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3-3 通缉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078 2016-09-14 00:02:02

  “通缉令。”陈东听旁边的人念着,“今有毒杀许王妃者,十八王爷许鑫泽、婢女陈可,畏罪潜逃,特令通缉,知情者有重赏。”

陈东心下一咯噔,不敢相信那两个名字, 一个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儿子,如今却要被通缉?另一个,自己的女儿,陈可!

他慌忙离开了这里,生怕被牵连一样。陈东啊陈东,早知道你不该养这么个女儿,一看就是个祸害,事到如今,趁着官府还没找上自己,赶紧开溜吧。

这么想着他就赶紧回了家,值钱的东西包裹了一通,准备着黑天的时候离开京城。

陈可好不容易才将这个人从马上弄了下来,又很费力地将他拖到草丛中,心想只能在这里将就一个晚上了,由于陈可的骑技还不错,半天时间早就离开了京城了,现在京城里面的通缉根本就对他们不起作用了,或需要很久以后,他们在京城里找不到他们的时候才会在别处贴通缉令了。

陈可看着那个睡得很沉的许王爷,心想着这一次你再也不是许王爷了吧,或者,连王爷也都不是了。你可知你跟着我离开这是多么危险的一步,纵然是你向往外面的生活,你却总不会习惯没有锦衣玉食的日子,你可知道你的身份已破,你再回到宫中是何等不易几乎没可能了!与此同时,你的那些拉拢你不成的皇兄们,又该使出什么手段来对付你呢。

这全天下,希望你回去的也就只有你父皇了。你却还在抵触你的父皇。

许鑫泽,我是喜欢外面的日子,不想在王府里面呆着,只是你,你本就属于皇宫,就算你在争储过程中死掉了,那也该是你的宿命,没人能够阻拦得了。现在你却要反其道而行,你选择跟我出来。

呵呵,你跟着我出来,只能是我的牵绊。什么时候被发现了你纵然是可以救我的命,但是,那也代表着我得跟你一同回去。

我,对你们的储君之争真的没有兴趣,你的父皇却早已将我和你一同设计到了这场战争中。天,是你可怜还是我可怜,呵呵,或者叫做,同病相怜吧。

小天。陈可再一次仰头看天。今夜的星星似乎格外稠密,好像小天一直在跟自己眨眼睛:“小天!”她哭喊着,眼泪止不住落下来,“为什么你要离开了我!为什么啊!”如果现在你还在,我们就要永远在一起了,再也不会分开了呢。

看她哭得伤心,许鑫泽本没有想要打扰,但是睁眼看到自己竟然躺在草丛中,于是慌忙站了起来抖落一身的枯草,瞬间破口大骂:“jian人,你竟让本王住在这里!”

陈可的哭喊随着这一声怒吼而停止,她顺着声音看去,许鑫泽的脸映入她的眼中。如果不是许鑫泽还有清志莲,自己就不回进入到王府中去,小天就不会去找自己,就不会落入清志莲手中:“是你和她一起杀死了小天,我该要杀掉你们两个报仇的!”

她死命哭喊着:“我不该给你解药的,你该跟她一起去的!”她后悔自己给了许鑫泽解药而没有让他和清志莲一同喝了鹤顶红而命丧黄泉,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手下留情了,她现在后悔了。

许鑫泽听得迷糊,可是也好像听明白了:“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该在最后的时候给你解药,我该让你和清志莲一同到黄泉去”她狠狠地说道,只不过还没说完自己的喉咙就被许鑫泽扼住了。

听明白了陈可的话,他的脸冷峻得可怕,他不敢相信这个人竟也打算杀掉自己的:“你说什么,说什么!”亏了自己还这么帮她,亏了自己在最后的时候还帮着她逃跑,他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委屈,“你怎么可以!”

“杀了我吧。”她说着,感觉到许鑫泽的力气更加大了起来,她露出了凄惨的笑容。“是你毁掉了我的一辈子……”她有错吗,她惹着谁了,她凭什么就要被两个争夺权力的人害得失去了家庭,失去了爱人?

许鑫泽内心极度痛苦,他为了这个人曾经多么的担惊受怕,曾经想要好好对这个人,没想到,她竟然是想要杀死自己的!她,她和那个宸妃有什么两样!自己竟还以为她最后带自己离开了没有丢下自己是她的善良!

她的挣扎渐渐轻了,就像是那一次画眉和画云去用布捂住自己的口鼻打算杀死自己一样,她开始的时候挣扎,只是本能的求生欲望在作祟,而知道对方不可能放过自己的时候、她也没能力反抗的时候、奄奄一息的时候,自然是心死了、力气也没了。

她的呼吸又变得微弱起来,一如当初她落井之后自己救了她,她活不成的样子。那时候自己多么希望她不要死掉,自己竟为了这一个想法而去,给清志莲下毒。即使最后自己是没有决心杀死清志莲的,但是最后得知陈可活了自己是极其兴奋的。

她,似乎能牵动自己的情感。她为了陈天而伤心欲绝,自己就答应要给她报仇。她做了出格的事情竟然刺杀清志莲,事发了自己竟也愿意一力承担这过错。她被罚身体受不住,自己竟也能够头一次假传口谕去救她出来。

他现在怎么会要亲手杀掉她呢,想到这里他忽然松开了手,可是见到陈可难受地开始呼吸他又想起了陈可方才说的话,心里难受却又舍不得继续为难她,只是冷冷命令道:“陈可,如果你胆敢不服从我,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包括你的家族,和你有关的一切的人,包括上一次帮着你大闹王府的人!”他恨她,恨她竟然曾动过杀死自己的念头,这种恨来的自然而然,比她要自杀还恨。

她苦笑着:“你还能威胁我,你有什么权利威胁我?”

“哼,不要以为你带本王出来了本王就回不去,等本王回去的时候,定要兑现这些话!”

她心底闪过害怕,眼神也变得痛苦起来:“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是你们,是你们毁掉了我的幸福,你们杀死了我的小天,为什么最后错的却还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