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十五章 金陵观音阁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180 2016-09-06 18:46:39

  如果失败的话,那么要找到朱元璋墓唯一的线索很有可能会被摧毁一旦,陆离在旅馆里面思考很久,终于下定决心要付出行动,从店家那里讨来一壶沸腾到极点的热水,将血玉蜘蛛摆放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将壶里的热水洒在血玉蜘蛛上。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从血玉蜘蛛尾处的地方,浓稠的鲜血汩汩而出,陆离不停的撒着热水,一滩掺杂着血液的热水在地板上面形成一个圆圈,血液凝而不散,浮在水面上。

“这个机关你是怎么发现的?”云旗不解的问道。

陆离解释:“其实是说书人跟摆摊卖泥人给我的启发。你还记不记得说书人曾经说的那首打油诗。”

“蜘蛛结大网,撒下弥天谎;哄走陈友谅,救了朱元璋;倘若我为帝,保尔子孙旺。这首诗跟这有什么关系”

“正是这首诗,朱元璋写这首诗的表面上是为了感谢蜘蛛的救命之恩,实际是为了留下激发血玉蜘蛛的机关。蜘蛛结大网,是这个机关最重要的一句,我们一直在考虑蜘蛛的本身,却忘了是蜘蛛结网救了朱元璋。而摆摊卖泥人的表演,让我想到古人是如何让血液进入蜘蛛内部。”

“所以你就用热水,让里面的血液自动流出来。”云旗醒悟。

“正是,血玉蜘蛛表面上是一块完整的玉,其实在蜘蛛的尾部有一个肉眼根本发现不了的小孔。用开水浇在血玉蜘蛛表面,蜘蛛内部的空气受热膨胀,内部气压高于外部气压,使血液从蜘蛛尾部排出,形成蜘蛛结大网。”

云旗惊奇的发现,在陆离解释时,浓稠的鲜血在水层表面,凝结成一首诗。

燕子矶兮一秤砣,长虹作竿又如何。天边弯月是钓钩,称我江山有几多。

“这首诗,是朱元璋写的咏燕子矶?”

“不错,这是朱元璋登基称帝之后,带领文武百官前往燕子矶所做。”

当时的燕子矶作为金陵京城的重要渡口,是一个观浪听涛,临江览胜的好地方。朱元璋诗兴大发,写下这首咏燕子矶。看似通俗的几句诗,实际上是一首气魄宏大的诗作。百官听后哗然,纷纷翘起大拇指,赞叹不绝。

“看来要前往燕子矶一趟了。”

“这个是自然,既然这首诗直指燕子矶,不管情况怎么样,先去了再说,权当游山玩水。”

两人收拾妥当, 退了房间,直接启程前往金陵燕子矶。

燕子矶作为长江三大名矶之首,素有万里长江第一矶的称号。燕子矶总扼大江,突兀江面,三面悬绝,地势险要,远眺好似石燕掠江,因此得名。

两人到达燕子矶已经是次日中午。途径城郭十八门时,看到朱元璋亲笔题观音门三个大字。只见牌匾之上,逆锋入笔,横画欲右先左,竖画欲下先上,使笔锋藏在笔画中,笔画开端基本呈圆形,遒劲有力,不愧是一代圣主。

牌匾当然是后代仿制的,在原作早已经消失在中华大地,数百年的战火硝烟之中。

相传江浙一带,洪泽湖里面出现过一条蛟龙,性情暴烈,经常兴风作浪,经常出现大水灾,使数万生灵涂炭,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不忍百姓受难,便驾祥云来人间寻访,除掉蛟龙。当地百姓,为纪念观音大士的功德恩惠,便在燕子矶西边修的一座观音阁,世代相传,香火不断。朱元璋因穷苦出身,深知百姓苦难,在位期间很重视百姓的心理,曾三番五次的修建燕子矶旁的观音阁。

陆离来到朱元璋曾经做的称我江山有几多气魄宏大诗作的地方,脚下惊涛拍岸,波涛如怒,豪气顿生,黄昏时分,夕霞满天,波涛滚滚,澄江如练,呈现出“燕矶夕照”的绝世美景。见此美景,感叹草莽出身的朱元璋也能做出如此气势的诗作。

云旗在旁边念叨:“美是美,不过这个地方曾是朱元璋跟文武百官吟诗作对的地方,我实在想不清楚,下一个宝物究竟是什么东西,埋在什么地方。”

“其实不然,金陵作为大明王朝的京师,朱元璋曾修葺观音阁长达十二次。在位三十一年,平均每两年半就修葺一次。这种高频率的修葺,自然赢得乡民的爱戴。纷纷赞颂朱元璋与寺庙的不解之缘,天边弯月是钓钩,称我江山有几多。君权天授的朱元璋,从乞丐到皇帝,一生传奇,更是以燕子矶为砣,长虹为杆,弯月为钩,称大明江山的豪迈。你是说四件宝物什么东西跟这四句诗很像?”

