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十四章 血玉蜘蛛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076 2016-09-06 01:35:47

  陆离围着青铜棺椁,寻找着血玉蜘蛛的痕迹,云旗百般无聊的坐在地上:“洪武爷呀,洪武爷,你干嘛这么费尽心机呢?找个血玉蜘蛛就这么麻烦,其他宝贝不是更加难上加难。大明亡了这么多年,你泉下有知的话,就告诉老弟我呗。老弟在此感激不尽。”

陆离噗嗤笑出声道:“朱元璋要是真的泉下有知的话,不爬上来剥你三层皮才怪,还告诉你地点,大晚上做梦呢你。”

陆离顿了一下,问出自己的疑问:“正常墓穴一半分布为正室,左右耳室,左右侧室。而这里只有一厅正室,正中央摆放着一座青铜棺椁,你不觉得奇怪?”

“我也觉得,这里作为朱元璋的父母墓,就算不会风光大葬,也会厚葬而安。连一件陪葬品都没有。确实不符合朱元璋的性格。”

“陆离,你快来看看这个地方,是不是有什么不同。”坐在地上的云旗,百般无聊的数着棺椁上面的龙纹。

陆离听到云旗的叫喊,急忙来到云旗的身边,蹲下身子,朝着云旗指的地方望去:“这个棺椁上面有九九八十一条龙,其余八十条龙目望的地方在西边,你看这条龙的眼睛望的地方,正好与其他龙的位置相反。”

“龙视东,紫气东来,目望西,翠华西至。我知道血玉蜘蛛在哪个地方了。真有你的,这都被你发现了”陆离站起来往藏血玉蜘蛛的地方走去。

“那是,也不看看本帅哥是谁,那可是慧眼识珠。” 云旗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站起身跟在陆离的身后嘚瑟的说道。

陆离离开墓穴,当云旗走出墓室,身后的千斤顶直接将墓门合并。“喂,你不是知道血玉蜘蛛藏的地方吗?干嘛还要出来。”

陆离神秘一笑,直接爬上墓门前矗立的石刻,爬到顶端,陆离将上面的遗落的灰尘打扫赶紧,一个由一圈又一圈,一道又一道,竖棱分明组成类似八卦的图案隐现,而正中央一只血红色的蜘蛛安静的卧在天罗地网之中。陆离小心翼翼的从凹槽之中抠出血玉蜘蛛。端详许久。不由的感叹古人巧夺天工的技艺。把小小的血玉蜘蛛雕刻的如此栩栩如生。

“你是怎么知道血玉蜘蛛就在这上面”云旗看到陆离手中的血玉蜘蛛,疑问道。

陆离解释道:“朱元璋作为帝王,自然是紫气东来,龙加其身。而这里又是龙兴凤阳的龙脉,想要镇压龙脉。防止紫气东来,乱大明龙脉,龙必视之,帝王下葬一般都是选择金丝楠木,为了防止棺椁腐蚀,自然选择青铜棺椁,龙纹毫无保留的出现在棺椁之上。正好你发现龙目的问题。”

“就算我发现了龙目的问题,那只能说明血玉蜘蛛在这个洞穴的东方。怎么可能藏在这里。”云旗越听越不解。

“其实,这正是朱元璋的高明之处,如果有人不小心进入墓室,同样也发现了龙纹的秘密。按照平常人度之的话,肯定以为血玉蜘蛛就藏在墓穴里面。万万想不到,其实最珍贵的东西,在看似危险,其实最安全的地方。阎殿的对联出现在这里,来人肯定会发现遗失上联,从而进入一个误区。朱元璋用阎殿的对联来误导来人,让人认为自己找到进入墓室的秘钥。这也是我刚刚来到这里,觉得奇怪的地方,朱元璋为什么要费时费力的在墓门前矗立着一个石刻,果然是疑心重重,苦心积虑呀。”

“那还等啥,既然得到血玉蜘蛛,赶紧离开这里。寻找下一个宝物,哈哈,洪武情怀,等着老弟来寻找吧。”

两人按照原路返回,到达山脚下,天色已经泛白。不远处的民子村已经升起袅袅炊烟。两人身上破破烂烂加上干涸的血迹如同野人一般。长途奔袭,绕过民子村,来到小镇上找个旅馆,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穿着裤衩,伸个懒腰。一夜未眠,身心疲惫的两人在小小的旅馆之中,就连得到血玉蜘蛛的云旗也按耐不住疲倦,安稳的睡去。

两人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次日天亮。

陆离手捧血玉蜘蛛,想要发现血玉蜘蛛中的秘密,可惜看了一上午也是一无所获。旁边的云旗也是大眼瞪小眼。

“咕噜噜”云旗的五脏庙抗议起来,“走走走,吃饭去,本帅哥请客,吃饱饭,回来继续研究。”陆离把血玉蜘蛛贴身放好,一股冰凉的刺激透过肌肤直达大脑,终于得到血玉蜘蛛,距离寻找父亲的道路又近了一步。

