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遇见你,真好

岁月苦短,我想来日方长

遇见你,真好 冷秋语 2974 2016-08-18 15:15:16

  -1-

如往常一样,我在候车厅里等候地铁,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又或者是多年乘坐地铁养成的习惯,我总喜欢乘坐第一节车厢。

注意到他其实算不上偶然,因为我几乎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候碰到他。引起我的注意倒并非他长得多帅或者长得多奇葩。

而是因为他有一种“特异功能”,只要一上地铁,不管有没有座位,人群多么拥挤,他总能立刻睡着,然后鼻梁上那个大大的装饰眼镜就会慢慢地掉下来,手里的包和手机也会无数次的掉落。每一次我就会忍不住在一旁捂嘴偷笑,心想:大哥,你这是得有多困啊?有好几次我偷笑被他看见,他有些尴尬地冲着我讪讪的一笑。一来而去的次数多了,我们也就熟悉了起来。

这天在同一节车厢我又遇到了他,我上车的时候他还在打瞌睡,忽然手中的手机滑落,他惊醒,慌忙去拾地上的手机,然后一抬头就看到站在旁边的我。见我又在笑他,他不好意思地冲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他见我踩着一双高跟鞋,朝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过去坐。

我在外面跑了一天,双脚已然累得不行,有个座位能坐上一会对我来说简直是无比美妙的一件事情。我落落大方地走了过去谢过他,他站起身来让我。

我说:“你好像也很喜欢坐这节车厢啊!”

他点了点头说:“习惯了,你呢?”

我说:“我也是!”

然后我们便许久无话,他不是一个话多的人,说话的时候甚至有些腼腆,不知是为了打破沉默还是出于好奇,我又张口问:“为什么总在地铁上睡觉?晚上睡得很晚?”

他讪讪的笑了笑不语,然后问我:“你叫什么?”

“夏雨。”

他哈哈大笑起来,我白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他好半天才喘过起来,对我说:“我觉得你肯定不是你妈亲生的。”

“什么?”

“哪有父母这么随便给孩子取名字的。”

我细细一想,我老爸姓夏,我又刚好是夏天出生的,据说出生的那天又刚好下雨,所以就叫了夏雨。我有些不爽地看着他,他这才慌忙说:“开个玩笑,别当真啊!”

“你呢?你叫什么?”

“我叫晴天。”

“啊?”

“你下雨我出太阳啊!总不能让你一直淋到发霉吧!”

我:“……”

“好了,不逗你了,我叫许文,做IT的。”

我到站下了车,把座位又让还给他,还不等我出门,回头看他的时候他已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好似刚才我们根本就没说过话一般。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第一次跟一个陌生女孩子开这样的玩笑,他后来说,当时他整个人都紧张得不得了,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我的声音后就是想跟我开开玩笑。

我一脸幽怨地看着他,“我长得很逗比吗?”

他摇摇头说不是。

从那以后,我上车他让坐,我坐着他站着,然后我们就一直聊天,聊到我下车,他继续睡,几乎周周如此,我们从未刻意的约定,有时候我也很惊奇,偶尔迟到,上车却依然还能看到他。

我忍不住冲着他打趣:“嘿!连迟到都这么默契!”

他又有些腼腆地笑起来,我记得好像除了那次跟我开玩笑以后,他还真的从未再跟我开过玩笑,他话也不多,总是我问他答。

有天,他忽然对我说:“嘿!我们认识有一年了,可不可以留个联系方式?”

我这才惊诧,原来我们认识有一年了。

虽然时常相遇,总是一起度过几个站的时光,总是我上车,他让座。没位置的时候我们就并排地站着聊天,然后我下车他继续睡觉,却从未想着要留过彼此的联系方式。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急忙掏出手机,说:“是哦!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确实该加个好友了。”

我忽然想起今天回去也没什么事,第二天又是周末,我便对他说:“嘿!要不要一起吃饭庆祝一下?”

他眼里闪过一抹忧伤,犹豫了一下,不等他开口我又对着他说:“放心,我可不是骗子。”

那天,我跟他一起出了地铁,走进一家湘菜馆,他要了两瓶啤酒,我要了一瓶椰汁。那天他好像又回到那个我刚认识的时候自称叫晴天的大男孩,那是他第一次向我吐露心声,他说:“夏雨,你知道吗?每天听听你说话就会觉得一天过得特别安心。”

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问:“为什么?”

