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2-14 几个条件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053 2016-09-06 00:02:04

  “许王爷无大碍,属下已经给他服了解药,发作之后片刻即可消除。”

皇上皱着眉头坐下来,拿起一本奏折却是无心思去看。他本以为这个儿子聪明可塑,一心想着要栽培他,哪料他一直拒绝,现在看来,这场储君之争凶险无比,自己这么做是不是错了?

听她咳嗽了一个晚上,张御医在旁边的椅子上仰头睡着也不舒服。

许鑫泽早上起来用饭的时候又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和自己答应过的话,心里十分不舒服,于是放下碗筷看着门外:“刘振你把门打开。”对面是那个丫头,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他不敢去看一看。他好像发现自己对那个人似乎不大对劲。他害怕每接近她一次就会再给自己带来这奇怪的感觉。他生怕自己再去靠近那个人会给她带来伤害,也生怕自己再去探视会给外人留下一个自己关心她的印象。

自己和她,只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

想到这里,他烦躁地说让刘振再把门关上,自己又拿起碗来。

她一定是吃不下饭的。端起饭碗来他又这么想着,心里烦躁异常终于放下了碗筷。

“王爷得同臣妾一起面见父皇和父亲母亲。”清志莲不无得意地罗列着自己的条件,看着脸色不好看的王爷,她一点都没有退却的意思。她不是普通的妻子,不必惧怕什么夫为妻纲,她本就是见多识广的人,更和武林中人接触过,本就与朝廷中人不同。更何况现在,自己和王爷还真的有必要虚假相待吗。

“王爷得留宿在臣妾房间。”

她一个王爷一个臣妾的,提了很多条件,许鑫泽听得不耐烦了,有些条件也听得让他感觉恶心和烦躁。

“王爷得要在人前尊重臣妾,好歹臣妾也是这王府的女主人。”

“王爷不要叫臣妾王妃或者清志莲,臣妾是该是王爷的爱妃。”

看着许鑫泽的脸色一点点不好看,清志莲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臣妾答应不去伤害陈可,只要王爷能够答应臣妾今天的条件。”

陈可。他的喉咙动了动。他知道自己若是仅仅是敷衍清志莲,是很难做到保护陈可的,就算自己拿着撕破脸的条件去威胁清志莲,也根本就保护不了那个人。

许鑫泽攥紧了拳头:“好。”

“王爷,”清志莲忽而柔情似水的去挽许鑫泽的胳膊,许鑫泽一个慌张就往后退却见到清志莲的脸色变了,“王爷不打算留那丫头的命了?”

许鑫泽皱紧眉头也松开拳头:“本王从未说过这话,方才只是,只是不适应。”

“王爷也该适应了。”适应,上一次的适应就是在做戏,“如果三天之内王爷还不做好适应的准备,臣妾就依您所言。”以你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两个彻底决裂,我杀掉陈可,你再去请求皇上处置我吧。反正这样耗着也不是个事。

“好。”他忙不迭地从清志莲的房间里出来,心底一片空虚。

许鑫泽的事情,永远是皇上最关心的事情。

“王爷的情绪似乎不太稳定。”

听着这话,皇上的手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随后干脆放下手中的笔:“他就像是温室中的花朵,我这么做,是不是操之过急?”

没得到回答,不知道算是肯定还是否定。

“王爷,”刘振轻声来到跟前,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一样。

许鑫泽正在写些什么,这时候撂下笔抬头问道:“怎么?”

刘振摇摇头,意思是不能在这里说。许鑫泽于是难得笑了:“怎么了?”

刘振还是不说话,这不禁让许鑫泽觉得很奇怪:“到底怎么了?”

“陈,陈可醒来了。”

这是好事儿啊。许鑫泽才要开口,刘振就继续说道:“只是张御医口里没遮拦,将王爷你要和王妃进宫面圣的事情”

“好了好了,别提了,管她做什么!”不知道哪里来的烦躁,许鑫泽当即打断刘振的话。

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现在似乎听见陈可的名字就烦躁,好像前两天自己还信誓旦旦地说要保护她,没过多久自己就害怕自己的想法了。

刘振只好不说话了,其实还想问王爷是不是要去安抚一下,但是看这意思就是肯定不去了呗。真奇怪为何王爷对陈可的态度忽然变这么多。

他不想去见陈可,好像因为自己毁了与陈可的勾小手指之约——他现在帮着清志莲巩固她的地位,增加陈可的危险,他不知道怎么跟陈可解释这一切,她也不想要让她过于激动、再去做傻事。

“今日王爷穿着甚是隆重,臣妾十分高兴。”这虚假的话一传来,许鑫泽真想当场脱下来刘振给自己挑选的衣服,什么正式朝服,什么英姿飒爽!

陈可挣扎着走到门口,被张御医使劲拉着:“姑娘不要出去啊,你的身体还虚弱,见不得风!”

许鑫泽猛然抬头,透过清志莲看见了那个一脸蜡黄、目光似乎是失了神采的陈可。

陈可愤恨地盯着清志莲的背影,心中不能为小天报仇的难受顿时被激发出来,就又要往外走。

“哎哟姑娘,你出了任何差错我可担待不起啊!你就当是为了我,听回话吧!”

陈可哪有力气挣得脱他,只是心中不平、加之疼痛难忍,眼泪就流了出来。

许鑫泽看到她的眼泪,心里蓦地动了一下,忽然间就转了性子:“爱妃今日也是容光焕发,与本王一同去面见父皇吧!”说着还往前走,就拉着清志莲的胳膊。

清志莲受宠若惊,却也是面不改色:这宠爱也是假的,自己可不能迷失了心智。

陈可怒火攻心,眼睛一直瞪着两个人离去的方向,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于是在张御医的怒斥下,这丫头不得不勉为其难地扶着回到了床上去。

但是她好恨,真的好恨,恨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呵,清志莲,许鑫泽,都是魔鬼,只有小天最好了,小天……她一定要报仇,一定要报仇!

情绪一个激动,又是吐了一口血,人也直接昏死过去了。

“哎哟!”张御医这个着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