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3-7 她的伤心事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018 2016-09-16 00:02:02

  被追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那毛贼回头看看穷追不舍的丫头,心里暗叹这丫头还挺有耐力,老子都累死了。于是转了转眼珠就往一条岔路口跑去。

陈可站定观察着前面三个路口,小子,想转晕我,姑奶奶出道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混呢。她看好了前面有一行行人似乎才躲开了什么,现在慢慢聚合在一起这就知道了那毛贼是往那个方向去了。

毛贼没想到后边那丫头竟还能追来!他们现在已经跑了整整半天了,自己都累得头晕眼花了,那个丫头是铁打的不成!

“还不束手就擒。”陈可气喘吁吁,在这个死胡同里终于堵住了这个家伙,她叉着腰喘着气,可算是累坏了,这也让她知道了,体力活自己做得来但是最好还是不要做,哪里有动脑筋来钱快呢。

那家伙自然不是陈可的对手了,陈可一顿打轻而易举地打晕了那家伙,而后就高兴地拿了鼓鼓的钱袋子出来了。许鑫泽,这回不会饿到你了。

但是这也得考虑着能在这里呆几天,这些银子能购买多少天的饭菜。

她是丝毫都没顾及自己受伤的腿啊。咳,谁让她命硬呢,摔伤了又不是摔断了,她也没必要装什么柔弱,这不是跑起来都没问题吗!

很快,陈可拿着银子到了饭店来。

“什么!”陈可表示对于饭店老板所说的那道菜的价格十分惊讶。十两银子,一道菜。这就是许鑫泽每天吃的最平常的一道菜。陈可掂量掂量那个袋子,撅了嘴:“那就要这个吧,打包带走。”

若是舍不得这点钱将就着买了别的菜的话,估计许鑫泽也就又会扔了去,那还不是要自己再去买。许鑫泽,你这个贱人,明明过不惯这日子,偏要跟我出来!

陈可,你的脑子也是进水了,你是怎么会决定带他,一起的!

她又买了一条鱼,打算烤着来吃,好歹没有做好的一道鱼那么贵。

等等,在进入树林之前,她咬了咬嘴唇。她自己还饿着呢,追了那家伙整整半天,现在终于松了口气,才发现自己筋疲力尽了。可是,她提起来那个包好的菜以及两个白白的馒头,自己能够动了许鑫泽的饭菜吗?

开玩笑。他那个人最是讨厌自己的身份,要是自己动了他的饭菜,他又得将这饭菜扔了。

忍了,许鑫泽,这一次陈可又忍了,但是,不要总是挑战我的底线。

见着自己的饭终于来了,许鑫泽一下子跳得老高:“贱人,你打算饿死我啊!”一把夺过来那个盒子就到一边去了。

陈可咽了咽唾沫:“许鑫泽你这吃相不也跟我一样,还说什么我没素质。”她心底对于许鑫泽的不屑进一步加深。

“喂,一起来吃啊!”许鑫泽这似乎才想起了陈可,于是暂停狼吞虎咽邀请着。

“我吃过了,看,我养得起你吧?”陈可得意地说着,心里划过一道伤痛,照着他这么吃,她还真是养不起他!

“哼,你那么厉害,怎么还跟着你爹去卖艺?”许鑫泽看不惯陈可一副老大的样子,就算这外面是陈可的天下,她也不该表现得比自己还“老大”吧。

“他不喜欢我,更不会喜欢我这样子去挣钱,在他心里,我根本就可有可无。”陈可心底的伤痛被扩大,无奈着坐下来苦涩地说着。许鑫泽被这苦涩噎到了,一时间没说话,“其实没有我,恐怕他挣的钱还不能够每天吃馒头。即使我那样乖,他还是,哼。”

“那你挣的钱,都去哪里了。”

“给我家用了,还,给了小天,他是要娶我做妻子的。可是。”她不说话了,顺便低下了头,把脸埋在膝盖上去,“今年,我们就要成亲了。”

但是似乎是嗅到了什么味道,陈可忽然抬起头来,露出她那张挂着眼泪的脸。

他忽然想要好好保护她,他不是一直都很在乎她的吗,他舍不得离开她:“那,我来照顾你好不好。”许鑫泽喃喃说道,好像这是一件十分重大的事情、可同时又十分让人羞涩。

陈可猛然站起来向后走去,擦擦眼泪:“对了我还给你烤鱼了,你可以试一试!”说罢跑了起来——为了不让他嫌弃,她特意在很远的地方支了架子烤鱼,现在给许鑫泽来送饭,打算马上回去看看鱼没想到耽误在这了。

“烤鱼?”许鑫泽忽然觉得口中的饭菜都食之无味。

好像,她是没听见那句话的吧。他露出凄苦的笑容来。是因为他没听见自己的话还是因为她听见了假装没听到,还是因为,烤鱼或许更好吃一点,自己才觉得这道菜没一点味道了?

在离开了许鑫泽的视线之后,她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她好像越来越放肆了,她竟然在和一个叫做王爷的人越走越近,她竟然听到那个王爷三番两次要照顾自己的话!她,不要再跟他牵扯了。

不是因为她终究要回到这市井之中、而他必然要回到锦衣玉食中去,而是因为,她怕他将自己带到那个没有自由的地方去。这感觉越来越强烈,致使她想要逃,逃离许鑫泽,逃离,通缉令。

许鑫泽却是以为,他和她,能一辈子都在她喜欢的环境中陪着她一起生活。他也知道自己以前对这丫头太不好,也有很多偏见,但是现在,他倒是愿意适应这种生活,和她一起。只是,她竟然想过要杀掉自己,使得自己当初跟她出来时候的纯纯的梦受到了不是一丁点的打击。

但他心底的感情依旧是不允许他就此冷落了她的。

可是,他不知道,陈可都比他清楚得多、那个叫做父皇的人是不会轻易就放弃这一个叫做许王爷的人的,许鑫泽,是他心中认定的储君,不仅因为有着宸妃这个母亲,更因为许鑫泽本身的气质和魄力。

他和她亲近,注定是要把她带到那不自由里面去的。她已经看清于是在逃避,他未看清于是在一步步逼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