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九章 大龙兴寺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355 2016-08-31 10:18:04

   陆离辞别冉天栋,踏上前往凤阳古城,寻找陆三言的路途。一天两夜的路途,终于到达凤阳。

  朱元璋一生充满传奇,从一介布衣到独掌皇权。一个非常励志的皇帝,生性多疑,为了防止后世有人盗自己的墓,下葬那天,在大明都城,南京,大摆迷魂阵,从此以后有了各门下葬,十三城门十三棺的传说,其实不然,朱元璋是害怕别人得到七星龙渊剑,从而破坏自己打下的大明江山,至死无法参透帝王剑上面的奥秘,索性直接将七星龙渊剑作为陪葬品,葬于墓穴之中,在华夏大地掀起腥风血雨的帝王剑彻底消失不见。而朱元璋的墓到现在也是谜一般的存在。

  认识云旗是在凤阳的大龙兴寺中。大龙兴寺是朱元璋出家的地方,自从朱元璋当了皇帝,原本破败不堪的小庙,一夜扬名,凤阳龙兴寺,与整个明王朝有着渊源关系,明朝更称之为圣庙,数百年来香火不断,到现在也有不少香客到大龙兴寺上香礼佛。

  陆离走到大龙兴寺内,随着香客,走到正中央的大雄宝殿内。

  “着火了,赶紧来人灭火。”一个和尚从后堂慌慌张张的跑来通知着寺院中的所有人,赶紧灭火。原本一些看似虔诚的香客顾不上佛祖的怪责,急忙的朝着寺外跑去,生怕引火上身,云旗和陆离两人冲向后堂,加入救火大军之中,大龙兴寺多次按照原样返修,寺中多木头,油漆,火借风势,不一会熊熊大火已经燃烧起来。作为重点文化保护单位,皇家寺院,保护自然是重中之重,消防车常年驻寺院内,加上众多香客的努力,火终于被泼灭,熄灭火焰的后堂已经面目全非。大龙兴寺已经被全面禁止入内。警方正在调查此次引发火灾的原因。

  “兄弟,看你不是本地人,来旅游的吧,像你这样见义勇为的人越来越少了”云旗看着陆离参与救火,心有好感。

  “我是乾城来的,遇火救火,人人有责嘛。你不也是见义勇为。我看不给你发个见义勇为,助人为乐,保护文物奖真对不起你救火的英姿。”陆离跟着冉天栋一段时间,一向不言苟笑的他,也渐渐的开朗外向起来。

  “哈哈,咱可是朱皇帝的老乡。他的寺庙着火了,哪能不去救呢,这可是凤阳人的骄傲”云旗一脸自豪,说的好像朱元璋跟他是拜把子兄弟似得。

  “看来这大龙兴寺是进不去了。”陆离看着被警戒线包围的寺庙,一脸遗憾。

  “没事,既然是旅游来的,看你救火的份上,哥就带你转转,看看咱朱皇帝留下的痕迹。”云旗一脸自来熟的模样。让陆离心生好感。

  相传朱元璋幼时在玉山与小伙伴放牛,玩耍,后来朱元璋当了皇帝,当地百姓为了纪念当初与民同乐的地方,便改名叫民子山。

  幼时朱元璋每天都赶着牛来民子山放牛,民子山有一怪石,形似椅。自然变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好地方,童心未泯的小伙伴用土坷垃垒了一个金銮殿,以石座当龙椅,开始扮演“皇帝轮流做”的游戏,每个小孩刚要坐上龙椅,一头从台上摔下来,当朱元璋在龙椅上面四平八稳,没有一点事情。小孩们向他拜倒山呼万岁。被摔疼的小孩叫嚷到:“你算什么鸟皇帝,等老子长大,非把你推翻。”朱元璋刚享受完其他小孩的朝拜,听到大逆不道之言,立马喝到:“大胆,给我拉下去砍了”从侧边走出两个小孩拉着这个小孩,走到高粱地里面,摘下一片高粱叶朝着小孩的脖子花去,一下划出一道沟子,鲜血溅在高粱穗上。朱元璋怒气不消:“还敢反朕否”。这个小孩急忙低头:“微臣不敢”就连旁边的高粱穗也低头不敢正视盛怒的朱元璋。从此以后成熟的高粱穗变成红色,弯腰低头。这叫“土丘称寡,高叶斩首,红梁垂头”

  云旗带陆离去的地方,就是土丘称寡的民子山,民子山山路蜿蜒,路径两边,青草,树木,错落有致,不知不觉,走了一段时间,松肃穆,石黯然,影婆娑,雾氤氲。文革时期打破四旧,就连朱元璋曾经玩耍的石头也给砸了。   “你们俩干什么呢?”

