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五章 龙蛰潜渊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143 2016-08-30 14:51:46

  陆离在乾城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了一个多月,直到这天丁胜的拜访,将他平静的生活彻底打破。

  “小兄弟,来看看这物件,这可是老坑新刨的,特地拿来让你给掌掌眼。”陆离看了一眼丁胜手中的一个黑丝包裹,层层剥开,一件瓷器出现在丁胜的手掌中。“铁足圆腰冰裂纹,宣成踵此夫华纷,明成化景德镇窑仿哥窑八方高足杯,物件是好物件。”陆离蹲在地上耷拉着脑袋,眼神撇了一眼丁胜手中的瓷器,淡淡说道:“呲了吧。”

  “我来之前可是让专家给鉴定过的,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明成化景德镇窑仿哥窑八方杯,老坑新刨的,你正眼都没瞧一下,就让老哥我呲了,这可不是开玩笑。”丁胜听了陆离的话,心中不悦。

  陆离接过丁胜的哥窑八方杯,在手中掂了几下,胸有成竹的说道。

  “哥窑八方杯,其釉质肥润,光泽度较强,阴刻直线,顶端折回,以阴线琢刻出三角纹,而这尊哥窑八方杯阴线附近有淡淡白线,用手触摸,釉面上的阴线呈现凹凸不平的感觉,另外一种就是青褐色的哥窑八方杯青中泛灰,那是釉面的火光还没散去,观感浮躁,溜肩不圆润,鼓腹不流线,阴线浮于杯表,没有沉于釉下的表象,这绝对不是明成化景德镇窑出的。虽然这尊哥窑八方杯,可以以假乱真。”

  “啪啪啪”丁胜的身后响起一阵掌声。原本蹲着的陆离并没有看到丁胜背后的人,直到掌声响起,陆离才抬起头。

  “听丁胜说上次的兵符也是你告诉他的,上次回来一直念叨着小兄弟,是个天降奇才,对堪舆,阴阳,风水,五行,相命等无一不精。小兄弟的能力与眼力确实够厉害,轻轻一瞥就能看出来这尊哥窑八方杯是假的,也不是老坑新刨的,但是有的时候假的要比真的好使。不是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冉天栋,”丁胜背后的人目不转睛的看着陆离说道。“老大”丁胜站起身子,毕恭毕敬的站在冉天栋的背后。

  就算是丁胜的老大冉天栋亲自过来,陆离也没有起身的意思,淡淡的说道:“过奖了,假的就是假的,哪怕做的比真的还像,足矣以假乱真,那还是假的。”

  “哈哈,好一个假的还是假的,就听你的,回头我就把这玩意给呲了,你也别在这里下苦力了,在乾城跟我吧,在乾城这个地界上,只要我有,只要你说,我便给你什么”冉天栋哈哈一笑,爽朗的说道。

  冉天栋,穷苦出身,从小就出来闯荡,手上带真功夫,偌大的产业,就是当初一个人一把刀砍过来的,因为够狠,够义气,慢慢的愿意跟他的兄弟越来越多,乾城不少的黑帮俯首称臣,不到四十岁,已经在乾城只手遮天。乾城公安系统业绩的好坏,全看冉天栋的心情。

  冉天栋临走的时候。陆离见他豪情云天,重情重义,恩怨分明便多口一句:“你是龙蛰潜渊命,龙蛰潜渊,一飞冲天,此命格有五十年的好命,面相虽好,眉如三角勇士眉,刚毅果决,一生都在与人争胜斗狠。五十年后,龙蛰潜渊,俗话说,龙游潜渊遭虾戏,谨防小人做祟,如无贵人相助,典刑不免丧其身,恐怕会有牢狱之灾,重则丧命。”冉天栋听了陆离的话,微微停了一下,随后带着丁胜离开此地。混黑道最为迷信,冉天栋显然已经让别人给他算过自己的命运,与陆离所说的一字不差。

  自从那次,陆离再也没有看到冉天栋,因为今天下雨,陆离并没有出去当苦力掮客,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面,看着雨水从玻璃上往下流淌,外面的街道没有往日的喧嚣,倒也闲的幽静祥和。做苦力掮客最烦的就是下雨天,干一天吃一天的,如果下雨了,没办法工作,就要饿肚子。陆离正在为自己的五脏庙发愁。这时“咚咚咚”一阵砸门声传来。陆离纳闷,自己住的地方很偏僻,有的人看不起掮客,所以陆离的地方除了他自己,从来没有一个人来过,更别提敲门声。

  “离哥”陆离打开房门,一个精壮的汉子出现在门前。陆离的记性不差,相反他过目不忘,陆三言密室里面的书籍,看过一遍就能完整的记忆在脑海里,看到来人便一眼认出来,听了他的称呼,笑道:“黑哥,你这是为何,知道我今天还没吃饭,来请我吃饭了?”