两人穿戴整齐,走在古老的小镇上面,青石板铺成的街道显得古香古色,两边分布着各式各样的标志明代古色建筑,放眼望去,如果换上古代装饰,仿佛穿越大明王朝,古朴悠远。

云旗选了一个类似古代酒楼的饭店走了进去。进去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四根角柱上设雀替大斗,大斗上施四根横陈的大额枋映入眼帘,前台门柱上,有一木刻的阳体朱漆镏金楹联,戏台的顶上,悬有一朱漆描金的横匾。原来保留着大明时期原汁原味的勾栏场所。戏台前面摆着十几张桌子,已经有不少人坐在那里吃饭。

两人落座,云旗不免嘚瑟:“怎么样,我找的这个地方,够档次吧,边吃饭还能边看演出,不过按照凤阳的习惯,一般说书的较多,大多说的都是洪武的奇闻异事。”

“今天我们说,洪武爷与陈友谅”一个说书人走上戏台,咂咂嘴巴,清清嗓子,手握折扇踱了几步,有模有样的捋一捋胡子开口说道。

话说,陈友谅在大败洪武爷,命手下兵将朝着洪武爷逃跑的方向追去,洪武爷见身后尘土飞扬,吓得急忙钻进一个洞穴之中。洞穴之中到处都是蜘蛛,洪武爷对蜘蛛稽首道:“蜘蛛兄,破汝等居所,多有得罪。待我成帝王,必定保你们子孙兴旺。”洪武爷话音刚落,洞穴里面所有的蜘蛛慌忙出来吐丝结网,等到陈友谅追过来蜘蛛网早已经结的密不透风。陈友谅看蛛网完好无损,料定屋内无人。洪武爷躲过一劫。事后,洪武爷还专门为这些蜘蛛做了一首打油诗,蜘蛛结大网,撒下弥天谎;哄走陈友谅,救了朱元璋;倘若我为帝,保尔子孙旺。

不得不说,这老头说书技艺高超,开口说了几句,在做的所有人都被他的话语吸引,渐渐的声音越来越高,徒然一落,如千回百折在黄山三十六峰半山腰里面盘旋穿插,所有人都屏气凝神,不敢稍动。生怕影响这老头。正当撩乱之际,忽然听得醒木一声,说书人话落。台下叫好声,轰然雷动。

预知洪武爷如何报恩蜘蛛情,请听明日讲解。

陆离也听得津津有味,如果不了解朱元璋的为人,性格,根本无法解开血玉蜘蛛的秘密。虽然说书人讲的夸大其色,润色不少,这些土生土长的凤阳说书人对朱元璋的了解必定更加了解。陆离决定留在这里三五天,他预感在这里一定能找到打开血玉蜘蛛的线索。这个线索很有可能就是关于下一个宝物的埋藏地点。

两人回到旅馆,云旗迫不及待的让陆离掏出血玉蜘蛛,之前没有观看,这下可以仔仔细细端详。云旗将带着陆离体温的血玉蜘蛛拿在手里。对准阳光,晃了一下血玉蜘蛛,透过光线,里面的液体随着云旗的动作左右摇晃。

“陆离,你说这一块玉,雕成蜘蛛,里面的液体是怎么进去的?” 云旗被古人的智慧所折服。

陆离被云旗的动作吸引,紧盯着里面的液体,皱着眉头思索。血玉蜘蛛之所以被称之为血玉。不是因为玉,而是因为血。里面的液体正是鲜血。

液体遇缝则流,遇弯则绕。一个完整的玉究竟是如何让浓稠的鲜血液进入的。这也是陆离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血玉蜘蛛,不得其法门。

“想不明白就先不想了,刚刚吃完饭,先出去运动一下,有助于消化,很有可能换个思维方式就想出来呢?”云旗将血玉蜘蛛递给陆离,提议道。

陆离觉得云旗说的有道理,既然想不明白,为什么非得转牛角尖,徒增烦恼呢。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面。四处逛逛,来到小镇的一个公园,公园里面可谓是人山人海,各式各样的叫卖声,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显得十分热闹,在这个没有城管的年代,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在公园里面公开叫卖。云旗被一个摆摊的吸引,周围还有不少围观群众。云旗爱凑热闹的属性被激发,看着这么多人在围观,很好奇的挤过人群。摊主拿着一杯热水,往陶瓷娃娃身上浇水,然后把陶瓷娃娃浸到冷水里面,停留片刻,摊主再次拿出一杯热水,原本没有一丝缝隙的瓷娃娃的小丁丁处好似喷泉往外喷水。

陆离看着眼前的一幕:“我明白了”一声惊喜声音传来。所有人的眼光都被陆离吸引。陆离憨厚的摸了摸脑袋。急忙挤开人群,朝着小旅馆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