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天命方士

第三章 请神上身

天命方士 朝歌梦 3318 2016-08-30 14:51:45

   丁胜看了一眼手表,距离陆离规定的时间只剩下三分钟,吩咐周围的心腹小弟:“准备进墓。”

  众人来到陆离挖的洞口旁边,一阵阵凉气从洞口里面不断的吹出来。在黑暗中,让人忍不住激起鸡皮疙瘩。“进”丁胜一声令下,丁胜一马当先,陆离紧随其后。刚刚进入墓穴,那股渗人的凉气消失不见。陆离向丁胜讨来蜡烛,点燃之后,借着萤火之光,一条长长的甬道出现在众人面前,甬道之中除了众人的呼吸,没有其他的声音,可真谓是山鬼吹灯灭,厨人语夜阑。跳动的火光在甬道中无限的放大。

  “好美。”丁胜看着甬道墙壁上面的雕刻,忍不住赞叹一声。只见墙壁的雕刻,绵亘山势,幽岩深谷,高峰平坡,流溪飞泉,水村野市,渔船游艇,桥梁水车,茅蓬楼阁,气象万千。栩栩如生,如同春蚕吐丝,轻盈流畅,遒劲爽利给人一股飘飘欲仙的天界之感。“千里江山图”陆离看着墙壁的雕刻,轻易的认出了面前的这幅传世之作。这里的人居然能雕刻在长长的甬道中。

  众人通过甬道,来到墓穴前室,通往两边的耳室,还有最后面的正室三个洞口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青砖绿瓦,泥土斑斑,充满历史气息,青砖之上每隔一丈就会有个油灯,陆离在站在油灯之下轻轻嗅了一下。“尸油”。究竟有多大的仇恨,竟然用炼化的尸油来照明。

  前室,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灵位摆放在前室中央,只见灵位上面空荡荡,一字未写。众人小心上前,都是干摸金这行的老手,也是知道这行的规矩,规规矩矩的朝着灵位拜了四拜,有道是人三鬼四,人前三跪,鬼前四拜,以示尊敬。

  错过灵位,众人直奔正室,一尊棺椁出现在众人面前,棺椁的材料非常特殊,非金非木,非石非玉,棺盖的右上角腐蚀出一裂口子,通过裂口看棺椁里面的情况,众人上前,探着脑袋,只见棺椁里面只有一具干尸。“小兄弟,你能知道这是哪个年代的墓吗?”丁胜见棺椁里面只有一具干尸,嘴里含只玉蝉,其余空无一物。一时无果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开口问陆离。

  陆离听到丁胜的话,沉默不语,围着棺椁走了四步,想起之前的灵位,快步回到前室,在盗墓这一行当里面,规矩何其多。何其重迷信,天大地大,死者最大,不管入墓是空手而回,还是盆满钵满,必须在棺椁之前进行祭天,鬼门关外不留钱,阎王小鬼锁命联。死人棺又称死人关。只要死者进入棺椁,又盖上棺盖,意味着亡灵已经进入鬼门关,这也是后来人们为什么祭奠死者的时候在棺前进行祭祀,烧纸钱。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让接引使者谢必安与范无救好好接待自己先祖,让自己先祖能早日转世,不受灾难。如果进入墓穴,没有在棺椁之前进行祭拜,就按照回头路走回去的话,阎王会误认为有鬼物突破鬼门关离开地府,来到阳间肆意妄为,派小鬼遵循留下的气味成为印记,寻找离开的鬼物或“人”进行勾魂索命。这就是鬼门关外不留钱,阎王小鬼锁命联。

  众人看到陆离的举动心道:“到底是个雏儿”丁胜盯着陆离的举动,深深沉思。“拿走玉蝉,进行祭天”丁胜一声令下,众手下无不注视着丁胜:“丁老大,这只是前室,还有两个耳室没有查看,这时候祭天,是不是有点”说话人并没有把话说完。

  “墓多得是,这次先放过这个,那小子邪门的很。”丁胜仿佛很耐心的给手下解释。众人心一寒。这是丁老大要发怒的前兆,一人手带蚕丝手套,防止尸气传染,小心翼翼的从干尸嘴里拿出玉蝉,其余人立刻从包里拿出纸钱,箔纸叠成的元宝放在棺椁前面燃烧,见纸钱快要烧完,众人恭恭敬敬的朝着棺椁磕四拜。众人轻车熟路的祭天完成。丁胜起身按照原路去追寻陆离。

  来到前室,只见陆离站在灵位前面,双手小心翼翼的扫着贡台之上的灰尘。不一会原本落满灰尘的贡台被陆离打扫的一干二净。一个凹槽出现在贡台之上。陆离轻轻的抚摸触碰着凹槽。“江山看不尽,最美镜中人。没想到昭惠墓居然葬在这里,丁哥,借你玉蝉一用。”陆离嘴角轻轻一笑。看着丁胜手里的玉蝉。

  “小兄弟,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陆离一眼就能认出这是四时大墓,丁胜就知道他并不是瞎蒙。

