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遇见你,真好

如果可以,我也想软弱一回

遇见你,真好 冷秋语 4898 2016-08-18 15:14:53

  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坚强,更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逞强,只是在你不爱我的时候,我只能选择坚强,在你抛弃背叛我的时候,我只能选择逞强。如果可以,我也想软弱一回。如果可以,抱抱我。

-1-

我正坐在咖啡厅里写字,老高找到我,她眉头紧蹙,一脸的疲惫,眼眶深陷,像是很长时间没有睡过觉。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抬头朝她看去。

她掏出烟点了起来,我急忙提醒:“公众场合禁止吸烟。”

她不耐烦的将还未点燃的烟一把揉碎了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我这才恍然回过神来又问:“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刚学会。”

“到底怎么了?”

老高猛地一拍桌:“我要是去找人撕逼,你陪不陪我去?”

“笑话,咱们什么交情?若要真有人欺负你,上刀山下油锅都去。”

老高猛地盖起我的电脑,站起身来:“走?”

“去哪?”

“抓奸去。”

我愣了足足十秒才回过神来,急忙一把拉住她:“等等,你说什么?抓谁?”

“抓奸。”

“抓谁的?”

“还能有谁?”

我急忙招呼她坐下:“证实了吗?酱油不像是那样的人。”

“我们都被他妈的一脸厚道相给骗了。”

“等等,怎么回事,慢慢说。”

老高开始大倒苦水,老高和酱油认识七年,恋爱四年,结婚三年。自打我认识他们以来,在我的印象之中从来都是老高欺负酱油,酱油宠溺着老高。

酱油说得好听一点叫文艺工作者,说得难听一点叫无业游民,没有固定的收入,平时靠给一些杂志写点小文章,以及到各大广场卖唱为生。老高当初也不知怎么就迷上了酱油,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愣是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一贫如洗的酱油。

老高的父母愤怒不已,发誓不认这个女儿了,威胁道她要敢嫁给酱油,他们就从此以后决不再给老高一分钱。老高愣是一咬牙一跺脚嫁给了一穷二白的酱油,为了能够体面的举办一场婚礼,老高做了三份工,白天在广告公司上班做策划,晚上给另一家公司兼职做财务,周末又跑去当家教。

父母不管嘴上说得多决绝,到底还是心疼女儿的。最后拿出十万块让他们风风光光的举行了婚礼。

婚礼上,老高的爸爸多喝了两杯,将酱油拽到厕所恶狠狠地对他说:“你要是敢欺负我女儿,让我女儿受委屈,老子就削了你。”

酱油再三保证他会好好爱老高,这辈子能娶到老高这样的媳妇是他最大的荣幸。

结婚三年来,酱油也一直履行着自己的承诺,我也不相信,除了老高还有哪个不开眼的能够看上她家酱油。这年头的小三,没钱,没房,没车会跟你谈情说爱?真是很难想象。

老高话还没开口,眼泪就唰唰往下掉,我急忙抽了纸巾递给她:“哭吧!哭够了再说。”

老高斜了我一眼:“是人吗?”

我故作惆怅地看着她:“你这哭哭啼啼的也说不清楚啊!”

“人渣。”

老高猛地一抹眼泪将鼻涕一擦,说:“老娘对他那么好,他竟然背着我拿钱给他的前女友花。”

“你说这些年我容易吗?为了让他过得好一点,为了攒点钱能够早日买房生孩子,我一个人做三份工,没日没夜的工作,平时连件贵的衣服也舍不得买,名牌化妆品就更不用想了,可你也知道,我是做广告的,周围哪个人用的不是名牌?

为了充面子,我他妈一套迪奥的化妆品放在包里装逼都装了三年了,也就在公司补妆的时候拿出来装装样子,哪舍得用啊?可他倒好,这两个月来赚的钱一分没交给我,全拿去给那个小贱人花了。不仅如此,前几天我还发现他偷了我妈给我的打的金镯子去卖掉了。”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实在是不敢把这些跟酱油联系在一起。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靠!”老高火了:“这么大的事情,没有证据我会在这里跟你说?难道我就不要脸了?”

想想也是,老高这么好强的人,如果不是有确凿的证据她又怎会在我面前如此失态?

“问过酱油了吗?”

“前天晚上跟他大吵了一架,这王八羔子死不承认。昨天我故意说去上班,其实则躲在小区楼下,我看到他出了门就偷偷地跟着他,果不其然是去找那小贱人见面了,我还拍了照。”

老高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机打开给我看,果然是酱油。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我看到酱油将一叠钱递给那女的,然后说了几句就走了,估计是跟她说最近别联系之类的,怕被我发现吧!”

