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十一章 阴兵开路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273 2016-09-02 21:07:50

  虽然云旗占得是火山旅卦, 但是陆离心中已有破解之法,决定趁天黑摸进民子山。

凌晨三点,黑沉沉的夜,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两人准备妥当,再次来到黑色笼罩的山,时不时的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除了偶尔一两声狗吠,别无他声音, 仿佛黑暗要吞噬这个山村。

在很远的地方,看出两束亮光,两人相视一眼,知道那是拿着手电巡逻的村民。一两声狗吠声正是从守夜村民那里传来。

十几年如一日的巡逻并没有让人放松警惕。就算是夜晚也是精神烁烁。早在白天的时候能,两人就打听清楚,民子山很奇特,只有一条路通往山顶,其余的都是悬崖峭壁,山后一条深不可测的悬崖,山上的瀑布直通悬崖底。根本不可能凭人力上去,陆离决定从左山进入。

来到左山前,两人被一大片灌木丛挡住去路,往上望去,一片漆黑的灌木丛紧紧的包围着民子山,仿佛万千鬼神守卫一般,陆离小心翼翼的拨开灌木丛找到下脚的地方,攀到一块岩石上想要尝试着登上民子山。不太高的山布满丛生的荆棘和嶙峋的怪石。不一会衣袖和裤腿被撕开几道口子,陆离全然不顾,继续攀登。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身后跟着云旗几乎每走一步,就会新增一道伤口,区区十几米的距离仿佛像十万八千里一样难以跨越。陆离抓着一颗扎根于山崖的青松根,深深的喘着粗气,凭借着对陆三言的疑问,怀疑,思念种种情感的坚持,步履蹒跚的继续。坚持还是放弃。如果放弃了,真的就应了云旗的卦辞,继续坚持,陆离两人在陡峭的民子山上举步维艰,仿佛两只夜色下的蜗牛一步一步的往山上爬。

终于过了守卫山路的村民,两人结束悬崖峭壁的攀爬,来到崎岖的山路,通向山顶的小道路。

两人身上血迹斑斑,衣服也变成条状,仿佛山林中的野人。尤其云旗脸上一道疤痕了,显得十分狰狞。

“我说,你是不是闲的。老老实实在你家呆着多好,非得跟着我蹚这趟浑水。”

“难道你不知道作为凤阳人,每个人都对太祖墓有种深深的情怀。那可是情怀,我们找的不是墓,是情怀,你懂不懂啊,能一睹太祖墓,不对,应该是能一睹太祖情怀,此生死而无憾。”

“你可快拉倒吧,我看你是想一睹太祖墓里面的宝贝吧。能得到一件就是价值连城,比你去大龙兴寺烧香拜佛有用的多。情怀个屁呀。”陆离听着云旗搞笑的话语,非常的鄙视一下。

“哈哈,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陆离也”

从小在山里长大的陆离在山路上面如履平步,跟之前爬山的样子判若两样。陆离前行,云旗殿后,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后面。

走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陆离停下脚步, 见此地,重重起伏,屈曲之玄,东西飘忽,技脚反背龙必假,校脚归缠龙必真。

“我知道这个地方葬的是谁了。”陆离惊喜的说道

“谁?”

“等会你就知道了。没想到朱元璋竟让把他葬在这个地方,真是骗了天下所有人。”

陆离在此地转了几圈。左手掐算,面朝东北,走十步,随后有往西走九步不偏不倚的正对着悬崖边。听着远处传来的声音

云旗听声音问着陆离“什么声音。”

“瀑布。”陆离自信的说道。

“那你说说墓在哪?”

陆离手指朝下:“墓就在下面。”

“大哥,别闹,这可是悬崖,你告诉我墓在下面。”

“这是一个天棺墓。风水讲究藏风聚气,收砂纳水,而此地砂环水抱使生气得以藏风而隈聚,朱元璋将他们两位葬在这里想必是刘伯温前来寻龙点穴。此地有形有气,形气俱到,随着春夏秋冬的更替,五行旺衰之变幻。以保大明江山。

“你说的到底是谁啊,朱元璋能把让血玉蜘蛛来陪葬,还做一个天棺墓出来。”

“大明淳皇帝,大明淳皇后。”

“那还等啥呀,下崖哇。”云旗听到是朱元璋的父母墓,想要下崖探墓寻宝。嘴上说着,身体却没有动。

“呵呵。”陆离戏虐的看着云旗。

“笑的阴阳怪气的,哎,连让本帅哥装逼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是留给你了吗?”

“好吧,好吧,我谢你,出风头的机会让给我。”云旗说罢,转身背对悬崖,冲着灌木丛里面喝了一声:“一路了,还准备跟到什么时候,二狗”

“桀桀。。。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从灌木丛走出两道身影。二狗嘶哑的声音响起。

云旗大大咧咧的站在二狗面前:“狼奔豕突之辈,就凭你俩,也配?”

