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3-4 他命令她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1361 2016-09-14 00:04:03

  见着她这副样子,鑫泽忘记了方才自己的话,心底有点慌:“陈可,既然我们已经来到了这里,你就乖乖听话吧。也许我们一辈子也回不去了。”

这话讲得伤感,陈可根本听也没听。

怎么会成了这样。他原本以为的快乐和自在呢,就因为陈可的一句“我不该在最后的时候给你解药”而化成了泡影。他本以为和她出来,和她在一起该是快乐的,该是无拘无束的,却,根本不是那样。

“你听见了没有,我叫你乖乖听话,听到了没有!”他发起狂来,狠狠踢着那个蜷缩在角落的陈可,尽情发泄着心里面的委屈和烦躁。这个女人,竟然这样欺骗自己,欺骗自己的感情,玩弄自己的感情,她怎么能够这样做呢,她不觉得心虚吗。

“嗯,嗯……”她慌乱地躲闪着他的脚,只知道身上和心里都疼得要死。

他踢得累了也就坐在了地上,这才觉得冬天格外冷。她抱着头和身子一会才发觉许鑫泽并没有打自己了,于是也就向后挪了挪坐下了,眼角带着未干的泪痕。

“你去给我找被子来!”许鑫泽哪里受过这种冷,娇生惯养的性格又暴露出来,冲着那个要杀掉自己的陈可吼道。

陈可看了看他似乎要喷火的眼睛,害怕地咽了一口唾沫点点头就去了。

她惹不起他,她为什么要带这个麻烦出来呢,她脑袋进水了,没杀掉他,还带他出来了。

她能到哪里去找被子,这里本就是露天的地方,一个草丛已经算是暖和的所在了,只是那个许鑫泽不愿意在里面。但是她既然答应着去找了,就得要找得到才行。可笑,根本就没可能找得到。

她就不能现在一走了之吗,走着走着她这样问自己。她,本就不该带着许鑫泽一起走的,留下他在这里,不用多久他父皇就能找到他了。

“陈可,你敢走,我见了父皇一定要实现我的诺言,将跟你有关联的人全都处死!”许鑫泽愤怒地冲着陈可就要走的方向喊道,“不要以为你可以一走了之。你既然把我带了出来,你就得对我负责到底!”

他还敢这么嚣张地威胁自己!陈可气愤,可是攥了拳头之后又如何呢,他生就是高贵的命,自己不想杀死他,若离开了他,他总有回到皇宫的那一天,那一天就是跟自己有关联的人的死期了。她,只能这样带着他,不杀死他就得带着他。

陈可苦笑,回过头来的时候却早就挂上了淡淡的笑容:“我知道。”我脑袋进水了,给自己找了个这么大的麻烦。

许鑫泽也知道这么冷的天还是晚上,陈可估计也找不到什么被子,而且万一陈可溜走了自己可怎么办,这里自己不熟悉,就算是要回到皇宫去也得要吃些苦头才行,自己才不要。而且,而且自己真的不愿意离开这个丫头。

他为着自己的犯贱而懊恼。但是看看陈可面无表情,又觉得凭什么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自己也该惩罚一下她。他苦笑:“陈可,这就是你说的,争夺储君之位?”

陈可愣了愣,自己是说过这话的。可是现在看来,那都是一场笑话。

“你就是一条贱命,懂什么。”见到陈可愣住了,许鑫泽讽刺道。

她笑了笑:“我本就是命贱的,不然也不会喝了水都塞牙缝,也不会无缘无故被你们逮到了。”

“你在说什么呢!”许鑫泽抓起一把草就往陈可身上扔去,心里恨足了她所谓的遇见了自己。

陈可沉沉地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原本无忧无虑的日子怎么会被自己过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活着继续看看自己是如何的命贱还是该去死,去找小天。

“陈可,明天醒来的时候我要见到吃的和喝的,否则,你就等着!”许鑫泽又一次发威,陈可猛然回过神来。

“哦。”自己还是在外面混过的,被子弄不到,吃的喝的还是有把握可以弄得到的,于是就答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