  世人皆知大周后亡于病逝,殊不知,一入宫门深似海,侍与君侧,稍有不慎便忤逆君王,独见彩云飞不尽,只应来去候龙颜。纵使东巡也无益,君王自领美人来。相传周后娥皇因次子李仲宣夭折,一病不起,撒手归天,可谁又知,这背后的一切竟是小周后操控。从头到尾李煜都是一个人型傀儡而已。知人知面不知心,为了权利,为了地位,小周后竟然布局害死李仲宣,虎毒尚且不食子,为了讨好小周后,李煜竟然忍心吓死自己的儿子,间接害死大周后。

  陆离接过丁胜手里的玉蝉,转身放在贡台之上的凹槽里面。玉蝉如同镶嵌在里面一样,竟看不出一丝毫缝隙。这时贡台之上的灵位在众人眼中竟缓缓的沉了下去。与贡台浑然一体。而玉蝉在凹槽里一闪一闪,漆黑的墓穴里面忽明忽暗,显得阴森无比。这一奇观让众人对古人的机关手段惊叹不已。

  “咔咔咔”幽静的墓穴,骤然出现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所有人的心神都在注意着贡台,骤然出现的声音,令胆大的众人也打了一寒颤。

  “大哥。你……你快看身后……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小弟满脸惊恐的看着身后对着丁胜道,牙齿跟双腿不停的打着颤。

  众人身后,一绝色女子漂浮在空中,逶迤碧绿的拖地翠烟裙,绣着凤凰的烟罗软纱,一袭大红色宫廷罗袖,胸前淡黄色的锦缎裹胸,露出丰满的胸部温润如玉,眉如柳,眼若桃花,腰不盈一握,高髻之上凤冠霞帔。真可谓是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在此刻却显得如此的诡异。就算是见多识广,偷金摸墓无数的丁胜也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啊……死了……你们都该死……呵呵……你们该死”一小弟冲着丁胜等人翻来覆去的念叨。“没了……你们都该死。。该死……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你们该死……”

  “谨遵玄天上帝法旨,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去。”陆离掐诀步罡。荡起几圈涟漪。发疯的小弟在陆离的净心神咒中慢慢的安静下来。

  漂浮在空中的绝色女子见陆离竟能抵抗自己的力量:“小周后,不管你请了什么帮手来镇压我,就算永世不得轮回,也要将你葬入地狱深渊。”说罢,一股令人绝望的气势冲天而起,而这股力量之中充满了愤怒,仇恨。众人在这股力量中渐渐迷失自己。如同着魔一般。眼神中也充满了怨恨。

  “啊”一声惨叫,让陆离的心神震荡,陆离心惊,急忙暗念净心神咒。让自己灵台保持清明。看到众人竟然在笼罩的仇恨之下,互相残杀。心智最坚定的丁胜也在愤怒与仇恨之中快要迷失自己。

  “丁大哥,借你身一用。”只见陆离右手五指平伸,指尖朝上,大拇指掐其它四个手指。“北斗七元君,天罡大圣神,离邪大法王,天真护我身,通明三界路,照彻北幽宫,吾奉天地敕,踏破九幽门,吾奉天尊令,碎开酆都门,急急如太乙救苦天尊律令敕”

  “奉太乙天尊敕令法旨,汝乃千年之残魂,不转世轮回,却危害人间,意欲何为”在陆离请北斗七元君上身之时。差点迷失自己的丁胜,一个激灵。仿佛变身一般。身披五方银龙连环铠,威风凛凛英姿勃发,手持混元寒风斩龙戟。寒光凛冽杀伐冲天。

  “哼,真是小瞧你们了,竟然连北斗天关破军星君都让你请上身了。”

  北斗天关破军星君,主掌攻伐,虽为天将星君,却嗜血好杀,生性狂暴,手中的混元寒风斩龙戟荡灭六道轮回鬼众,一柄斩龙戟,镇杀恶灵邪魂千万,杀伐之下,永世不得转世轮回。就连号称血花香溢芬陀利,雄鬼欢呼纣绝阴,酆都冥宫六尊之首的纣绝阴也难摄其锋芒。

  破军星君上身的丁胜见周后娥皇不答话,“留尔残魂,不得造次,速速轮回,听从阎君裁决,尔若抗法旨,定镇杀荡灭一缕残魂,六道不收。”

    “桀桀桀……。。破军星君上身能奈我何。”一声刺耳惨笑从大周后口中穿出,说不出的诡异渗人。充满怨恨气息的大周后,朝着丁胜飘去,脚下的白霜朝着四周蔓延,留下一道白霜凝结的道路。

  大周后空中旋身,一招翠盖行波挥出一片光幕,似点点繁星从空中坠落,漫天星光交织成网。而后血红怨气,宛如浴血而生的腾龙一般与点缀星光连接一起,即使面对破军星军,大周后没有半点迟疑。

  血光四射将丁胜笼罩在中间,冲天血红怨气四面八方同时朝着丁胜攻去。拥有千年怨气的大周后,盛怒一击,就算是破军星君上身,也难免受伤。大周后对自己的力量有绝对信心,血红怨气攻击丁胜近在咫尺的距离,丁胜动了,手中的混元寒风斩龙戟挥舞的宛若蛟龙腾跃,凤翔九天。丁胜手中的混元寒风斩龙戟浑身上下万点迢迢,疾如闪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