,大地充满了阳光。”

“日月光,合在一起就是明光,阳光?”陆离惊喜道:“你说的对,不过指的不是观音阁的中央,而是指的阳光照射的地方,千百年来只有太阳不变,注明了是冬季的某一天的早上或者中午,冬季早上八点,天气昏沉沉的根本不可能有阳光,所以只能是下午两点。”

“现在才夏天,你让我冬天来,黄花菜都凉了。”

“哈哈,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能使用银色符箓的。就算是夏天,完全可以按照天干,地支,十二星相和黄道十二宫推算出来,阳光在下午两点照射观音阁的角度留下的线索。”

陆离两人重新回到燕子矶,从上往下观看。

云旗利用天干,地支,十二星相配合黄道十二宫演变出来。下午两点的阳光。

冬季的阳光将斜影拉的很长。

“在哪里”

“浮屠塔”云旗用手一指。

陆离皱眉说道:“可是,浮屠塔在靖康之难中,毁于战火,根本不可能存在线索。除非,朱元璋根本没有把线索留在浮屠塔上。”

“我记得这个浮屠塔供养的是浮屠观音,立于莲花之上,右手持九级浮屠佛塔,左手施无畏印。会不会与这个浮屠观音有关系。”

“不可能,史料记载,这座浮屠塔原本是七层浮屠。供养的是佛陀舍利,现在这个九层浮屠塔供奉的是明英宗时期建造的浮屠观音,时期完全对不上。”

“那佛教文化里面除了浮屠观音,谁还跟浮屠塔有关?”

“北方多闻尊天王普天身护法”陆离和云旗异口同声的说道。

多闻尊天王普天身护法,又称多闻天王,与东方的持国尊天王,南方的增长尊天王,西方的广目尊天王并称“四大尊天王。”

多闻天王,手中持的宝物就是七层浮屠宝塔。

“北方多闻天王。北被在九宫中为坎宫,在八卦为坎,五行属水。”思索一会,陆离推翻自己的想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