“你是说,这里埋的是天子扁担?”云旗诧异的说。

“先去看看在说。”

相传,一天朱元璋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睡觉,来了一个过路人,这个人正是刘伯温,刘伯温来到朱元璋旁边,见他头枕扁担,平摊两手,岔开双脚,整个身子和扁担恰恰组成一个“天”字,随后朱元璋侧侧身子,扁担正好转到腰部,脚钩头低,正是一个“子”字,合在一起正是“天子”二字,刘伯温大惊。刘伯温随后掐手算到,大元王朝气数已尽,必将有天子临世,结合刚刚的现象。更加坚定。果不其然,朱元璋打得天下,建立大明王朝。

观音阁位于燕子矶西侧,紧挨长江,入寺门即见殿在山腹下,深丈许,中空无底,架木为龛,前楹有石碑,摹吴道子所画的观音像。阁身以红石青砖砌就,是典型的木框架结构亭阁式建筑,阁身正壁镌有“观音阁”三个遒劲的大字。屋瓦镀金,庄严肃穆,台基之上为三层主楼,瓦木结构,歇山飞檐,双昂斗栱,琉璃瓦顶,金碧辉煌,蔚为壮观。走进观音阁,映入眼帘的参天的苍松翠柏,玲珑剔透的亭台楼阁。进入阁内则是救苦救难的观音大士,高约七米,全身贴金,面泛微笑,惟妙惟肖,后明时期更是由阁扩建成寺。

两个人在观音阁内四处瞎逛,丝毫没有虔诚信徒的模样,经过钟楼和鼓楼,又绕过供奉舍利的浮屠塔。没有任何发现。

“今天看来是白跑了。真能折磨人”云旗有气无力的说。

“人生于世,有存有忘,有聚有散,全系于一个缘字。佛家讲缘。不可操之过急,机缘成熟才能有所收获。既然来了,何不四处转转,感受一下佛家底蕴”

“我一个修道的,你让我去感受佛家底蕴。有没有搞错啊”

“哈哈,佛道本一家,道家最高境界是无,讲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归无。佛家最高境界为空,虽然佛道修行方式不同,但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

“这个理由算你勉强过关”云旗嘻嘻哈哈的说。

观音阁以中国的东西方向呈线形布局,大殿两旁东西阁楼相对而立,层层斗拱相迭,覆盖着黄绿琉璃瓦。殿与月台周围有白石栏杆相围。中央高高耸起,四周游廊附围,顶盖琉璃瓦件,翼角皆悬持铃铎。

观音阁仍临江耸立,势若俯坠。两人登上观音阁凭窗而眺,平畴旷野,江面无垠,好一幅江山奇观。

两人刚走出观音阁的寺门,路边一个老头坐在凳子上,前面摆着一个桌子,手摇纸扇,立着一幅招牌,上面写着。

铁口直断。

“哟,在这里还能遇见同行,来的时候还没有,在佛家门口摆道家的摊,难道不怕里面的和尚把他的摊给拆了?”云旗惊喜的指着旁边的老头。

“这个点,是观光游客下阁回程的时间,能进观音阁的游客,多半信鬼神之说,他在这里很正常”陆离很直接无视云旗的后半句。

这老头,在一旁面带微笑的注视着过往的行人,一头如严冬初雪落地的发丝梳的没有一丝凌乱。下吧一撮短短的山羊胡,颇有仙风道骨的模样。

云旗好奇心使然,大大咧咧的坐在老头的位置前:“给我算算事情吧。”

老头见有生意上门,立刻合上纸扇,有模有样的捋一捋山羊胡说道:“小兄弟,你是测梅花易数,奇门遁甲,占卜抽签,摸骨定命,相字随便选一样,我可是样样精通。这铁口直断,不是老朽往自己脸上贴金,这可是实打实的名号”

陆离暗笑,梅花易数,奇门遁甲,占卜抽签,摸骨定命居然大言不惭的号称样样精通。

“那就测个字吧。”云旗不以为然的说。

“请”

云旗手拿毛笔,片刻之后,在桌子上面的宣纸上面,写了一个人字。“以人问事,问来此地,事情可否顺利。”

“好字”老头见云旗下笔写出一个人字,虽然简简单单的一撇一捺,却与宣纸浑然一体,豪迈激越。显然云旗书法已达巅峰。

陆离也暗暗称赞云旗的书法。

“小兄弟用人测事。立于案几之前,案几为木,人立于木之前是为休字,看来小兄弟今天来此地,事情并不满意,打算回去休息,择日再来。”

“呵呵,你在寺庙的归途摆下相摊,我们刚从里面出来,自然是要回去休息。”云旗虽然嘴上大大咧咧,但是心中却有一丝惊奇,这个貌不其然的老头,还有一丝本领。

“再测这个字,问我们两人来此办的事情,结果如何。”云旗在人字腰部添上一横。

“小兄弟,你一人书一大字,合在一起,就是天字,天字,天子,天子庇佑,自当万事大吉。”

老头话一出口,云旗收起轻视之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