那天下午,我到底是劝住了老高,我没有陪她去捉奸,而是陪她到酒吧大醉了一场。老高一边喝一边哭,一边哭一边骂。

“酱油,你为什么就不爱我了,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给酱油打电话,酱油来酒吧接老高,老高已醉得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没有开口问他与老高之间的事情,他一把搀扶起老高,然后对我说:“请相信我。”

我朝他点了点头。

他又说:“我会对她好的。”

我说:“我信。”

-2-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老高会时不时的来找我,有时候心情看起来不错,有时候一坐下来就破口大骂酱油不是人。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酱油会到咖啡馆来找我。

他的样子很颓废,青色的胡茬爬满了他的脸,使他看起来一下子老了好几岁。身上的衣服好像有几天没换了,透着一股酸味。

他说:“老高要跟我离婚。”

我沉默。

他说:“她关了机,也没回父母家,该找的朋友我也都找了,最后就剩你这儿了,如果她在,请叫她出来。”

我继续沉默。

他说:“我是偷了她的镯子去卖,这几个月来的钱我也确实偷偷攒了一些下来没有如实上交。”

我仍旧沉默。

他说:“如果她确实恨我,不想看到我,我会同意离婚的。请她不用再躲了,明天民政局门口见。”

他站起身来要走,我这才开口说:“她确实不在我这。”

老高现在是班也不上了,整天在家里闹,不管酱油如何说自己没有背叛她,老高就是不相信。酱油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老高就神经过敏一般大吵大闹,根本不给酱油任何解释的机会。

酱油刚走,老高就出现了,她木若呆鸡地站在我身后,眼泪唰唰直掉,我吓了一跳,说:“啥情况?”

老高“哇”的一声扑进我怀里放声大哭:“他到底是要跟我离婚和那个贱人在一起了。”

他们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那天,是我陪老高一起去的。

这期间两人都一言不发, 办手续的人问他们:“想清楚了,要不要再想想。”两人皆摇了摇头,办手续的人又朝我看了一眼,我朝她耸了耸肩。办手续的人胳膊一挥,刷刷地盖上两个钢印将两个红本递给他们。

三年前他们来领红本,眉笑颜开,幻想着未来。三年后他们同样是来领红本,却各怀心事,眉头紧蹙。

老高刚坐进我的车里“哇”的一声就出了起来,冲我直喊着:“老娘不想离婚,我好想酱油……”

我从车窗的后视镜里看到,酱油坐在民政局的石梯上痛苦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泪流满面。

我说:“要不要下车去找他,他还在那里……”

老高一边哭着一边骂:“靠!!!靠!!!靠!!!”

-3-

离婚以后的老高仿佛又变回了从前的老高,依旧每天忙得上气不接下气。以前她那么拼,是为了跟酱油有更好的未来。现在她那么拼,只是希望自己没有时间去想念酱油,我知道她心里其实还是爱酱油的。

期间,我背着老高偷偷地去看过几次酱油,他仍旧在各大广场卖唱,只是歌声更忧郁更悲伤了。有一次没忍住,上前跟他打了个招呼,偏巧又遇到下雨,我就说送酱油回去。

酱油还住在他们租的小屋里,屋里的一切都还跟从前一样,老高没带走的东西还原封不动地摆放在那里。

他说:“琴湿了,我先擦一擦,冰箱里有饮料你自己拿一下。”

我打开冰箱,里面全是老高平时爱喝的饮料,忍不住鼻子一酸,走出来对他说:“你还爱着老高?”

他朝我凄凉的一笑。

“既然爱她,当初干嘛要同意离婚?”

“看着她那么痛苦,我不想她为我继续难过。”

“你以为离了婚她就不难过了?”

酱油忽然就陷入了沉默。

“那个女孩子呢?”我问。

“谁?”

“还能有谁?”

酱油又苦苦的一笑:“我从来没背叛过她,是她一直不肯相信我,不愿意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

酱油说:“对了,我要离开几天,你能帮我照顾几天黑米吗?”

黑米是酱油和老高一起养的一只猫,我朝他点了点头。

从酱油家里出来,我给老高打了电话约了晚上在我家见面,我将我看到的跟老高讲了一遍,老高忍不住地又哭了起来。

“你觉得他真的还爱我?”

第二天我拖着老高直奔酱油家,一进门,老高的眼泪就止不住了,当我和她一起打开卧室门的时候,发现酱油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老高冲我喊着:“你不是说他不在家吗?”

“我……我以为酱油一大早就走了,谁知”

酱油急忙爬起来对着老高说:“你就不能听我解释一回吗?”

