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2-9 利用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3259 2016-09-04 00:08:02

  这不是装的,陈可听得出来,为了确认,她抬头看,看到许鑫泽几乎是在心疼自己。看到这,陈可猛然低下头,心里被什么刺了一下,就好像小天关心自己吃没吃饱一样的感觉。只是,那是假的吧。

陈可再抬头,许鑫泽的眼神没有那么担忧了,因为好像他方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寻常,赶紧收起了那种表情。

还好,他不是小天。如果是小天,那么自己不会利用他的,自己只想要跟小天逃出这个束缚自己的地方就好。

陈可低下头,嘴角扬起弧度,这是她得意的笑容。

许鑫泽仿佛能看得到她的弧度,因为他见识过了,那种毫不掩饰的得意,那是陈可独有的方式,那嘴角扬起的时候,陈可是那样的自信和美丽。

不过,她低着头,这次是低着头的,为什么?难道,是因为自己还不值得她信任,所以,她才要这样的伪装。用,苦肉计?

许鑫泽不是傻子,真的,许鑫泽的才能陈可可以看出来一点,皇上自然早就看了出来,许鑫泽从来不笨,不过是不愿意与聪明人斗。

知道了这一点,许鑫泽并没有生气或者愤怒,只是下决心要让陈可信任自己,下次在自己面前不要低着头笑,要正大光明地笑,只因为自己和她是一伙的。

感觉到许鑫泽的目光,陈可再一次抬头,他却淡雅地笑了笑:“嗯,放心,我再去向父皇说就好了,很简单的。”

陈可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不好意思?自己才不呢。

只是,今天第二次见到了他,皇上是一次又一次惊讶啊。

“你说什么。”什么?皇上竟然放下了奏折,就径直走到了许鑫泽面前,弄得鑫泽好像做错了什么一样,稍微退了几步:“嗯,父皇,儿子想要挑些人来,为您老传宗接代啊。”

这话是要气死谁呢,不过,皇上不介意,只当是儿子的玩笑了,可是,这毕竟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啊。“你当真想好了?”尽管惊讶可是这对皇上来说不是难事,只要儿子真的愿意。

“想好了啊。”为了陈可的一句话,他几乎没有思考就来了。

呵呵,皇上只有心里面冷笑了,陈可,这个人当真不简单,鑫泽已经不知不觉地被她控制了。所以这个女人留不得。

皇上心里面已经给这个能够煽动鑫泽做这样事情的陈可打下了地狱去。

不过不能没了儿子的面子,儿子既然来了自己就要给个答复,错,那也是陈可的错。

鑫泽露出了笑容来:“多谢父皇。”

皇上心里面,对陈可有了一个了解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人啊。她是在给鑫泽以后找麻烦,不是吗。哼,这个人太聪明,利用得恰到好处就好,太多的信任只会让她坏了事。

其实你不知道,要不是许鑫泽和清志莲一样为了利用她而故意设局,陈可为什么要跟两个权势那么大的人作对呢。哎,你爱你的儿子,你就没有想过陈可的小心灵呢。

无形中,陈可得罪了你,这可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不过,这场纳妾终究是没有办成的。

皇上既然已经知道了陈可是在给鑫泽找麻烦,怎么可能继续给陈可制造机会呢。只是怀着和刘振一样的心思,不想现在就动了陈可,所以没有处置陈可。

至于这场风波是如何平息的呢,不久以后会由陈可来告诉大家的啊,嘿嘿。

鑫泽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好像很失落的陈可:“陈可,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陈可摇摇头,心里面很郁闷。不只是许鑫泽和刘振要利用自己,皇上,那个宠爱许鑫泽的皇上也要利用自己。

皇上找自己交谈的所有的话都可以不管,只是最重要的一句话是,“鑫泽缺少历练”。这话什么意思,呵呵,自己不仅不能这样算计他的儿子,还要帮他!

所以纳妾给许鑫泽找麻烦这事儿,自己是断断要亲口恳求皇上收回成命的了,而且,而且自己好像还要很小心地帮着许鑫泽,否则自己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自己怎么了,这场储君之战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吗?有吗?

有了,从清志莲设计自己开始就有了。

许鑫泽到底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了,陈可为什么自己请求取消了所谓的纳妾呢,虽然许鑫泽自己是不太喜欢有很多女人的,不过为了陈可高兴也答应了啊,父皇也答应了,怎么陈可去了一次就说不要继续了呢。

到底怎么了,鑫泽看陈可好像真的很失落的样子。

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陈可咬咬牙:“你一定帮我报仇。”既然无路可退就只能够希望自己不受委屈了。呵呵,委屈是必须要受的,皇家,哪个人可以让自己不受委屈。