他一本正经地说:“因为你说话很慢。”

我:“……”

这也算是夸人?我还是头一次听见这么夸人的。

他接着说:“因为你说话很慢,让听的人会放下心里的浮躁。每次心烦的时候,听到你说话就感觉舒服,无论你说些什么,只要在说就好。”

或许是喝多了,又或许是借着酒劲将平时难以开口的话都一吐而快,他又说:“我记得你当初问我,为什么一上地铁就睡觉,其实我很怕跟人说话。”

我安静地看着他,这一年的相处我知道他是个性格内向略微腼腆的人,并且内心多少有些不为人知的悲伤,只是他不开口我便从不问。

他说:“没想到会遇见你,更没想到会跟你一说就说了一年。”

-2-

后来,我搬了家,他也恰巧搬了家,我们不再会有相遇,为了纪念,我们又约了一起去吃饭,地点在雍和宫。

这天的他,显得格外的心事重重,吃完饭我和他一起走进地铁,他像是做出了很大的决定似的,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对你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似乎猜到了他要说什么,或许是因为今后很难再相遇,那一抹隐藏在心底的悲伤,想在这一刻对我一吐而快吧!

他说:“其实我每结束一段感情,都会把女朋友带到雍和宫地铁。有一次,我把女朋友带到这里的时候,她吓哭了,以为是要分手。”

我忽然有些同情地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手在他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说:“感情不是以牙还牙,不要用曾经自己受到的伤害再去报复式的伤害别人,那样只会让自己更痛苦,珍惜爱自己的人,学会爱,才是最重要的。”

他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曾经在这儿被甩的?”

我说:“因为你每次跟女朋友分手都会把她带到这里来啊!还有,虽然我不是你的女朋友,但你觉得我们从此以后可能很难遇见,同样使你感到痛苦,所以你也把我带来了,对吗?”

他沉默了良久,才抬起头对我说:“其实,我现在的女朋友对我很好,上次带她来的时候没想到她会被吓哭,本来是想要分手的,但她求我再想想。”

“既然知道对你好,就不要让她经受你曾经的痛苦。女孩子,很脆弱,当她爱一个人的时候需要很大的勇气。哪怕你不能给她的生活带来彩虹,也不要让她觉得世界是黑暗的。”

他又长叹了一口气说:“可我怕最后还是会伤害她。”

我说:“你能这样想,说明你是善良的,你也是爱她的。试着放下心里的仇恨,拥抱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就像我们一样,虽然不会再在同一辆列车的车厢上遇到,但在另一辆列车的车厢上你又怎知不会有惊喜在等着你?过去的不管是好与坏,都应该学会放下,珍惜眼前的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地铁到了,我们一起上了地铁,然后我要换乘,他坚持要下车送我。在等候地铁的时候,他又问我:“以后我们还会见面吗?”

“我说可能不会。”

他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我们不再坐相同的列车,虽然依旧会是第一节车厢。”

他又沉默地低下了头,像是不甘心,好半天才抬起头来说:“可是……可是我们可以周末约出来见个面啊?”

我说:“缘分既然如此,又何必强求?该见面的时候总会见到的,你说对不对?”

他喃喃自语了一遍,然后才抬起头说:“或许我真的应该释怀了吧!你说的对,过去的不管是好与坏,都应该学会放下,谢谢你陪我度过的那一段时间,临别前我们可以拥抱一下吗?”

我朝他张开双手说:“当然可以。”

他走过来,抱住我,我在他耳边轻声说:“好好爱那个姑娘,不要再去伤害别人,也别再伤害自己。”

列车轰轰的进站,我挥手向他告别走进了列车的第一节车厢,自从那次分别后,我们便再无联系。

有天,忽然收到他的微信,他说,我们结婚了。

那天我正坐在第一节车厢里,忽然觉得一阵温暖。似乎地面的阳光也透过厚厚的水泥照进了地下铁里,温暖无比,他终于学会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