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3-2 罪名已定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1655 2016-09-13 00:08:02

  “皇,皇上!”又有人慌忙来报,现在正在气头上的皇上一下子恼了:“有话说!”

“许,许王爷不在更衣室!”是皇上刚才叫人去看看鑫泽,此时传来这个消息真真是震撼人心的!

刘振心底一慌,方才王爷拒绝自己跟着的情景又一次闪现:王爷摆着手“别跟着,只要陈可伺候就是了。”于是陈可迷茫般的搀扶着王爷起身,刘振却是眼都没眨的没跟去!

三皇子紧了紧眼睛,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许鑫泽纵容陈可杀了清志莲,现在又一起逃离了:“保险起见,马上在王府中寻找许王爷!”他急切地下令,心想这么一会人该是不会走太远的,尤其是那个王爷看起来还晕晕乎乎的。

“启禀皇上,这茶中有少量的鹤顶红,是方才王妃饮用的茶水!”

“启禀皇上,王爷服用的茶水中有毒,也是鹤顶红!”

两项禀报一出,在场的立马想到了陈可。

鹤顶红。皇上心里一颤。儿子也中了鹤顶红吗!陈可胆敢给鑫泽下毒药!鑫泽方才并无大碍,这又是怎么回事!

“陈可呢,给朕带来!”鑫泽是不是已经遇害了,自己怎么这么大意竟然去相信一个市井丫头!鑫泽,那可是朕的儿子啊,陈可那个丫头究竟是谁派来做卧底的也未可知!朕,真该死:“快去,找到鑫泽!”他愤怒地拍着桌子,暴跳如雷一般。

听闻许鑫泽的茶杯中也是鹤顶红,三皇子惊讶不可自已:鹤顶红,那么许鑫泽现在不是死了!

看着他的神色,皇上知道了这事不是三皇子干的,因为他惊讶的表情不是装出来的。那么,二皇子?二皇子他现在满脸着急的吩咐下面的人:“赶紧去,快找王爷!”他,一向是同自己一样宠着鑫泽的,即使是经常指责鑫泽的不是,却也到底是为了他好。

老五呢,老五现在一脸的不屑神色,似乎在说着十八弟成天浑噩不知所事,现在出了乱子真是罪有应得。

皇上心烦意乱地放弃了审视每一个人,现场这么乱,到底是谁要置自己的儿子于死地!

看见他审视过了每一个人,清化正这才站出来:“皇上啊,草民的女儿死得冤枉啊!”说着携同清夫人一起跪下痛哭不止。

这声音似乎是在吊唁,他一下子火冒三丈:“哭什么,哭什么,鑫泽要是出了任何差错,朕要你们全都去陪葬!”

这话一出,清化正和清夫人停止了哽咽,画眉和画云也赶紧止了眼泪。

很快,这偌大的王府已经被搜寻完了。

“启禀皇上,王府中并未找到王爷和陈可的踪迹!”

找不到,该是比发现尸体要好的吧,皇上的心稍有平静:“刘振呢,刘振到王府密室里去找!”他吩咐下去,于是马上有人去找刘振了。

“父皇,这不是很明显吗,是陈可那个丫头下了毒畏罪潜逃了!”五皇子说道,“当下应该下令全城通缉,一时半会她也逃不出这京城去!”

“还没找到十八弟,他是否跟陈可在一起,是不是陈可挟持了十八弟!”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封锁城门啊!”

“依卑职所见,这,恐怕是许王爷和陈可共同设的局!”

这一句话惊呆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就连皇上也不无例外的惊住了:“何以见得!”他在生气地质问,意思是你竟敢污蔑朕的儿子。

言官郑友毫不畏惧地讲道:“王爷杯中有鹤顶红,但是王爷并未出现中毒症状,可知是早知道有毒而做了准备!送与王妃的茶也虽然经过了三个人的手,但也就只有陈可最有可能下毒!”

那递茶的几个丫头早就哭着跪倒在地,生怕自己被牵连了。

“陈可与王妃的恩怨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许王爷偏护陈可想必众位也都心知肚明!”郑友义正词严地说了这许多,在场的都点头表示赞同。

“一派胡言!”皇上却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番说辞的,“你怎敢将朕的儿子视为罪臣!你是否得了真凭实据?”

那言官即使是不畏皇上,却也只得先思考一下而暂时没继续开口。

“父皇,不论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只能够认定十八弟和陈可是一伙的啊!”二皇子此时忧心忡忡,引来众人目光,“父皇,现在府中不见了陈可,也不见了十八弟,极有可能是陈可挟持了十八弟离开也未可知,父皇,要想让陈可不伤害十八弟,还得要将十八弟和陈可的性命捆在一起才行啊!”

“这样说似乎也有一番道理,陈可没有毒杀许王爷,很可能是想借机带走许王爷,以免东窗事发,有许王爷在身边好歹也有个护身符!”

当下议论纷纷,皆赞成二皇子的提议。

“全城通缉许鑫泽与陈可,马上去!”皇上的心被他们说的飘浮不定,只知道不做点什么的话鑫泽的性命十分危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