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遇见你,真好

你男朋友的银行卡,上交给你了吗?

遇见你,真好 冷秋语 3199 2016-08-18 10:57:13

  01

有没有一样东西让你刻骨铭心?

有没有一样东西陪伴你的时日比任何恋人、亲友都要长久?

当我把这两个问题扔给姝雅时,我以为她会想很久,可是她张口就说,信用卡。

如果她在我面前,我肯定会一个大枕头给她砸过去,信用卡!信用卡算什么?我朝电话里吼着。

姝雅却笑笑说,等我,二十分钟后我到你家。

二十分钟后,我见到了姝雅,故事也就从这里正式开始。

02

2010年,姝雅二十二岁,那个时候的她认识了身材高大的老莫,老莫那会已经三十岁了,他比姝雅大八岁。

在城里人看来,这年龄差并没有什么,但在农村人眼里,这已经差出了老大一截。更何况老莫还是陕西人,跟四川人的姝雅相距甚远,家里人是极其反对他们的交往。

姝雅的父母给她介绍了邻村的一个男子,男子家庭条件在他们村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姝雅的父母觉得很有面子。

男方对姝雅也非常满意,媒人谈定之后,男方更是大方的拿了五万见面礼。这婚还没成,礼金就奉了上来叫姝雅的父母怎能不开心。

姝雅在家一哭二闹三上吊,但没用。父母是吃定了她不会自杀,不管她怎么闹愣是视而不见,充耳未闻。身上的钱和手机也被父母全部收走,姝雅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她知道,自己不喜欢邻村的男孩,她喜欢的人是老莫。

而此时,身处广州的老莫是心急如焚,自打姝雅回了老家已经一个礼拜没有消息了。老莫决定再等三天,如果三天后还没有姝雅的消息,他就买票到四川去找姝雅。

姝雅找到邻村的男孩跟他讲明了情况,希望他能够借三百块钱给她,但邻村的男孩并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帮助姝雅,不过也没有对她恶言相向,他只是沉默地看着姝雅,许久才开口说:“我哪里不好嘛?你说我改。”

“你很好,但感情这东西不是好就可以的。”

“为啥子不可以?咱们两个村的人不都是媒人介绍然后就结婚了在一起过日子吗?你爹妈是,我爹妈也是,一辈子还不是过下来了。”

姝雅觉得简直就是鸡同鸭讲,根本讲不清。

必须离开,可是又身无分文,夜深人静了,姝雅还苦闷地坐在梳妆台前,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这头长发从她十二岁那年就留了起来,这一留就是十年。她一下一下地用头梳梳着那乌黑亮丽的头发,眼泪唰唰地像豆子一样就流了出来。

姝雅终于买到了去广州的车票,她迫不及待地上了车,甚至忘记了临行前应该先给老莫打一个电话,她太着急要离开,太着急要见到老莫了。同时她也害怕,害怕下一秒就被父母发现再次被抓回家。

车开到广州的时候,姝雅走进老莫的宿舍,同宿舍的人告诉她老莫去四川找她了。姝雅哭笑不得。

老莫心里清楚,想要让姝雅的父母同意他们在一起,第一次登门拜访不能寒酸,更不能让他们瞧不起自己。老莫将所有的积蓄都取了出来,离开姝雅家的时候身上只剩下回去的车票钱。

老莫见到姝雅的时候,忽然眼圈就红了,一把抱住她问:“头发呢?”

她灿烂地笑着:“剪了。四百块,买了车票还剩了一百多。”

老莫的心像被人撕裂一样的疼痛,他知道这对姝雅来说意味着什么,她曾说那是她身上最宝贵的东西,可他却没能保护好它。

姝雅问:“我爹妈同意了吗?”

老莫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不管,我一定要跟你在一起。”

老莫又摇了摇头说:“算了吧!”

姝雅哭红着眼睛看着他,朝他喊着:“你不要我了?”

