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3-11 做回老本行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012 2016-09-18 00:02:02

  由于惦记着许鑫泽的早饭,陈可很早就醒了。

身上有些冷,但见到自己和许鑫泽睡觉的地方,眼神呆了呆,她真的睡在床上,而许鑫泽真的打了地铺。他昨天定是将自己打昏了。

该死的许鑫泽,教她睡得这么沉,要是有了危险靠近可怎么办!

向来是掌控一切的陈可极不喜欢掌控不了的感觉。

她极轻快地下了床,将床上的那件棉衣披到了许鑫泽身上,这才见着他有些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了些。陈可也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笑?她下意识地将手放到脸上,真切地感受着自己在笑。

原来,没了小天她也是,可以笑着活下去的。

出了林子,视线所及之处,几十米外就是个小城,还未见出入的检查,想必是通缉的令还未到,这算是许鑫泽他爹给开的后门吗?但是很快了,这里距离京城很近,通缉的令今天不到过几天也是要到了的。

所以,这几日尽可能多地“赚”些钱吧。

赚钱最快的办法是什么,呵,自然是抢劫和绑架。

她租了一身男装,扮做少年郎,瞅着街上的人,目光之中有着以往的冷静和睿智,更甚,失去了小天的她,浑身都增添了一抹坚强,任何打击或是失败都不能将她打倒的坚强。

很快,她绑架了一个公子哥,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淡声对那公子的跟班道:“多了不要,三百两银票,拿来。”

小跟班抖了抖唇片,看了看被束缚的公子,又是害怕又是紧张:“你,你不要乱来!”

“废话真多。”说着,那公子哥白皙的脖子上被她印了一道血痕。

公子哥吓得浑身发抖,一直朝着小跟班喊着:“快给他,快!刚才不是才从庄子里拿了钱吗,给他啊……”他都要哭了啊,他背着父母来自家钱庄取个钱,取得也不多,却是被人盯上了,三百两银票,这小爷是要将他今日的开销都要走啊。

但是他不敢有意见,因为他更想要自己的小命。

小跟班听了,急忙从怀中取出三张银票,畏缩着往前伸去。

陈可丝毫没有犹豫,一手接过银票,另一只拿着匕首的手灵活地收回,却在那公子的后颈使劲儿打去,一击致昏,趁着那小跟班慌乱着喊“少爷”的时候,她全身而退。

拳头果然是硬道理,呵,三百两,该是够许鑫泽挥霍个三五日的。

拿出一百两,陈可仔细算了算,又添置了一些被褥、衣服等,回到山洞的时候许鑫泽着急地在山洞外转悠着,看样子是很担心她的。

“你怎么到处乱跑,万一丢了,我要怎么找你!”陈可吼道。

许鑫泽其实是来找她的好不好,他担心她啊,但见着陈可安然无恙,撅着嘴:“我饿了!”

都快中午了,也难怪他饿了,陈可扔给他一只烤鸭,回到山洞里,将鼓鼓的包袱放下:“你放心,我以后每天早起去给你找吃的,基本可以维持一天的食物,你不用担心我,也不要乱跑,中午之前我一定回来。”

许鑫泽吃着烤鸭,连连道美味。

陈可撇嘴,她可是专门要的人家的招牌菜,能不美味吗。

“你不吃吗?”许鑫泽看着她收拾东西,却不吃东西,于是问道。

陈可白了他一眼,冷道:“吃过了。”

你吃过了了不起啊,饿我这么久!许鑫泽对陈可的那一副看白痴的样子颇为不喜。

接连几日,陈可都是早上出去,但是比起第一天来,她回来的时间明显提前了,每次都是带着打包了的饭菜回来。许鑫泽每次问她,她也都是说吃过了,以后许鑫泽也就不再问了。

这一日,陈可看了看许鑫泽有些凌乱的发,心想这些日子不太安稳,她没办法带他进城好好收拾一下,至少,眼前人此刻的确是有些狼狈,与之前那一副天之骄子的模样很不相同,好吧,很快,明日,离开这个地方,去到更远的地方。

陈可独自走出了山洞,蹲在湖水边,捧了一捧水洗手。触碰到湖水的冰凉,她有些不舒服,这不舒服一直蔓延至她的全身,使她感觉有些烦躁,于是她很快擦了擦手,起身到了山洞之中。

吃饱喝足的许鑫泽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旁边堆着他在陈可离开时候换下的衣服,其实他那时候抱怨了好一阵,但是陈可又不在,他抱怨给谁看?

许鑫泽乖觉地躺在地上,所谓的地铺厚了一些,因为她买来了专门的垫子,她觉得他们以后这样的日子许不会少,不是他也会是她。

她不舒服的感觉在看到许鑫泽堆在一旁的衣服的时候,更是不舒服了。她要给他洗衣服去?天啊!她微微嘟了嘴巴,确实没办法,若是不洗干净,怕是许鑫泽会直接将衣服给扔了,那,受苦受累的还是她罢了。

洗完了衣服,原本昏沉的天色暗了下来,她揉了揉有些发痛的肩膀,忽而觉得胳膊也有些痛,腰,肚子,腿……浑身都跟着不舒服,她将衣服搭在架子上,看了看天色确认今日不会有雨之后,这才安心地回了“房间”去。

躺在那张许鑫泽特意留给她的床,那些疼和痛都有些淡化了。

许鑫泽,这个她不能、也不忍抛弃的男子。哎,五年罢了,也许都不用那么久,她就能摆脱了他,皇上多喜欢他啊,只要他在外面待过一段时间,管他是不是真的历练有成,那皇上一定是喜欢得不得了,拱手将江山送上的。呵,那时候,她就解脱了。

是解脱吗?恍惚着,她似乎看到了五年之后,她要回了卖身契,带着一脸得意的笑容,说着“早就该给我了”这样的话,大踏步离开许鑫泽的视线,身后有道目光一直盯着她,深深盯着,沉沉盯着,盯得她有些发毛……

不知怎的,她竟开始胡思乱想了,像是在做梦,不知是不是想要回那张纸想得有些疯了,简直是到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地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