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2-10 遇刺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683 2016-09-04 00:18:03

  陈可觉得许鑫泽的目光很奇怪,有那么点歉意,有那么点害羞,还有那么点瞧不起。陈可不屑地瞪了他一眼,不管到底是怎么奇怪,许鑫泽就是看不起自己,这还用反复说啊。

鑫泽张着嘴惊讶着,自己怎么又惹了她,可是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诶,诶,鑫泽茫然地看着她离开了的背影,心里面有点伤感。

“王爷,王妃提醒您,该安排见父母了。”画眉小心道。

许鑫泽握紧了拳头,笑着:“画眉,回去告诉你们主子,得先见父皇才行,不要乱了尊卑。但是父皇这些日子还忙。”

这才是真的皮笑肉不笑,画眉感觉到王爷身上的寒冷,不自觉地抬头看了看,这个人还是那个王爷吗,怎么竟然一点都不像了?只是一瞬间之后,许鑫泽松开了自行握紧的拳头,笑的也不那么阴冷了:“回去吧。”

现在这样子的敷衍才是正常的,只是方才那种直接的拒绝,那种冷冽的笑容,画眉不知道从何而来,也不敢继续思考,踉跄着回到了王妃的房间禀报了王爷的意思。

“先见过父皇?”清志莲质问。

画眉点头:“王妃息怒,王爷,是这样说的。不过。”

“不过什么,说话吞吞吐吐的!”清志莲知道这个先见过父皇会有多么的难,心里正不爽呢,画眉还绕弯子。这不是火上浇油是什么!

“王爷的态度很强硬,几乎,奴婢从来没有见过!”画眉见着王妃生气了,赶紧弯下腰来说,脸上也是满脸的急切,毕竟这对自己的主子很不利啊。

清志莲慌了一秒,马上反应过来了,是陈可,陈可给他撑腰,他有胆子了。呵呵,荒唐,堂堂许王爷需要一个民女撑腰?其实都是许鑫泽原来的懦弱以及陈可的聪慧造成了清志莲这样想的。

清志莲的眼神阴了阴,还好,已经告诉了甄宇文好好地盯着陈可,适合的时候除掉她,要不然陈可和王爷联手了,自己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陈可这个人啊,实在是一个危险的存在,对了,当初不是给陈可一颗毒药的吗,她没死?额,这个人是妖孽?但是不管是不是妖孽,都要除掉。

这边许鑫泽比陈可还要着急,甄宇文真的很危险啊,上一次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来了那么甄宇文就要欺负她了,尽管陈可有勇气和甄宇文对着干,可是陈可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许王爷,自己许王爷的身份,能够干什么吗,能够阻止甄宇文的行动或者,杀了甄宇文吗?他为自己的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呢,可是好像又理所当然地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陈可如何不慌张,不可能不慌张的,甄宇文很危险,许鑫泽都知道陈可怎么会不知道呢。而且陈可心里觉得许鑫泽那么懦弱,根本就帮助不了自己阻挡甄宇文的,所以忧虑比许鑫泽更多啊。

其实陈可说的要许鑫泽帮助不过是要一张护身符,真的要许鑫泽帮自己什么吗,呵呵,那个懦夫会干吗。陈可一面鄙视着许鑫泽,一面担心着很可能就要到来的甄宇文的行动。

我预感到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在靠近,是不是甄宇文要来杀我了……难道我们要到地下去做夫妻吗,小天。陈可喃喃着,似是梦到了什么。

后半夜,睡着的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听不太清楚,就是觉得有点吵,心情也有点烦躁。

