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十二章 五方阴兵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178 2016-09-03 20:17:27

  宿鸟焚巢的卦象,虽为小人计火烧,如果小人不存在,那么此卦就会由下下大不吉,变成上上大吉卦。

“你们居然杀死了赵鸿风。真是谢谢你们,省的我亲自动手了。”二狗被陆离挡着去路,神色阴沉的冲着云旗道。

“花拳绣腿,罪恶滔天之徒,用八十一童男锻造赤霄遁龙玄冥剑,死有余辜。我当替天行道。诛杀蝼蚁而已”云旗神色淡然的回复二狗。

二狗挺直身体,左手掐着蓝色符箓。步罡踏斗,一前一后,一阴一阳。

“天下凶凶,今记其名,上天鬼,下地煞,三呼鬼名,敕令听从,弟子奉三茅祖师之号。传赵鸿风前来听令,吾奉三茅祖师急急如律令敕。”

“茅山控尸术”陆离见二狗拿出蓝色符箓,暗道不好,

符箓的材料类型包括金色、银色、蓝色、黄色五类,金色符箓威力最大,同时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银色次之,蓝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黄色,这也是最普通的符箓,大部分道士由于悟性一般,终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黄色符箓的道行上,如若强行施展高级的符箓,大部分情况下由于法力不足而无法施展,若是机缘巧合施展成功也会遭到符箓法力的疯狂反噬,轻者经脉错乱、半身不遂,重者七窍流血、当场毙命。

只见二狗话落,已经死亡的赵鸿风,胸前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赵鸿风站起身子,神情僵硬,双目呆滞的盯着云旗。

“桀桀桀,你能奈我何,就算九幽不轮回,也要你魂飞破灭。”赵鸿风刺痛耳膜的沙哑声音从嘴里传出来。

死人没有意识,显然这一切都是二狗来操控。

“哼,还说我们擅借阴冥之力,我们该死,你不也一样,那你不是更该死”云旗不屑的看着赵鸿风。

“云旗,小心点,赵鸿风现在意识尽失,二狗用控尸术操控,已经刀枪不入,如果不除掉施术者,便不死不灭,刀枪不入。哪怕砍掉他的头颅,也不会死亡。” 陆离不放心的叮嘱着云旗。

“哼,有点眼力,居然识的控尸术。留你不的。”二狗捏诀操控着赵鸿风撇开云旗,直冲陆离而来。

荡荡游魂何处留存、虚惊异怪坟墓山林、今请山神五道路将军、当方土地家宅灶君、查落真魂。 收回附体、筑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勅令。

陆离四周发出一圈淡淡的光晕,如青罗华盖,将云旗两人笼罩其中。

二狗见状,操控着赵鸿风不减其速,冲向陆离。

“轰”光晕四周荡起一片灰尘,赵鸿风僵硬的身体,直挺挺的朝后飞去。

陆离吐了一口血,催动全身道行,撑起青罗华盖,显然刚刚的冲击,受了不小的内伤。

赵鸿风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桀桀,看你能撑的了几次。”

“轰轰轰”赵鸿风仗着自己不死之身,一次一次的硬悍。每次冲撞着陆离的青罗华盖,光晕每暗一分,陆离便吐一口血。

“轰”赵鸿风的最后一次冲击,青罗华盖消失殆尽。陆离半跪在地上,喘着粗气。

“受死吧”二狗大喝一声,赵鸿风再次朝着两人冲来。

“砰”云旗手持赤霄遁龙玄冥剑横挡赵鸿飞得胳膊,金属的摩擦声响起,擦起一阵火花。

“靠,这家伙的身体真硬”

“这家伙,刀枪不入,身似硬铁。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得死在这里,得想个办法,杀死二狗,才能解除茅山控尸术。”

“我挡着该死的赵鸿风,你想办法解决二狗”说罢,云旗持剑冲向赵鸿风,破空之声冲天而发,青色的赤霄遁龙玄冥剑,化作一道黑影,如毒蛇一般攻向赵鸿风。

赵鸿风整个身躯散发着死气,化作一条狂暴的烈龙赤手空拳的应上云旗手中的剑。激斗之中,赵鸿风一掌打在云旗的胸前,云旗闷哼一声,呕出一口鲜血。催动润玉掌握着剑柄,再次与赵鸿风缠斗在一起。

陆离深呼一口气,念六丁六甲伏鬼咒。

太上老君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我学玄理道数,本意导人向善,无意纷争,我欲成佛,逼我入魔。”陆离双目泛着红光。四周狂风乱作,恶鬼嘶嚎,此起彼伏,如坠深渊。地上残肢断臂,森森白骨,凌乱一片。远处一个蠕动的尸体正在四处寻找着自己的头颅,充满浓重血腥的气息几乎让人窒息。