二狗身后的黑影走到前面,黑影从背后掏出一柄剑,:“此剑长三尺,宽两指。采用寒天之石,锻造而成,名叫赤霄遁龙玄冥剑,死在我的剑下,你们足矣告慰平生。”

“吓唬谁呢,还赤霄遁龙玄冥剑哩,这么绕口,你怎么想出来的。不如送给本帅哥玩玩,我饶你一命,怎么样。”云旗趾高气昂,大大咧咧的说着。

“小心点,寒天石,是石中之铁,号称天下间至寒之物,除非以八十一个童男祭炉,否则难以融化。”陆离认出赤霄遁龙玄冥剑,眼神阴沉的看着二狗两人,叮嘱云旗。

“还有点眼力。知道天棺墓,还知道赤霄遁龙玄冥剑的锻造方法,看来留你不得。”黑影阴测测的说道。

二狗对黑影命令:“赵鸿风,这俩小崽子门道不清。一个会道术,一个会催眠术,当初小瞧,着了两个人的道,你先探探底细。”

名叫赵鸿风的黑影人右手捏诀,背后的赤霄遁龙玄冥剑缓缓离背而飞,剑尖直指云旗,透着通体玄青色的剑身疾如风,快如电,带着开山劈海的气势朝着云旗冲去,一时间悬崖边如同青光帷幕在天边落下,无边无际。而赵鸿风身后的灌木丛在这惊天气势之中,如同纸屑一般四处飞扬,声声巨响,震耳欲聋,陆离站在云旗的旁边,脸色微变,一直都是一脸痞相的云旗也收起嬉戏的神色,正视起来。

“天清地鬼迎,阴山万鬼令,老祖正影,万鬼现形,速听吾令,降临凡尘除恶人,吾奉阴山老祖敕,急急如律令。”陆离右手不停的在空中虚划,左手掐诀。

一瞬间,阴风凛冽,刀尖碰撞,战马嘶鸣声此起彼伏,嘈杂的声音不断从四周传来。在青色光幕中,一队手持断刀,残戟,有的头戴铜盔,身披铁甲,有的衣衫褴褛,步履蹒跚,“咚,咚”两声锣响,“阴兵借道,无为而行,鬼差行事,奉旨而为”

“奉阴山老祖敕令,前来除恶。”

陆离上前掏出一张冥币,递到鬼差手里道了一句:“各安天命”说罢,鬼差手中的冥币立刻开始缓慢的燃烧,四周的鬼兵围着陆离。陆离给每个鬼兵一张冥币,说一句各安天命,冥币立刻燃烧。收到冥币的鬼差带着众多阴兵拿着断刀残戟围着二狗和赵鸿风。

“阴兵阴将令恶人不准行,三魂七魄到坛前受罪刑。”

“哼,阴间鬼物,肆虐阳间,阳间事,阳间了,何须阴间多问,擅借阴冥之力,罪可当诛,老夫今当替天行道。”赵鸿风对陆离冷冷的说道。

雷霆猛火,速烧邪鬼,龙雷震动地火红,烧尽邪魔无尘踪,火急奉行,急急如律令。

鬼差阴兵四周忽然燃起大火,熊熊烈火到处翻滚,嘶叫声响彻天地,狰狞邪恶不停的吞噬着身边的鬼物。

“区区阴兵,能奈我何”赵鸿风手持赤霄遁龙玄冥剑不屑的说道。

“呵呵,你一个老头,一把年纪的不在家让孙子尿脖子,还出来丢人现眼,老眼昏花,是不是当本帅哥不在啊,对了,你这种人,可能早已经断子绝孙了。”云旗被无视,气恼的鄙视着赵鸿风。

“小辈,休逞口舌之利。等下老夫把你舌头割下来,看你能不能牙尖嘴利。” 赵鸿风气急败坏,须发皆张。

赵鸿风探出右手,手握赤霄遁龙玄冥剑,刹那间青光万道,冲天而起。声动四野,天地变色

赵鸿风手握剑决,脚踏七星破军位。青色光芒渐渐凝成一束,仿佛连接幽冥通道,吞噬凡世一切。

云旗见罢,不退反进,欺身而上,双手闪出一丝白乳光芒。

“润玉掌。”陆离惊呼。

“好眼力,竟然识的润玉掌。”云旗嬉皮笑脸的说道,完全没有把赵鸿风放在眼里。

“气煞老夫。”赵鸿风气急败坏。一道剑芒冲着云旗迅速飞去,青色剑芒夹杂着红色火寂仿佛要刺破天地,直冲苍穹。

“气死你这个老不死最好了。”云旗不慌不忙的一双润玉掌接过激射来的剑芒,那道剑芒被云旗的润玉掌拿在手中,肆意玩耍。

“老不死的,说了把这柄剑留下,饶你不死,你非得在这里倚老卖老。真当帅哥我不敢打老人呀。”

“禽兽”陆离心中暗骂一句。

“你……你究竟是谁”赵鸿风见云旗竟然把自己的剑芒拿在手里玩耍。目瞪口呆的说道。

“我呀,你猜。”云旗说罢,猛然将手中的剑芒朝着赵鸿风的胸口刺去。

“小辈,你敢”二狗见赵鸿风要挂,大喝一声,急忙朝着云旗冲去。

陆离见状欺身而上:“你真当我在看戏不成?”

“噗嗤”一声穿破血肉的声音响起。云旗手中剑芒消失,赵鸿风脸色苍白,胸口的鲜血如离弦之箭,镖射而出。随后赵鸿风如无骨之蛆虫软塌塌的倒在地上。

……

……

恭喜陆离小队击杀赵鸿风,获得宝物,赤霄遁龙玄冥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