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3-15 天大的闹剧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119 2016-09-19 12:02:02

  官府的人本来以为这事儿挺大,出人命了,后来来了这么多观众,他们也无法靠近杀人现场,只好拦着群众,后来又出了个小姑娘,说是他相公表演,要赏钱了。官府的人看着那小姑娘的模样也不像坏人,尤其是群众还配合着给钱,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难道这真是一场表演?

不过等到那两个人消失了好一会儿大家才反应过来,也才上前去查探,这一查可是知道了,这不是表演,真的死人了,真的!

“抓住那两个人!”

闹出人命的是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也是他。

陈可拉着许鑫泽一直跑一直跑,不管许鑫泽说任何话——“你去了哪里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你放开我我被你攥得好疼,你力气好大啊”、“我腿好疼受伤了你慢点儿”、“我们这是去哪儿,陈可,我们的东西还在山洞里”、“……”。

陈可只是知道,再不跑,那些人命和清志莲的命,就都要让她去抵了。

“许鑫泽你别说话,听我说,那里没什么的,只有几件衣服,那个我们今天赚了好多钱,可以再买!”

“那里不能回去了,你杀了人,你真的杀了人,我们不能在这里了,他们会追来的!”

“许鑫泽你别说话了你好烦!”

“……”

从天亮跑到天黑,他俩不知道跑了多远,只是印象里像是穿过了七八道城门的样子。

到了一座城门之外,陈可算是筋疲力尽了,她终于放开了许鑫泽,也将手中的袋子松开了,这时候直接倒在了地上,想要站起来却是做不到了。

许鑫泽饿了两天了,早上又消耗了那么多体力,也是累得要死了,看见陈可坐在地上了,他也坐下了,撅着嘴依旧喋喋不休:“陈可你干嘛拉我走啊,我告诉你那些人真是欠揍!”

“你杀了人。”陈可一边揉捏着酸痛腿脚,一边摇了摇头保持清醒,她又何尝不是两天没吃饭了呢。

“我!”许鑫泽毕竟有些心虚,“我哪知道他们那么不经打啊。”

陈可没继续回话了,只是拿出了袋子,想要清点一下袋子里的钱,她感觉比三百两多,但是只是随便估计着,没认真看,那时候她哪有心思数钱啊,她这么做其实只是想要带许鑫泽跑掉,呵呵,那是唯一的机会。

“不过陈可你还真是厉害啊。”许鑫泽看着袋子里那些铜板,偶尔还有些银锭子,甚至有银票,于是就记得陈可喊着什么“我相公辛苦表演”,呵呵,“不过你胡说什么,我才不是你家”

“快别说话了,数数有多少钱,你不是饿了吗,拿一些先去买点儿吃的,我们不能在这儿,一会儿还要走的。”说着塞给许鑫泽一把铜钱。

许鑫泽愣了愣,一股怒气由内而生,不仅是因为陈可没让他说完话,更因为她说的“不是饿了吗”,哼,他是饿了,而且是要饿死的那种。

他一把将铜钱往陈可头上甩去,浑身都被怒气点着了:“陈可,你还知道我要饿死了,你这两天去哪了了,去哪儿了!”

被那么多铜板砸到了头,虽然她是有些清醒了,但是好痛,真的好痛,她揉了揉脸,一股委屈的情绪开始在胸中蔓延。

但是她没说话,只是咬了咬嘴唇,将散落在地上的铜板一一捡了起来。

见她这副样子许鑫泽更是来气,他一把拉扯着陈可,眼中似燃烧着熊熊怒火,口气冷冽而伤人:“贱人,你是不是要逃跑,是不是!你既然是要跑,干嘛还管我,是不是我阻拦了你跑掉啊,你是不是怕我被人抓了会供出来你啊!”

逃跑,不管他。呵,很不错的主意啊。这么想着,蓄上了泪花的双眼带着一抹“这主意不错”的笑意看向愤怒无比的许鑫泽。

于是,许鑫泽一个巴掌打去,将陈可的嘴角都打出了血,脸上也印上了清晰的五根手指。

“噗嗤”一声,三皇子的茶水都要喷出来了,他是真的很佩服那什么许王爷哈,闹到这步田地,人家不给饭吃他还杀人,他是不是忘了自己为何逃跑的了,还敢杀人,哼,他真以为没人奈何得了他吗,他真的以为现在不被抓到就是一辈子都不会被抓到吗?

“既然找到了他,好好跟着,不要闹出人任何意外,我要的是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死,不许牵连着我。”

“属下明白,弑天已经跟着他们了,弑天的筹谋,王爷大可放心。”

三皇子这才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来。

能闹出这样一场笑话来,他俩真是让人爱恨不得啊,都不知道该说他俩是聪明还是傻,哼,这样大的事情,不知道会闹到朝堂上来吗?不过这事儿,要怪的话还真的只能怪许鑫泽,怪许鑫泽他,哎,太不经事了,打架也不会避讳着一些吗?甚至直到出了事,他还是不知情的。

不过到了许鑫泽他爹这里,这事儿只能怪陈可,陈可不知道照顾着鑫泽的吗,还让他闯了这么大祸,哎,也是给自己找了麻烦了,明日,估计朝堂之上该是一片议论之声。还好,还好他们不会知道那两个人就是被通缉的许鑫泽和陈可。

被打痛了的陈可,不仅是脸上好痛,身上好痛,心也好痛。

她不懂,这一切都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成了这个样子,她浑身好难受啊,她不是那个无忧无虑,就算有些小忧虑也只是瞒着爹自己的身份的,那个小姑娘嘛,她有小天,很好很好的小天,就要成亲了的小天。

而现在呢,她不是那个小可了,小天死了,小可也消失了,因为没有另一个小天唤她“小可”,也不会有另一个小天对她那样好。没了小天,也没了暗处自己用了那么多年的势力,她过得好惨,她被清志莲下了毒,打得浑身是伤,还没养好病就带着许鑫泽逃跑了,这个许鑫泽,动不动就打她,骂她,呜呜……

看到她哭了,眼神无光,许鑫泽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看了看自己的手,他好像,好像是打了她。

许鑫泽急忙收起来自己的这只手,脸上带了无措。

夜深了,两个沉默的人都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

良久,几欲同时开口的两人见着彼此要开口,又闭上了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