不一会一个由古代兵士组成的军团凭空出现空地之上,一具具腐蚀的盔甲穿在全身腐烂的身上露出森森白骨之上,破烂的旗帜迎风飘扬,胸口还插着断箭,头盔蒙面,重甲披身,胯下骨马嘶鸣,一双空洞的眼神留在外面,充满无尽的杀戮之气,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天空,照亮如同修罗地狱的阴森场面。

二狗控制着赵鸿风撇开云旗,直冲入阵,赤手空拳的赵鸿风,左突右挡,哪怕白骨粉碎,也听不到一丝呻吟惨叫,血红色的眼睛充满嗜血残暴。

“哼,擅借五方阴兵。不知死活”二狗冷哼一声。

陆离因操控阴兵,脸色惨白。二狗说的不错,死者为大,入土为安,驱使五方阴兵踏过幽冥入世厮杀,有违天和,必业果加身。恐怕不仅仅是折寿这么简单。

“九天玄阴,急招众神,霹雳震吼,驱雷奔云,太一行刑,役使雷兵,上至酆都,下达幽冥,代天执令,伐恶施刑。听吾符命,速震雷声,扫荡邪精,震动天声。急急如律令”

云旗持银色符箓,右手掐敕九霄神雷咒,话落。刺眼闪电,震耳雷鸣。

“刑罚雷公,速听吾令。不得留停。”云旗手中的银色符箓瞬间燃烧起来。

忽然漆黑如墨的天空被照得如同白昼,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雷光从天而降劈向二狗。二狗急忙闪躲,操控着赵鸿风回防闪避,刑罚雷公降下的天雷,一旦被击中,必定荡灭魂魄,六道不收,二狗知道天雷的厉害,不敢抵挡。云旗念动法咒,狂暴的天雷肆虐而落。

云旗嘴角冷笑,看着躲避的二狗,一道从天而降的粗壮天雷直劈二狗的头顶。

二狗见状大惊失色,急忙操控赵鸿风,迎接天雷。

“轰”一声巨响,天雷之下,瞬间将赵鸿风震杀灰飞烟灭,整个民子山都地动山摇,狂风四起,仿佛天灾地震一般。周围的树木荆棘如同纸屑一般随风飘扬。强大的冲击力,将二狗震飞出去,倒在地上重伤不起。 一时间五方阴兵连一丝惨叫没有发出,便在天雷之下化作虚无。二狗艰难的挣扎几下,最终没有站起来。

云旗咬牙坚持,将刑法雷公送走,强行催动银色符箓,留下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使用道法的后遗症,一动不动的瘫在地上,陆离因施展青罗华盖,召唤五方阴兵与赵鸿风缠斗许久,浑身无力,强忍着呕吐,脸色惨白的站直身体。

“陆离,快动手”躺在地上的云旗,见二狗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急忙冲着陆离吼道。

“不要。。。不要杀我。”二狗听到云旗的喊话,舔了一下干瘪的嘴唇,艰难的吞口口水乞求道。

陆离步履蹒跚的朝二狗走去,“不要杀我,不要,我把血玉蜘蛛的地点告诉你。求求你,不要杀我。”

听到二狗的哀求,陆离一丝心软,看着年纪将近半百的二狗,不忍下手。

“你忘了我们来之前占的宿鸟焚巢卦象了吗?破解卦象,只要除掉小人,下下大不吉卦,就会变成上上之卦。刚刚的动静,恐怕早已经惊动了民子村的村民。在不动手,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你快动手啊,陆离。”云旗见陆离心软,急忙吼道。

陆离心知云旗的话没错,宿鸟焚巢卦象,飞鸟树上筑高巢,小人使计用火烧。如占此卦为不吉,一切谋望枉徒劳。如果没有小人,那么便应了飞鸟树上筑高巢的卦象。

陆离艰难的拿起云旗手边的赤霄遁龙玄冥剑,一步一步的朝着二狗走去。

“我本想入佛,你却偏偏逼我入魔,我本想导人向善,你却逼我恶贯满盈。我本想宅心仁厚,你却逼我手沾鲜血。”陆离每走一步,二狗的眼瞳便惊恐一分。

“咚咚咚”陆离轻巧的脚步声,仿佛重锤一般击打在二狗的心口,手中的赤霄遁龙玄冥剑如同死神手中的镰刀,要收割二狗的姓名。

陆离原本清澈的眼神,在召唤五方阴兵之后,加上云旗话语的刺激,渐渐的充满黑色。

“黑瞳,你到底是谁,你们到底是谁。”二狗看着陆离的眼睛,眼神之中充满恐惧。忘记哀求,仿佛疯了一般,不停的重复着,你们到底是谁。

“我是谁,九幽之下,阎君审判,别忘了告诉他,是我杀得你”陆离举起手中的长剑,恶狠狠地刺向二狗。在杀死二狗的瞬间,陆离全身如同遭到雷击一般,昏倒在地。

“恭迎我主,轮回万世今时归。”云旗低头不敢直视躺在地上的陆离,恭敬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后换上常见的痞笑。仰面朝天,心满意足的躺在地上,昏睡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