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2-12 他又来下毒了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222 2016-09-05 00:24:02

  “胆子确实变得大了。”真的要去毒死清志莲了,呵呵。

皇上微微带笑,期待着儿子与以前不一样的表现:“看护好王爷,不能让他出任何差错。”

许鑫泽去到王妃的屋子之前,仍是不自觉地握了她的手,极其虔诚:陈可,我说过会帮着你的,决不食言。你安心休息,等你醒来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刘振,准备好酒。就拿地窖里面父皇赏的千年老窖来。”

“王爷许久也不喝酒了,这回就拿那么烈的酒是不是”

“叫你去你就去!”

“是。”

清志莲轻轻地咱房间里面踱着步,思索着王爷今晚和自己共进晚餐是何用意——既然已经撕破了脸,怎么还会如此呢。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出来个结果,许就是那个许鑫泽向自己炫耀来了,哼。

但是,我还不承认我已经败给你了,许鑫泽,你来这里跟我吃饭,自然我是主你是客,想要如何不还是我说了算。此时此刻她的眼中甚是狠毒,好像谁也没见过这样的她,好像要做最后的一场拼搏她早就做好了准备。

陈可,那个让自己想到就浑身不自在的人,她心里火气更大了,顺手拿起一只杯子就摔在地上。

听见杯子破碎的声音,画眉和画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劝劝王妃,于是为难地站在门外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决定不要进去了。

似乎还感觉到了谁在骂自己,陈可睡梦中一阵不安,心里有点慌乱却还是由于身上的疼痛而继续睡着。

看见她刚才似乎是要睁开眼睛,许鑫泽满心期待地盯着她,顺便正了正衣冠,没想到一会她就继续睡着了。许鑫泽孩子似的撅了嘴:“张御医,麻烦你好好照顾着。”他得要去和清志莲吃饭了。

“诶诶。”张御医此时虽在屋子里面,心却不在这里了。他心里感叹许王爷得盛宠,府中不俗。于是早就想要到处去逛一逛了。

“谁!”清志莲听闻有人在开门,心咯噔一下,一时间慌乱地坐了下来问道。

“是本王啊,来与王妃共进晚餐。”许鑫泽带着笑容推开门,后面跟着一群人端好了饭菜准备进来。

看清眼前人的确是王爷,清志莲点了点头:“王爷请。”

她还在那里坐着动也不动,好像一动就会被看出什么端倪来。

许鑫泽却是不在乎她到底坐着还是站着,只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她如何都好,而且很可能是躺着的也不好说。想到陈可苍白的脸和绝望的眼神许鑫泽心里就难受,于是皱了眉头进了屋子:“赶快!”

“咳咳咳!”陈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是醒了过来,只是睁着眼睛却不愿意动一动,可能是身上疼,也可能是心里难受。屋子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出于什么感情她自己不知道却是向着门外看去好像在希望能看到一些什么。

什么也没有。她的眼眶又湿润了。小天,小天。她在心里默念、也许是在口里念,不管是不是念出了声音,都没人听得到。

“小天死了。”她以为这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了,听见这一声她自然地抬头去看,却在还什么都没看到的时候被人蒙住了口鼻,那块带着浓郁的药味的布也顺便蒙上了她的眼睛。

她本能地挣扎着,却又有另外一个人来束缚住自己的手脚。她本就没多少力气挣扎,但是这挣扎在来人看来仍旧不可饶恕,于是狠狠地捶打她。

小天,小天。她只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了,只觉得小天在朝自己招手。

“什么?”皇上大惊失色,从座位上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启禀皇上。许王爷并无大碍,只是被下了蒙汗药!清志莲再大胆也不敢谋杀王爷!”

皇上这时候止住脚步,将拳头握紧:“她是如何得手的?”清志莲竟然敢对自己的儿子下手,鑫泽,你也太大意了。

“王爷,这是臣妾父母带来的佳酿,清纯爽口,不比皇上御赐的烈酒差,王爷虽然不愿意见臣妾的父母,却不会拒绝这佳酿吧?”清志莲淡淡问着,也不管王爷是否同意就给王爷满了盅。

许鑫泽看了看桌子上自己带来的那一壶酒,心想自己也不能太唐突,总得要先做点别的事情。

“那是自然,见不了岳父岳母大人,喝喝酒还是不错的。”说着一饮而尽,以为一会给清志莲下药就顺理成章了。

没想到这时候清志莲放声大笑:“王爷不久就可见到陈可的尸体了。”

“你说什么,你对她做了什么!”一听到陈可,许鑫泽再没了方才的耐性和淡定,猛地从座位站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头昏眼晕,他一个没站稳就摔倒在座椅旁边。

“王爷,陈可是臣妾手下不成器的丫头,犯了错臣妾自然要惩处她。明日一早,臣妾就上书父皇,道,陈可勾引王爷已被臣妾处置,奈何那丫头心气儿高,不接受处罚于是自尽。”她讲得十分清楚,不带任何感情,这话在稍有些晕眩的鑫泽听来清楚异常、似乎死亡在走来。

“你大胆,竟敢给本王下药!”许鑫泽使劲摇了摇头,试图站起来却做不到——武林中的药一般都有过足的药劲,许鑫泽有武功在身也并不能抵消这药劲。

“哈哈哈,臣妾只是觉得王爷您过多的干涉了臣妾治理内宅,想要您好好休息一下而已!”过后,再没人知道许鑫泽被下过药,也没人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

“你!你把陈可怎么了?”许鑫泽这时候向着门外挪动,希望自己能够去看看陈可。

“王爷不要太过担心,现下门外并没有人把守,全被臣妾遣走了。今晚王爷与臣妾共进晚餐,谁也不敢打扰。”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画眉和画云不在,她的心腹必然是被派去杀陈可了!

“你!”许鑫泽终于站了起来却呆立在原地,一时间脑袋发懵,清志莲挂着得意笑容的脸清晰地映在他的眼中,“不要杀她,本王可以答应你的任何条件!”

他既然不能够回去、回去可能也根本不省人事,何不在现在、在这里跟清志莲讲条件。擒贼先擒王、这在什么时候都是上策。

“王爷以为什么条件比得上杀掉陈可更让臣妾满意呢?”

“杀了陈可,本王没可能再答应你的任一个条件。你的目的不过是笼络本王,你要知道杀了陈可失掉本王对你的耐心,你在三皇兄那里就一文不值!”他一针见血,慌乱中显出来他特有的气质。

在三皇子那里一文不值。这句话倒是清志莲最在乎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