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六章 廉颇老矣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411 2016-08-30 14:51:46

   “冉大哥,气大伤身,有什么事,好好说”声音是从监护室的外面传来,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带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进入监控室冲着冉天栋微微躬身,经过陆离前面时,与陆离相互对视,很有礼貌的冲着陆离点头,微微一笑。

   冉天栋并没有答话,他在等,等刘老六的生辰,孔成亮和丁胜是他的左膀右臂,道上的人称两人,一文一武,青龙白虎。文是孔成亮,出谋划策,武是丁胜,攻城伐地,使得冉天栋在乾城混得风生水起,只手遮天。

  陆离见孔成亮第一眼就觉得此人富有心机,城府颇深,习惯的看他面相,左手微微掐指颤动,心中暗暗一惊,孔成亮居然是天元劫煞命格。此命格,劫煞重逢必有伤,主人心性气高强,刑冲太重多凶厄,有制方能保吉昌。贱贪猛暴,主凶,丁火伤官,乙木夺财,无恻隐福惠之心。冉天栋能有这样的人辅佐,再加上他是龙蛰潜渊命。五十岁一过,恐怕面临的就是牢狱之灾。丁胜身死,冉天栋入狱,恐怕乾城的势力就落入孔成亮的手中,不费一刀一剑就成就一方豪杰,不亏是天元劫煞。乙木夺财。

   “叮铃铃。。。”寂静的监控室内响起一阵大哥大铃声,显得十分的凸然。冉天栋拿起大哥大并未答话。只听到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九四八年六月初九。”

  “果然如此,成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冉天栋身体在椅子上往后靠了靠,显然相信了陆离的话,双目紧盯着孔成亮,孔成亮眼神慌乱,迟疑几秒道:“冉大哥,你说是我害的丁胜?兄弟们都知道,丁哥这次是生气残留墓穴,导致邪气入侵。面目上黑气缭绕,再说了丁大哥的命格是昆仑金印骨,谁敢枉杀,祸及三代,我就算平时跟丁哥有点口角之争,也不至于拿着子孙后代来开玩笑啊。”

  “话虽如此,如果是天元劫煞命格操控四八年出生的六乙鼠贵格来枉杀呢?”陆离接过话,丁胜待他不薄。一个义薄云天的汉子,居然惨遭同门陷害。

  孔成亮听了陆离的话,心中一惊:“你是何人。天元劫煞命格操控六乙鼠贵格恐怕也破不了百年难得一遇的昆仑金印骨。”

  “的确破不了,如果在加上女人墓呢?恐怕轻而易举的破了丁大哥的昆仑金印骨,如果猜的不错,这次下墓是你指示刘老六拉上丁大哥去倒斗的吧。丁大哥的昆仑金印骨,眉骨上尖下阔微长而雄突有势。欲破昆仑金印骨,红妆胭脂墓中出。而你是天元劫煞命,四八年出生的刘老六是六乙鼠贵格,加上这次的女人墓,你略施小计,丁大哥的逢凶化吉的命格就变成时运乖舛命。而丁大哥天中塌陷,印堂眉心相连,显然是惹得小人妒忌,不难推断出来,背后黑手就是你。 布局虽然巧妙,依旧有破绽可寻。风水命理是导人向善,你却用来谋财害命,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你就不怕遭了报应吗?”

  “啪啪啪。没想到冉大哥身边竟有能人异士,我用十年的时间爬到这个位置,精心布局,竟然被一个小子给破坏了,看来是老天都不愿意帮我。虽然你能看出我布的局,但是你依然救不了丁胜的命,你说的报应,哈哈。那是他该死,而你冉天栋更该死。”孔成亮手猛指冉天栋,双目红光,厉声说道。

  冉天栋心痛。比当年闯天下时斧钺加身的时候更疼。虽非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的两人,一个生死不明,一个惨遭背叛:“成亮,我冉天栋自问待你不薄,与你与丁胜虽不是亲兄弟,但契若金兰。为何要陷害自家兄弟。”

  “他该死,你更该死,如果不是你的命令,当年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也不会死。在告诉你一句,怕你贵人多忘事,我的胞弟是孔星河。杀弟之仇,不共戴天。”

  冉天栋听到孔星河的名字眉头一皱,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怎么,贵人多忘事。十年前被你下令,被丁胜追砍的人不记得了?”

  “哈哈,原来是那个杂碎,千刀万剐的下三滥玩意,就是死一百遍也不足惜。”冉天栋冷笑道。

  “十年前,那个下三滥的杂碎来乾城专干贩卖妇女儿童,威逼利诱少女卖身,好端端良家俏女,无端端卖入娼门,来跟我合作,我冉天栋什么都可以沾,唯独不碰丧尽天良,祸及妻儿。来跟我合作,被我警告之后,变本加厉,种了罂粟,干起了毒品生意。让多少人妻离子散。反目成仇。在我的地界上,谁都不能碰这些。”

  陆离恍然大悟,“那栋哥干了一件快意恩仇的事情,天理昭昭,报应循环,这种人死了也活该。”