老莫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怎会不要她?可是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他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让姝雅和她的家人从此成为陌路人。

03

2010年年底,老莫亲自把姝雅送回了四川老家,姝雅还不知道,车票钱都是老莫借来的。

老莫离开的时候,姝雅哭红着眼睛仇恨地看着他说:“我恨你。”

老莫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她,然后缓缓地转身离开。只是那个高大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在微风中微微有些颤抖。

2011年年中姝雅和邻村的男孩结了婚,2013年她忽然收到一封信,是老莫写来的。

信上老莫说,姝雅,你当初问我要不要你,我没有回答,不是我不要你,而是我怕我没能力照顾好你。当初我去四川找你时,你父母说把女儿远嫁他们不放心,二来我的条件并不好,他们问我拿什么给你幸福,我说我会爱你。

你妈呸了一声说:“爱,没钱拿什么爱?柴米油盐酱醋哪个不要钱?你以为生活是什么?光一句爱就能把日子过下去?孩子,别天真了。”

她的话虽然不中听,但她说得也不无道理。不管你将来要嫁的那个男子怎么样,但你妈有句话说得特别对,就算将来你嫁的那个人给不了你幸福,至少还有爹妈可以依靠。如果跟了我,远嫁他乡,那就真的是个心疼的人都没有了。

姝雅,我并不想打扰你的生活,来这封信我只想对你说,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有需要,我都会站在你这边,即便是我们没有缘分能在一起,我也希望我能够成为你的避风港湾就像你的父母一样,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老莫。

信封里面还装着一张信用卡,老莫只是在信上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是我的信用卡,除此之外再无只言片语。

姝雅不知道这是凑巧还是老莫得知了她的情况,谁也没想到,就在姝雅生下儿子半年后,孩子的爸爸酒精中毒死了。

老徐家儿子一死,老徐就成天赌博将家底都输了个精光,不仅如此连姝雅父母家也都跟着赔了进去,现在还有一群人不停的上门讨债。

姝雅的徐老太受不了儿子离世的打击,加上老徐的一蹶不振,趁着老徐喝醉了酒将半瓶农药灌进了他的嘴里,然后自己喝了剩下的半瓶,留下姝雅孤儿寡母和一屁股的赌债。

看着老莫的信,姝雅泪流满面。姝雅的母亲此刻想起老莫那张憨厚的脸,再看看自己的女儿,心中也内疚不堪,如果当初不阻止他们,或许结局就完全不同。

她抱着姝雅痛哭不已。

无奈之下,姝雅最终还是从老莫寄来的信用卡里取了钱,正当她愁着要还款的时候,却发现信用卡里的钱已经被还上了,一连几个月下来皆是如此。

姝雅找出那个多年不用的手机,里面还保存着老莫的电话号码。手机已经没有了电,她拿着手机到手机维修站,让工作人员修了半天才冲上了电,当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她仿佛又看到了老莫他正憨厚地朝他笑着。

不知道老莫是不是还在用这个号码,她买了新卡装上,鼓足了勇气拨了出去。很快,对方传来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你好!”

姝雅只觉得全身一怔,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你好!”

“是……是我……”她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姝雅?!”

对方似乎没想到会接到她的电话,既惊奇又惊喜。

“嗯!”

“你好吗?”姝雅先开口问。

“不好。”

姝雅一下就慌了神,冲着电话里就噼里啪啦地喊着:“不好你还给我信用卡干什么?不好干嘛还要帮我还信用卡里的钱,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这么做有意思吗?”

“有。”

“无聊。”

“嗯。”

“神经病。”

“确实。”

“老莫,你有完没完,都什么时候了就不能正经一点。”

“姝雅,我就想对你说一句,这是一张永不透支的信用卡,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愿意,它永远有效。”

电话这头的姝雅,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04

听完姝雅的故事,我感觉有些酸楚又有些温馨,我认识姝雅的时间不算很长但也不算很短,三年,三年了,我从来没听她说起过老莫这个人,也从未见过老莫这个。

姝雅抬起头朝我笑笑:“很好奇是吗?”

“嗯!”

我如实的点了点头,她知道我在好奇什么,我跟你们一样,好奇他们为什么后来没在一起。

姝雅浅酌了一口咖啡说:“生活不是电视剧和小说,老莫最终也没能成为高富帅,而我也没有沦为灰姑娘。很遗憾吧!”姝雅自嘲地朝我笑了笑。

“是不怎么美好,不过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最后没跟老莫在一起?”

“后来我见过老莫,就在我给他打完电话后的半年,他没有撒谎,他确实过得不好。那张信用卡里透支的钱很多时候他都需要跟人借才能如期的帮我还上。不过他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不管再苦再难那张卡里的钱总不会透支。”

“然后呢?”

姝雅的眼神一下就黯淡了下去,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姝雅。许久,她才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抬起头看着我说:“老莫走了。”

“走了?”

“为了帮我还债,他一个人打三份工,劳累过度,突然心脏病走了。”

我的鼻子忽然一酸,胸口像是有一团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竟好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姝雅从钱包里抽出那张信用卡,如获至宝地捧在手里,眼神温暖地说:“老莫说这张信用卡不管什么时候永不透支,我深信不疑。”

“我也深信不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