“有什么好解释的?反正婚也离了。”

老高愤然而去,我急忙也跟了出去。刚一出门,老高的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哭得稀里哗啦。

我说:“你到底还是爱着他。”

老高扭过头瞪着我,为此生了我好几天的气,以为我和酱油联合起来欺骗她,天地良心,好人难做啊!

-4-

老高病了,一时半会医生也说不出来到底是怎么了,只说需要住院进一步做检查,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知道。

我想告诉酱油,但老高说什么也不让我说。老高检查结果出来的那天,酱油不知从哪知道的,我刚拿着检查结果走进病房,我就看到老高直勾勾地看着我。

“怎么了?”

“他怎么来了?”

“谁?”

我猛的一回头,看到酱油的超大特写,差点没给我吓出心脏病来。

“真不是我说的。”

酱油也不管我,径直地朝老高走去:“你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

“跟你有关系吗?”

“你是我老婆。”

“咱们早已离婚了。”

“可在我心里你一直都还是……”

老高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我也不争气地哭了起来,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了他们。

我原本以为老高会就此原谅酱油,可不管酱油说什么做什么,老高就是不肯低头。

这天上午,我刚做好饭准备给老高送去,只见病房里站着一个身材瘦弱的女孩,老高的表情很是愤怒,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了。

她说:“我知道你恨我。”

老高说:“知道还有脸来。”

她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酱油是个好人。”

老高说:“贱人。”

她说:“他没有对不起你。”

老高说:“贱人。”

她说:“是我病了,没钱治病,原本想找他借点钱付了医院欠下的医疗费就此算了,可我没想到他竟然坚持要我治完。”

老高说:“贱人。”眼泪已从她眼角滑落,声音也微微有些颤抖,没了之前的愤怒。

她说:“他没告诉你是怕你伤心,怕你多想。只想着说先瞒你几个月等赚了钱再把你的镯子赎回来神不知鬼不觉,可没想到你还是发现了。”

老高说:“贱人……”已泣不成声。

她说:“他很爱你,从未想过要伤害你,每次看到他那么难受,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会闹成这样。

我几次想要来跟你解释,他都拦住了我,说你不会相信的。他怪自己没用,没能保护好你,没能赚到更多的钱,没能给你买一件好衣服,买一件好的化妆品,他说你恨透了他,离婚也好,也能让你早日解脱不再那么辛苦。”

老高只是埋头痛哭,好半天才挤出两个字来:“蠢货……”

我站在门口也跟着稀里哗啦掉眼泪,也跟着骂:“蠢货……”

老高冲我嚷着:“蠢货,你还不过来。”

我愣了一下,正要朝老高走去,酱油忽然从我身后闪出来,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只见他眼泪也哗哗地流了一脸。

老高一把握住他的手说:“蠢货,不是每个女子都喜欢坚强,更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逞强,只是在你不爱我的时候,我只能选择坚强,在你抛弃背叛我的时候,我只能选择逞强。如果可以,我也想软弱一回。如果可以,抱抱我。”

酱油一把抱住老高,一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在她耳边温柔地说:“你为我辛苦了那么多年,现在换我来疼爱你,保护你。这回,你不必再坚强,也更无须逞强,老公的肩膀就是你的天,是你的地,你只需安静地靠在我肩上,等着我温暖的臂膀。”

我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了一句:“靠!老娘写文的都没用过这么酸的词。”

-5-

老高和酱油复婚了。

老高辞去了工作,三个月后老高怀孕了,开始了相夫教子之路。

而酱油更是让我瞠目结舌,也难怪老高当年哭死哭活非他不嫁,原来酱油是北大的高材生,只因一心想成为歌手才蹉跎了这些年。

酱油很是轻松的找到一份很体面并且高薪的工作,周末或节假日的时候仍旧能够看到混迹各大广场卖唱。

我坐在他旁边笑着打趣着问:“现在衣食无忧了,为什么还出来唱歌?”

他说:“唱歌是梦想,是爱好。当初年轻任性,一心想混出个名堂,苦了老高。现在虽然衣食无忧,但却也不能因此丢失了理想。”

他说他很感激老高,在所有人都瞧不起他的时候,是老高选择了相信并支持他,他说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多一点像老高那样的人,虽然现在梦想并未实现,但至少努力过,奋斗过,亦不悔青春。他说,希望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多一点宽容,多一点温暖,如果可以,抱抱我。

他向我张开上臂,我一个佛山无影脚踹过去:“滚!”

老高提着饭盒在一旁笑得前仰后伏,我看到不远处的人群之中酱油的前女友脸上亦露出灿烂的笑容。

今夜,必定月明星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