  “今天你跟坏我事的小子,一个都别想跑。还有床上的丁胜,你们三个一块下去跟我弟好好絮叨絮叨。”孔成亮脸色铁青冷冷说道。

  孔成亮话音刚落,监护室的门一脚被踹开,走廊上面空无一人,想必孔成亮来之前,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几个手持明晃晃砍刀的的大汉从外面冲了进来,而黑子此时正躺在血泊中。看来已经凶多吉少。

  陆离双手握拳,将冉天栋挡在身后,冉天栋一把抓着陆离的衣领拖到身后。

  “打打杀杀的事情不是你干的事情,在后面照看好丁胜”

  陆离见冉天栋有说有笑的,全天下混黑道的人并非都是恶人,看来自己是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了。如今冉天栋如瓮中之鳖。孔成亮带来的几个人将监护室挤得拥堵不堪,手中各个拿着砍刀,前后都被堵死。陆离虽然有身力气,但跟面前的壮汉相比,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冉大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就你带来的这些人也配?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冉天栋呸了一口,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

  迎面提刀冲上来朝着冉天栋的头劈去。冉天栋一个跨步,冲到来人面前,左手一把抓着他手中的手腕,用力一拧,发出咔嚓一声,大汉的手腕已经脱臼。右手动作极快的打在来人的太阳穴,冉天栋顺势夺了大汉手中的砍刀。被冉天栋一拳正中太阳穴,软踏踏的应身而倒。陆离正担心着平时养尊处优的冉天栋能不能扛得住,看到冉天栋一出手。陆离识趣的自动关闭脑海中的想法。冉天栋左手持刀。刀尖斜指地面,威风凛凛,目光咄咄逼人的看着前面的人。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廉颇为之一饭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马。冉天栋不到几秒便击倒一人,下手如此狠辣,第一个人的严重变形的手腕,软踏踏的躺在地上,看着后面的人触目惊心,不敢妄动。

  孔成亮见冉天栋竟然轻而易举的击倒一个人,心惊:“砍一刀,给一万,谁能砍死给十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个年代,十万块钱,可以很安稳的富家翁,再也没必要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面讨生活。孔成亮的话音刚落,来的十几号人急哄哄的朝着冉天栋逼近。擒贼先擒王,奈何孔成亮这是正站在几个大汉的身后。冉天栋不敢大意,冷静的盯着冲上来的壮汉,四十多岁的冉天栋手持砍刀,平时养尊处优,此刻却是热血沸腾,仿佛重新回到当初一个人一把刀砍天下的年代。

  冉天栋站在门口,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冉天栋干掉一个人,手不停,大喝一声,握刀的手臂横划。“嘶”刀尖摩擦骨头的声音,直刺耳膜。砍刀从壮汉的左腹直接滑到右腹。

  “啊”壮汉一声惨叫,倒退两步,用手捂着肚子,奈何鲜血顺着腹部的口子流了一地。嘴巴张着,喘着粗气。嘴里喷着血沫。壮汉用刀顶在地面,下半身被鲜血染红,血腥扑鼻,场面异常恐怖。剩余的人被冉天栋的凶狠吓住了。冉天栋提到往前一步,众人后撤一步。冉天栋越砍越兴奋,满脸被溅的鲜血,显得面目狰狞。孔成亮带来的十几号人,有一半躺在地上,洁白的墙面,早已是一片红色。

  “冉大哥,宝刀未老。快五十岁的人了,还是这么能拼。你在能拼,能拼的过它吗?”孔成亮分开众人,走到前面与冉天栋面对面站着。从怀中掏出一把改装过的喷子,指着冉天栋。孔成亮见冉天栋不动,张狂笑道:“冉天栋,你在快,能有我手中的枪快,丁胜该死,你更该死,你的妻女,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哈哈。”

  “曾经有人拿着枪指着我,后来,他死了。”冉天栋瞥了一眼孔成亮手中的喷子,淡淡说道。

  “你给老子去死。”孔成亮听了冉天栋的话气急败坏。陆离猛然抓起床头的花瓶,砸向孔成亮的肩膀。孔成亮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冉天栋的身上,根本没有顾忌陆离的存在。

  “砰”花瓶撞个粉碎,原本握着枪把的手无力松开。掉在地上,冉天栋趁着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到孔成亮的面前,狠狠踢在他的小腹。抓着孔成亮的脖子提起来。另一只手“啪啪啪”的在他的脸上抽起来。

  “我真是眼瞎认识你这种杂碎,道上仇,道上报,祸及家人的事情,也只有你们兄弟能干得出来,草你妈的,杂碎。”龙有逆鳞,触逆鳞者,死。龙怒九霄惊天变。而冉天栋的逆鳞就是自己的家人。孔成亮的话无疑触了冉天栋的逆鳞。

  冉天栋一手提着孔成亮,一手拿着砍刀。众人想要抢回冉天栋手中的孔成亮。

  “砰”一声枪响。背后的壮汉应声而倒“妈个巴子,敢动我大哥,不想死的都给老子放下刀”清脆的枪声夹杂着一声嘶哑。壮汉急忙回头,只见越来越多的人从门口冲进来。

   冉天栋把孔成亮扔在地上,“带回去,交给刑堂处置”

  “陆兄弟,多谢了。”冉天栋朝着陆离拱拱手。

  “举手之劳,现在救人要紧。”

  冉天栋惊喜道:“你知道怎么救丁胜了?”

  “他被孔成亮下了降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