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2-11 救治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201 2016-09-05 00:22:02

  果然是陈可病了,看这满身的血,病的还不轻呢。

“王爷不要抓着她的手,她需要尽可能的放松。”张御医不待王爷说什么话就赶紧说着,“王爷还请移驾别处吧,微臣要为姑娘止血,久了恐怕会失血过多了。”

张御医很担心这个丫头的好不好,因为这个丫头鬼灵精怪,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并且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类型,像他这种老顽童类型的人最喜欢可爱的孩子了。

鑫泽赶紧松开她的手:“那你赶快啊!”

感觉没有人在自己身边了,自己的手空空的,心里面沉了一下:“小天,”她说着,“你走了。”

小天死了,这是事实,陈可尽管不清醒却也知道,小天死了。心里面一下子伤感,没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忽然就垂下了手,彻底昏了过去,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张御医赶紧打开药箱子寻了一颗参片:“麻烦叫几个丫头过来伺候着,王爷,微臣自己实在是不方便啊。”

“你要什么,尽管告诉我!”许鑫泽本来打算离开的,听到说缺人手干脆不走了。走,自己不放心,离开了可怎么好。

“水,布。”张御医也不矫情,什么王爷尊贵不能留下来照顾的话,张御医也不是老顽固,知道了王爷对这丫头有意思还说那么多客套话干嘛,留下来才能安王爷的心呢。

鑫泽倒没有很感激张御医没让自己离开,鑫泽得到的是皇上的宠爱,自然比别的人得到了更多不同的待遇,而且自己觉得照顾一个人并没有什么不妥,哪里会想得到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倒不是不知道尊卑有别,不过自己是王爷,自己做什么别人管得着吗。

自己是真的不想离开,就是不想,这还不理由够吗,啊!

不过有王爷一个人还是不够,只好又叫了几个丫头来,王爷只管接过来丫头恭恭敬敬递过来的湿手帕给张御医,并不在乎丫头们战战兢兢的样子,也不在乎刘振惊讶的表情。

“王爷,甄宇文,逃了!”许文许武满头大汗,尽管很多人包围了那个高手,还是被他逃了。

鑫泽顿时大怒:“只管守好了这间屋子今晚不再出差错!”他心里面很愤怒,明天一定要去禀了父皇,甄宇文,看你还不死!

“是!”徐文许武甚少见到王爷发怒,一丝也不敢怠慢,“是,属下一定尽忠职守!”

陈可不时地咳嗽,鑫泽的心一下下的揪着疼。

“她不会有事的,王爷要不去歇着?”张御医给她上好了止血药才劝道。

“不用。”听到陈可无大碍鑫泽是欣喜的,但是自己不累,真的不想离开,“送张御医下去休息吧,刘振。”

刘振惊讶的表情早就收了起来,话说自从陈可出现王爷就很反常,今晚不过是亲自照顾了她,还不用自己很惊讶吧,不过明天肯定又要让人说陈可勾引王爷了啊。

皇上笑的意味深长呢,呵呵,陈可,能够如此影响我的儿子,你果真是可以帮助我的儿子。既然如此,朕就帮着你报仇吧。

“甄宇文的下落查清楚了,监视起来,一举一动随时告知朕。”

“是。”

清志莲绞着手帕,面上冷狠无比。她不知道甄宇文怎么会失手了,陈可竟然又死不了了!她还不能够知道,自己很危险了,因为皇上都已经不打算留着她了。

见到满大街都是自己的通缉令,甄宇文又压低了帽子,面上十分的冷冽、陈可,我放过了你你竟然这样对我!

不错,甄宇文是真的觉得陈可那个丫头呀很可爱,自己是真的很喜欢,所以不忍心杀了她。不过碍于清志莲的恳求,自己又不好什么也不做,所以只好没有伤到要害地刺伤了陈可。

如果清志莲够聪明的话,肯定可以利用陈可不在的时间里把王爷搞定的吧,如果做不到,那么清志莲也就实在没有什么胜算了。

甄宇文叹了口气,其实和清志莲相处了这么久,真的感觉不到一点情意,心里面还是很伤心的。清志莲不是想要荣华富贵吗,够聪明的话,在甄宇文给你提供的机会下好好表现吧,如若不能掌控王爷的心,那也怪不得甄宇文不帮你。

甄宇文放弃你了,清志莲。陈可一时半会好不了,一切都靠你自己了。我甄宇文没有理由亲手把你推给情敌,呵呵,你不喜欢我,不想跟我远走高飞,我成全你就是了。别了。

甄宇文知道凭着皇上对许鑫泽的宠爱,自己再不逃走肯定会被杀掉的。清志莲,或许也已经很危险了。不过毕竟时间还短,陈可也还死不了,许鑫泽应该不会那么狠心就把事情做得太绝的。

甄宇文苦涩一笑,这么久了自己对她的真心只换来了她的利用,还不放手,也太固执了。

是,的确会有人不在乎这些只希望自己爱的人快乐,可是甄宇文不是那样的人,他霸道固执,只希望自己爱的人爱自己,和自己一辈子在一起。

从父皇那里回来,鑫泽匆匆回了王府就去看陈可,陈可还昏迷着,张御医也不在这里。张御医肯定出去转了呗,这么好的机会还不赶紧利用起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啊。

鑫泽没有责怪什么,只是默默地坐在床边。

其实心里还是安慰的,陈可,你又一次大难不死。嗯,都是我不好,我太懦弱了,不能保护你。如果我不那么懦弱,早早地除掉了甄宇文和清志莲,肯定就不会让你一次次受伤了。

你放心,我不骗你,真的会帮你的。

为了让你相信我,我就在你昏睡的时候把清志莲除掉,我是真的要帮你的,你放心。

鑫泽坚定地站起身,看向门外。

他的心里还是很忐忑的,第一次,这样有勇气承诺一件事情,而且还是自己一个人要去完成的事情。无关权势,只为了能够保护那个人。

“刘振,王妃最近喜欢吃些什么。”鑫泽还是一副老样子,淡淡问着。

“不过还是那些菜式喽,可惜心情不好,吃的不多。”

鑫泽撇了撇嘴,我管她吃不吃得多呢,我关心的只是那些菜。“吩咐下去,本王要跟王妃一同进餐,今晚,王妃喜欢的菜式,全都做过一遍”。”

尽管奇怪,不过刘振估计王爷又要跟王妃斗气了,所以没有很在意。

鑫泽手心里面全是汗水,不过没有让任何一个人看到。

既然,上次可以毫不费力地让清志莲喝下毒茶,这次,鑫泽你一定也可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