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3-8 他的伤心事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003 2016-09-16 00:08:02

  “闻起来还算是可以尝一尝的。”许鑫泽小心地走近,看到背对着自己的陈可又抹了抹眼泪。

“喂,你倒是给我尝一尝啊。”许鑫泽见着陈可专心致志地转动烤架上的鱼也不理自己,于是说道。

陈可抿了抿唇,再是擦了擦眼泪,翻动了烤着的鱼,而后顺势坐在地上,伸直那条受了伤的腿,慢慢揉捏着,面色毕竟有些痛苦。

见她如此,许鑫泽有些心虚,自己的腿只是擦破了一些,就叫天喊地的,但是陈可的腿,都影响走路了,她却是连吭都没吭一声。怎么感觉陈可才像是男子汉大丈夫?哦不对,陈可是个女汉子!

感受到许鑫泽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陈可这才瞪了他一眼。

许鑫泽尴尬地咳了一声,轻声道:“你真是厉害,什么都会。”

陈可没说话,又是动了动架子上的鱼。

没得到回答,许鑫泽表示郁闷,他仍是轻声道:“陈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抗拒储君之争吗?”

储君之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令她愣了愣:许鑫泽是逃脱不掉这场储君之争的。

当朝天子许明清一共有十八个儿子,十五个女儿,男的都成了亲,女的都出了嫁,有的孩子已经十几岁了。这十八个儿子之中,大皇子早夭,这也导致了太子之位空悬,皇上似乎是伤心,一直不提此事,但随着他年龄的增大,这事儿迟早要提的。

他的这些儿子之中,四皇子和十四皇子感情最好,不过不是什么好感情,被发现的那一日,皇上气得发抖,将两人打发了去变桨,这辈子怕是没什么机会回来了,与储君之争便是无缘了。剩下的十到十三皇子是一母所生,母亲去得早,身份不高,他们基本是没什么竞争资格。

其余的皇子都是多次出战,浴血沙场,多少都有些战功的,否则,便是如十六王爷那样,文采傲然,胸有文墨的人。十六王爷是十七王爷也是一母所出,不过性格差得远,十六温婉儒雅,而十七可是很淘气的,但比不上十八,对了,十八,许鑫泽。

许鑫泽是他母妃的独子,也是最得皇帝宠爱的孩子。天子的宠爱,教他平白拥有了许多别人没有的东西,看得出,就算是许鑫泽说一句“我要这个天下”,那皇帝也许会犹豫一些,但最终,是会给他的。

“为何?”陈可淡漠出声,继续烤鱼。

许鑫泽见着陈可肯和自己交谈,心里的紧张渐渐散去:“我母妃,宸妃,你该是听过的。”

陈可想要摇头,但是最后点了头:“就,你生辰那日听人提起过的。”貌似提起那母亲你很不高兴。

“十五,哦不,十六年前,我三岁的时候她离开了我,她为什么离开我不知道,但是我我知道她走的时候一直在和父皇说,她说,我可以离开他,但是你要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他。”

那时候,还需要被人疼护的许鑫泽不懂什么条件,只知道提到“离开”这两个字的时候,母妃和父皇都哭了,他也哭了,因为说完那句话,母妃看了他一眼之后就离开了,那天,到后来的每一天,他都再没见过她了。

开始的时候,他哭喊着要母妃,那父皇只是沉默不语,后来的时候,他习惯了没有母妃,渐渐地已经不记得了母妃的模样,他知道自己有过那么一个母妃,是因为父皇总是不时地问他。

“他问我,问完了问我记得吗,我自然是不记得。”他苦笑,“然后他就将三岁那年,母妃说过的话和她离开的事情一遍遍地告诉我。我不懂他是什么用意。自然,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三岁,那时候他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件事情。

什么用意?大概是那皇上想要让许鑫泽知道,他宠爱他仅因为他是他母妃的儿子,他要让许鑫泽一直记着那个女人,记着他自己的母妃,至少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存在过。而后,每每见到许鑫泽的时候,他就能理所当然地认为,宸妃走了,但是宸妃留给了他一个孩子,这孩子是他和宸妃共同所有的……

不过很显然,这份用意,现在的许鑫泽和陈可都,无法理解。

“他疼我宠我,都是因为母妃,因为那个狠心丢下了我,只为了让我得到他宠爱的母妃!”他愤愤不平,“我不懂,为什么她不能留下,为什么要让我得到父皇的疼爱而不是她的!”

许鑫泽的情绪有些激动,陈可只是将烤鱼又动了动,接着挑了挑火堆里的柴。

“我讨厌她,也讨厌父皇。是的,讨厌……”他喃喃念着,根本没发现自己的神色间都是悲戚。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他让我得到他的所谓宠爱,却让我的母妃离开,那么我就让他宠着、疼着,但是我不会给他什么优秀来回报他。”

原来,许鑫泽这样仇恨他的父皇,不过不知道内幕的人倒是看不出,绝对看不出。因为许鑫泽和皇上的关系,是皇上无法无天地宠着许鑫泽,而许鑫泽……许鑫泽是不断地惹麻烦、不听话……

诶,细细想来,还真是如此。

不过许鑫泽你不觉得这样的“报复”很幼稚吗?你难道不是该去找找你的母妃吗?

“没有去找过你的母妃吗?”

许鑫泽的面无波澜,口气却很激动:“找她,呵,她会不知道我的存在吗,她只是不要我了,不要我了,她不要我了我找她干嘛!我不知道她在哪儿,我只知道我不想要如了她的愿,不想要如了他们的愿,不想要被他们安排着,拥有所谓的疼和宠爱!”

每一次他闯祸的时候,惹麻烦的时候,不听话的时候,心里面想得都是,他一点儿也好,父皇也许这一次就不喜欢他了,那么他就得不到父皇的宠护了,母妃看到了一定会回来的……

“他想让我做那个位置,我偏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