  陆离听声望去,一个农民打扮的老头站在两人身后。

  “大爷,我们来旅游的,听了民子山的传说,想去看看,目睹一下皇帝曾经的风采。”

  “风什么彩,快走快走,你们不能上山。”老农听了云旗的话,吹胡子瞪眼睛“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这套说辞,快走。”

  云旗气不打一处来说道:“这又不是你家的路,干嘛管的那么宽,我们上不上山,脚在我身上,你管不着。你让我们走,我们就偏偏不走了还。”

  “来人,快来人,有人要上山。”老农大喊了一声,不一会,村子里面跑出来十几个村民,手里面拿着各式各样的农作工具,将两人包围。

  “干啥呀,干啥呀。难不成还想打架,还有没有王法。”云旗不见势弱,三下五除二将袖子撸上去。

  陆离拉了一下云旗,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叠现金,少说有三四千块:“各位,是我们鲁莽了,这些钱,大家分一下。就当我们的赔礼道歉,我们不知道你们这里的禁忌,但是你们看看这天色已晚,能不能收留我俩一晚。明天我们一走就离开这里,当然,我会付伙食费的”

  陆离辞别冉天栋的时候,冉天栋非得给陆离一万块钱,以应不时之需。还真派上用场了,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什么都缺,自然钱也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村民哪里见过这么多钱,又见陆离保证不上民子山,围着他们的村民将钱一分。一个貌似是村长的人站了出来,让刚开始发现二人的老农将陆离跟云旗领回家。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既然收了陆离的钱,再加上陆离说过会付伙食费。这份差事老农自然当仁不让。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钱的作用下,老农与云旗的冲突,很快被遗忘到脑后,只想把两位财神爷给伺候好了。

  “大爷,为什么不让我们上民子山呀”陆离云旗两人跟着农夫一块去他家的路上,随口问了一句。

  “没啥,村规而已,不让任何人进入民子山。我们这个村叫民子村,如果有人上民子山的话,老天会惩罚我们村。每天我们村都会留人来看通往民子山的道路,以前村子西头的二狗贪财,领着人上了民子山,结果二狗子回来当天晚上就疯了,现在还是疯疯癫癫的。原本我们村一直风调雨顺,自从出了那件事后,我们村可是旱三年,涝三年,旱旱涝涝又三年,第十年的时候我们村里来了一个游方术士,向老天爷祈求祷告,才平息天怒。所以我们村里的人,严禁任何人上民子山”

  “你是说那个叫二狗的曾经领着人进入过民子山?二狗疯了,那其他人呢?”云旗听得头皮发麻,忍不住出声问道。

  “哎,那些人,可能已经死在民子山了。就二狗自己下来了。其余的没见一个人下来,造孽啊”农夫想起以前的事情,一阵感叹。

  “我们能去见见二狗吗?毕竟我们差一点就闯祸了。”

  “哎,他家就在最西头,算了,我领着你们去一趟吧。”

  “那就有劳大爷了,”陆离朝着老农拱拱手。

  走了大概有十分钟的路程。

  “二狗,二狗。”农夫走到院子里面,喊了几声直接走进屋里面。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鬼……不要过来……都死了……好惨……都死了”农夫走到二狗跟前,二狗仿佛受了什么刺激,双手不停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谨遵玄天上帝法旨,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

  陆离站在农夫身后,口中念念有词。二狗激动的情绪渐渐的平稳下来。道家净心神咒,云旗若有所思的瞥了眼陆离。

 三人在二狗家中停留片刻,便离开,前往农夫的家中。

  吃过晚饭,农夫收拾了一间屋子,让两人住下。

  一夜无话。

  天亮。

  “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走之前我想去看看二狗。毕竟也是一个可怜人。”云旗眼睛都不眨的冲着老农说道。

  “你们能有这份心,我代二狗谢谢你们。在二狗面前千万不要提起民子山的事情。”农夫千叮咛万嘱咐。

  陆离跟云旗两人一块去二狗家中,途中云旗问陆离:“昨天你在二狗家使用净心神咒,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二狗到底是真疯还是装傻,现在定下结论还为时尚早。”陆离想着二狗的事情,随口说出来,话罢,楞了一下,看着云旗,:“你怎么知道我使用的是净心神咒。”

  “哈哈,陆离,你没听过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句话吗”云旗嘚瑟冲着陆离努努嘴,随后话锋一转“二狗的疯装的,从古至今,除了朱元璋和二狗没有任何一个人活着离开民子山,十年前,民子山发生的一切,只有他最清楚。要想弄明白原因,恐怕只能撬开二狗的嘴。”

  陆离疑问云旗:“你怎么知道他是装的”

  “神情可以骗人,但是眼睛骗不了人。二狗的眼睛虽然浑浊却不散乱。能让他心甘情愿的装傻十多年,山上发生的事情,你不好奇吗?”

  “他既然能装傻十多年,心智非常人所能比拟,严刑酷法肯定对他不管用。反而能引来村里面的其他人。到时候你怎么办。”

  “你马上就能看到本帅哥的表演了。让二狗心甘情愿的说出山上的一切。”云旗非常不要脸的卖弄着。

  能一眼看出自己使用的净心神咒的云旗,陆离很好奇他究竟用什么方法来问二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