没多久,许鑫泽抱着满身是血的陈可,慌乱而镇定地冲出打斗的人群,当然是在刘振和许多护卫的掩护下。

“刘振,带着本王手书,去宫里面请张御医来,马上去!”鑫泽命令着,心里面很害怕,怕陈可一会就撑不住了。

陈可的胸脯一起一伏的,感觉出不来气,所以很用地的呼吸着,不一会就又咳嗽开来,对,就跟当时落水之后的咳嗽一样。

剧烈的咳嗽让她的小脸很快由惨白变得通红,鑫泽的心就像上一次一样悬得老高。

血从她的腰间流出来,染红了她的整个腰部,只是肯定还没有伤到要害,要不然她肯定会马上死了。

但,甄宇文怎么会失手了没能够杀了陈可呢,这件事情,倒是应该清志莲担忧的了,许鑫泽尽管很疑惑可是现在根本顾不得这些,他不知道陈可瘦弱的身体能不能挨得过这一剑。

真的能够听的到外面的声音,渐渐变得弱了。陈可张不开眼睛,可是听得见,现在声音变弱了,也感觉到自己好像,很难受。

嗯,很疼,身上真疼,喊不出来,睁不开眼睛。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呀。

她越是着急,咳嗽的越是厉害,越是醒不了,越是想要张开眼睛,身上越是疼得难受。

鑫泽见着她满身的疼痛和挣扎,心里面也只剩下了痛:“不要出事求求你了。”

都是自己不好,明明已经知道了甄宇文会捣乱的怎么还不好好防范呢,怎么会这么疏忽就让甄宇文有机可乘直接刺伤了陈可呢,自己真是笨,都是自己不好啊。

她难受得要死,他咬着嘴唇自责得要死。

张御医知道了自己又可以去到许王府心里面很高兴,想到不知道到底是谁生病了心里面又有点担忧,这三更半夜的肯定是急病了,除了许王爷就是那个陈可病了呗,要不刘振怎么敢离开了王爷半步呢。

哎,陈可病了才叫人担忧呢,上次给陈可把脉已经知道了陈可体内有毒素,恐怕这次是引发了毒素了,自己要是医不好,许王爷会把自己杀了吧!

而且那种毒张御医是真的不知何解呢。

只是,总不能就这样推辞了吧。嘿嘿,其实心里面还是很高兴的,人年纪大了,总想着能多出去转转,而且陈可是个命大的,不见得有什么事情。

鑫泽紧紧地抓着陈可的手,喃喃地讲着什么。

“陈可,不要死好不好,我们还要报仇呢,你要挺过去啊,明天天一亮我就禀了父皇除掉甄宇文,再也不让你受伤了。对不起是我太懦弱了,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对不起。”

“我阻拦你一把火烧死清志莲的想法,我,我不是怕你连累我,真的,我是怕你就因为这罪名而被杀头啊。”

“陈可,你坚持下好吗,张御医就会来了,不会很久的。你福大命大,你会没事的。”

“如果你能醒过来,我答应你,肯定好好帮助你,不是你想的那样,不只是用我的身份庇佑你,还要用我的力量帮助你除掉清志莲,哪怕要我被牵连也好,我都不在乎,我想要照顾好你。”

看到她毫无生气的脸,鑫泽的眼泪再一次不争气地落下来,落到陈可的手上了。

陈可听得见,就是醒不了。听到许鑫泽那样悲戚的声音,心里面很难过,不知道是谁这样的害怕自己死了,那是,是小天吧?

世界上除了小天,谁还会关心自己。

尽管她听得见,可是神智并不清晰。

“小天。”她张了口,叫着,咳嗽也渐渐的缓了下来。

“嗯,嗯,陈,可儿。”许鑫泽不知道他把自己当成了小天,不过听见她说话了,就姑且先当着小天吧。只是小可,那个称呼他叫不出来。

那是属于小天和小可独有的称呼吧,自己不是陈天,就算自己拥有了陈天对称可的感情,自己也不是陈天,而且自己不希望成为小天的替身。

他吃醋了,但仍旧是利用着陈天和陈可的感情,走近陈可。

“小天,你不要走。”陈可说着,“咳咳。”

“我不走,可儿。”鑫泽抓的更紧了,生怕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我不会离开你的,一直会在你的身边。只要你醒过来,就能看得到我了!”

她感觉到那个人忽然强烈的感情,好想睁开眼睛看看他:“小天,我好想你,小天…”

“参见许王爷!”张御医的声音响起,阻断了陈可的欲望,陈可只觉得心里面难受得紧,一下子咳嗽又开始严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