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2-3 只要你不死,怎么都行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213 2016-09-02 00:06:02

  “你是骗我的吧,报仇不就是杀了她!”陈可嘶哑着吼叫着,让许鑫泽很是迷茫。

但是,迷茫之中还是艰难地说着:“只要你不死,怎么都行。”

陈可顾不上他说这句话时候的艰难,听到可以报仇早就是有了主意了。

死,死是轻而易举的,可是,有仇必报也是陈可的性格。开始的时候没有想到要报仇,因为那是王妃,是皇上最宠爱的许王爷的王妃,许王爷不允许王妃死,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斗得过那个不想让王妃死的人王爷,更何况,还有三王爷,还有甄宇文,自己动不了清志莲半分的。

可是,许鑫泽已经说了要报仇,那么,至少许鑫泽不会阻止自己了吧。帮助?这个没想过,许鑫泽本来就是一个懦夫,陈可自诩一定比许鑫泽强。

许鑫泽的话给了陈可莫大的勇气,所以她决定暂时不死了。

“许鑫泽,是你说的,给我报仇的机会,不论你能不能帮我,至少你不能阻止我!”陈可的话那样的严厉,那样的凶狠。

他从来不知道陈可可以这样的强悍,连忙点着头。

至少,她不会死了。

尽管答应着活着,但是陈可的表情一直很僵硬,无论是吃饭还是做事,这让许鑫泽稍微有点不放心。

“陈可,你,你不会是傻了吧?”他试探地问道。

陈可瞥来一眼不屑,并不回答,继续往嘴里面拨着米饭。

许鑫泽没得到回答,反而被陈可的眼神吓到了,天啊,这个女人好可怕。

“喂,你打算怎么报仇啊。”许鑫泽并不放弃和陈可交流,尽管自己觉得有点可怕。

“杀了她。”陈可终于肯说一句话,可是,还是那样的冷漠。

“怎么杀啊?”现在没有陈可的死亡问题,许鑫泽终于还是懦弱了。

迎上陈可凶狠的目光,许鑫泽一下子精神起来,连忙说个不停:“我没说不杀了啊,只是我想,最好能够把对你的伤害降到最低啊,你想啊,你是一个普通人,杀人要偿命的啊。”

小心地观察着这个自己好像不熟悉的人,许鑫泽看见陈可的脸色好了一点,才松了一口气,女人不好惹,许鑫泽可是知道得很呢。

“我本来是要死的人了,怕杀了人会偿命做什么。”

“啊?”许鑫泽站了起来,“你你,陈可,你还是要死啊?”

“我的小天死了。”她喃喃的,眼中又含了泪水。

许鑫泽咽了咽唾沫,尽管他不懂得小天和小可的感情,可是,总能感觉得到那种感情很强烈的,可以生死不顾的感情。

“那,可是你也不能做得太明目张胆吧,我知道你会功夫,可是你还是公认的本王的人了,你杀了清志莲,不是给本王找麻烦吗!”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烂理由了。

许鑫泽,在陈可心里你们都不是好东西,她会在乎你的死活吗。

陈可果然瞪了他一眼,没说话。许鑫泽很坏,的确,也是不得好死的,陈可心里面根本就没有把王府里面的任何一个人当过好人。可是比起来清志莲,还是好了很多的。这个王爷,不过是不希望卷入斗争,自己杀了清志莲,真的会连累他的。

其实,许鑫泽和自己不是很像吗,为了争夺储君,他被无缘无故地卷了进来,被人拉拢,甚至有可能被人杀害,而自己也是为了一场莫名的争斗被卷了进来,陷身其中,生死还不是别人一句话的事。

自己,至少还是有勇气争取的,可是许鑫泽没有,自己杀了清志莲,不就是害了他?

陈可不讲理的时候会很不讲理,可是,讲理的时候,很讲理。

“我知道,我不会害你的,许鑫泽。”陈可一字字地说着,很认真,“虽然我也讨厌你,不过,你毕竟跟我没有那么大的仇恨。”

她的话,仿佛刺痛了许鑫泽。好像,陈可非要责怪自己的自私许鑫泽才会高兴似的,所以许鑫泽淡淡地问了一句:“没有我的帮助你确定能杀得掉她吗。”

陈可惊讶地抬头看他,因为她读到了“许鑫泽要帮助她杀死清志莲”的意思。

他一脸无辜地回望着:“难道不是吗,我不允许,你能够在我的王府动任何人吗?”

“把卖身契还给我,我就不是王府的人,我不在王府,我的动作,你就不知道,那么我做什么你都不会知道。杀人自然也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了。”陈可反应极快地说。反正不论怎么样自己是绝对不要呆在王府的了。

“卖身契给你,想得美啊!”他忽然愤怒地拍了桌子,也不吃饭了,“陈可,你还是王府的人,就要听本王的命令,想要出去,你做梦吧!”

陈可苦笑了一下,并没有真的奢求能够拿到自己的卖身契:“你为什么不还给我,留着还有用吗。”

“还我钱,我就让你离开。十万两。”许鑫泽很快说道,心里却一直有个声音在喊着,这个理由不对。

见她苦笑,许鑫泽心里很难受:“怎么,那么你还有什么办法报仇?”

“关你什么事。”陈可冷漠地回敬着,然后吃饭。

许鑫泽被噎得体无完肤,张了几次嘴,看着说起来杀人眼睛都不眨的陈可,始终没有讲出话来。不过他看她吃饭的吃相,似乎也没那么不雅啊,难道上一次又是装的?这女人,怎么总喜欢装蒜,然后出其不意……

她就一句话都不说地吃完了饭,起来就要离开了。

见着她到底有些失魂落魄,许鑫泽很不放心:“你要不要留在这里睡?”

这个问题真的很白痴,陈可嘴角上扬,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我的房间就在对面。”

哦。许鑫泽才发现自己白痴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只是心里面隐隐有着担忧:“你真的不会寻死了吧,你一天里面能拿出来那么多匕首,我都不知道怎么防止你自杀。”

“我的匕首还有很多,我要做什么你从来就管不了。”陈可狠狠地瞪着他。自己是什么人,混混,数一数二的混混,自己的暗招可是多得很呢。

许鑫泽可是从来都不知道混混的概念的,就连朝廷里面略微复杂的斗争他都不耐烦,又怎么会了解外面的复杂世界呢。所以一脸彷徨:“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怎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陈可不屑于回答他的问话,说到底不还是一个不通世事的纨绔子弟,仗着父皇宠爱不去争斗,只好得过且过的人,自然不懂得许多。

所以,许鑫泽没有得到回答就眼睁睁看着陈可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