不过,只要报了仇,给自己一定的自由,什么都好说。

“我会的。”鑫泽答应,直直的看着陈可的眼睛,知道自己要想让陈可信任自己就必须好好的帮助她。

陈可咬咬嘴唇,叹了一口气。

其实自己和许鑫泽不是一样的吗,同病相怜啊,被迫着做着不得已的事情,然后失去一些舍不得失去的东西,最后成为不想成为的人。

陈可这时候十分的悲哀,仿佛整个世界里面除了利用和被利用已经再没有其他东西了。人与人,恐怕早就不存在什么感情了。

小天。只有小天对自己还是真心的吧,是吧。只是小天走了,所以注定以后,陈可是孤独的,没有人疼爱的了。

但是,等到许鑫泽成为了太子之后,自己就是自由的了。为了自由,向前冲,陈可。陈可嘴角扬起的弧度许鑫泽再一次见到了。

看见陈可忽然的转变,许鑫泽心里很奇怪,可是没有问出来,时间长了,了解陈可更多了,自然也就明白了吧。

陈可看看许鑫泽,确实,这样的人不做出点事迹来,真的很可惜了,不过到底能不能成大器,可不是你父皇的眼光说了就行的,许鑫泽,我得要先试试你,到底有没有资格成为储君。

陈可是叛逆的,要不然只需要按照皇上要求的好好栽培许鑫泽就是,何必要试探他呢。她希望可以知道许鑫泽并不适合做太子,那么她就可以早一点离开这里了。

现在,陈可必须步步为营啦。不仅要跟清志莲作对,还要跟许鑫泽最大的后台就是皇上作对,当然了,其实不能叫做作对,而是帮忙了。可惜,过河拆桥的不也往往就是那些无情的帝王吗。

陈可有些小紧张和小埋怨的内心现在将失去小天的伤痛掩盖了,所以,她仔细地思考着怎么除掉清志莲,然后尽快完成任务然后离开了。

皇上冷冷地命令着,“仔细着陈可和鑫泽的动作,除掉清志莲。”

“是。”那人一脸的严肃,并不是经常出现在大众面前的人,算是皇上身边的精英了。

现在,清志莲可谓是身在龙潭虎穴了。陈可那么聪明,许鑫泽有着皇上的宠爱,现在皇上都下了命令为了鑫泽的前途要除掉清志莲了,清志莲本来或许还能以为许鑫泽没胆子那么做的,可是现在真的,她没有了退路没有了余地的。

所以,她眉头紧锁,不知道到底怎么心里面这么忧虑、不安,她想她一定要再见甄宇文一面。

甄宇文见到清志莲不安的面庞,心里面还是疼了一下,他发现她好像瘦了:“怎么了?”

“恐怕许鑫泽这次不会放过我了。”她害怕。

甄宇文赶紧抱着她:“别担心,有我呢,他动不得你。”

“你不是不喜欢我了吗,你喜欢陈可,一定是陈可帮许鑫泽,你也”

“你胡说什么呢。”他的心忽而柔软了,好像清志莲吃了陈可的醋他很开心的样子,“陈可不过是一个贱婢,我怎么会喜欢她,只是为了你出口气想要羞辱她罢了。”

其实,他真的有点喜欢那个小丫头的,只是跟喜欢了这么久也这么有魅力的清志莲比起来,那种喜欢不值得提起。现在清志莲这么楚楚可怜,自然是心里面对她的感情更浓厚了。

清志莲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每一次都能够俘获甄宇文的心,让他帮着自己。

这种人,最可恶了。陈可要是知道一定会说的。

呵呵,果不其然,许鑫泽一脸严肃地点头,清志莲就是一个虚伪的人啊!

她利用甄宇文的感情,可是从来不反对他付出真的感情。陈可最看不起这种虚情假意。

许鑫泽看她说的这样的愤世嫉俗,张着嘴,心里有点难受,自己是不是就是那样的人,利用陈可的感情的人呢。

陈可不知道许鑫泽想什么呢,只是继续说着自己的话:“可是甄宇文毕竟太厉害了,我们不得不防着,要想除掉清志莲,清家我们肯定动不了的,不过甄宇文,一定不能阻拦我们的路。”

嗯。许鑫泽看到陈可询问的目光,赶紧点头。

“可是,我并不是他的对手。”陈可有点颓废的说,“怎么才能够不让甄宇文阻拦我们杀死清志莲呢。”

啊,这个问题,许鑫泽真没想过,没想到竟然要对付甄宇文,自己真的很没有勇气。

可是看到陈可不经意划过自己的不屑的眼神,他心里面生气:“这有什么,甄宇文,他怎么说也不是朝廷的人,朝廷的事他怎么管也管不了。”

呵呵,陈可冷笑:“管不了只要保护得了清志莲那就好了啊。”

鑫泽被噎到了,只是拿不出话来反驳,看到陈可明显忧虑的眼神,他真的很想要安慰些什么的。只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什么也做不了,哎,他真的很懦弱,很多时候都帮不到陈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