  来人是跟丁胜一块下三吉六凶墓,出来之后给冉天栋打电话的黑子。黑子神色慌张的说道:“离哥,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我大老粗一个,什么也不懂,这次不管无论如何,你也要救丁大哥一命。”黑子说罢就要跪在陆离面前,:“黑哥,你这不是要折我寿吗?”陆离看着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要给自己磕头,急忙扶起黑子。

  “咋回事?”陆离扶起黑子问道。

  黑子急忙把前因后果告诉陆离:“前几天丁大哥在郊外发现了一个老坑,丁胜带着几个兄弟,一块下去,刚挖开墓穴,一阵刺骨阴风从墓穴里面飘出,为了防止墓穴里面的尸气入侵,害怕活人气息留在墓穴里面,几人都穿了防化服,也没当回事,下了坑,几人从里面刨出不少物件,可是丁大哥从墓穴回来的第三天,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前天几个兄弟叫丁大哥去喝酒,怎么叫门都叫不开,本来干这行的比较封建迷信。急忙踹开门,发现丁大哥躺在床上,几个兄弟怎么叫也叫不醒,急忙送到医院,做了全身检查,身体各个方面良好,就是不醒,医院下的诊断证书是植物人。昨天我跟冉大哥去看了丁大哥,发现丁大哥脸上一层黑气环绕。冉大哥,让我来请你过去看看,我来的时候,脸上的黑气越来越重。几乎看不清脸了。离哥,无论如何你都要救救丁大哥啊”黑子说道最后声泪俱下,又要给陆离下跪。陆离死死的架着黑子的胳膊。

  “黑哥,带我去看看”陆离听了黑子的话神色凝重。

  乾城第一医院。

  “离哥,就是这里。”黑子带着陆离来到监控室旁边,刚要敲门,陆离抬手制止。“黑哥,叫我陆离就行。”陆离站在监控室外,一方面是听着三十多岁的汉子叫自己哥,觉得十分的怪异,另一方面,陆离是不想跟他们粘上什么关系。但是看到冉天栋在里面给丁胜削着梨,很难想象,一个经常拿刀砍人的大哥,竟然能把梨皮削的那么薄,不沾果肉。也没想到,一个高高在上的地下秩序掌控者竟然在给自己的一个小弟守床。

  “进”陆离敲了敲门,冉天栋的声音从监控室里面传来,头也没抬,仿佛任何事都没有削梨重要。“冉大哥,我把陆离请来了”黑子站在一旁。冉天栋就是他心中的神。豪气云天,重情重义,无所不能。能跟这么一个大哥可是三生修来的福分。

  听了黑子的话,冉天栋抬起头,看着陆离,双眼通红,一看就是长时间没有休息导致。声音沙哑:“陆兄弟来了。”

  陆离点点头,来到丁胜的床前。看着黑气环绕的丁胜,暗暗皱眉。

  透过环绕的黑气,看丁胜面相是天中塌陷,印堂眉心相连,气散不聚似醉似醒不坚定。这种面相是短命面相,时运乖舛,容易遭人恶妒。而丁胜之前是昆仑金印骨,断不会短命而亡,肯定是小人妒忌,有人设局摆道。陆离手指掐算

  “黑哥,这次下坑是谁发现的?”陆离问了一句。

  “刘老六”黑子听到陆离的问话,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刘老六是不是四八年出生,最近跟谁走的最近?”

  黑子想了一会:“刘老六一直胆小怕事,从来不敢下坑,只是在外面把风,干这一行的没有兄弟愿意跟他一块倒斗。到是跟帮派里的孔军师私交好一点。孔军师是我们帮派中的风水大师,兄弟们下坑倒斗都会请孔军师帮忙看看。以防不测”

  孔成亮,冉天栋手下的一号人物。是冉天栋的智囊,每次下坑倒斗,众人都会请他来看风水。

  “黑子,你先出去。”冉天栋不傻,反而很聪明,不然也不会在这混乱的乾城当上地下秩序掌控者。三言两语明白陆离的意思。见黑子离开监控室开口问陆离:“你是说孔成亮要害丁胜。”

  “在三吉六凶墓中,我看丁大哥有罕见的昆仑金印骨,大贵之相,不会出现短命之相,就算小有危险,也能逢凶化吉,不会危及性命。而这次的面相却是天中坍塌,印堂眉心相连。容易遭小人妒忌。拥有昆仑金印骨,谁敢枉杀,必遭天谴,祸及三代。一人亡,三代子孙都要用命来赦罪挡灾,看来这位孔军师要用刘老六的手来杀丁胜。”

  “帮我查一下刘老六的生辰八字。”冉天栋脸色阴沉紧握着电话,打给下面的小弟。如果刘老六真的是四八年出生的。刘老六和孔成亮就要承受冉天栋的滔天怒火。

  孔成亮可谓是算无遗策,这次摆局,别人都会以为是邪气如侵,根本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可惜,他不知道丁胜认识陆离。一个道家五术无一不精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