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2-6 你要帮我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193 2016-09-03 00:14:02

  听了这句话,陈可抬起头来:“你说的,你会帮我的,不是袖手旁观!”

许鑫泽怎么感觉自己被算计了,她这一出闹剧就是为了逼迫自己帮助她而不是不干预她,可是,她又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帮她呢?

自己,怎么真的竟然会说要帮她的呢,杀清志莲,天,这是自己说的吗,要,帮她?

陈可终于有了一点生气的样子还是让许鑫泽坚定地点了点头。

陈可闪着泪花的小眼睛终于笑了:“那好,不许反悔。”她竟然伸出小拇指来,期待着许鑫泽的回应。

这个,是什么?他当然不懂。

“这是拉钩钩,就是承诺,就不可以改。”陈可认真地说。不管许鑫泽是真的要帮自己还是只是说说,只要拉钩钩了,他不可以反悔。自己算是知道了,只要清志莲一天不死,清志莲的一句告状自己就会万劫不复的,必须要有人帮着自己,这个人,目前只有许鑫泽。

利用许鑫泽,利用又怎么样,他不也是利用过我吗。陈可并没有内疚,这是王府的人欠自己的,该还给自己的。

许鑫泽学着她伸出小拇指,露出来奇怪的表情,不过还是顺利地勾上了陈可的手指头。

“许鑫泽,”陈可拉着他的小手指,严肃的说,“不论我要你做什么,只要是能帮我报仇的,你不可以推辞,当然,我不会害你的。”

“嗯。”许鑫泽觉得,这种承诺的方式很特别,好像那样近距离地接触到了陈可让自己就像是感觉到了最真实的她,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去接触过一个人,也没有尝试过。

从现在开始,他很想走近这个陈可。

不过没等他继续遐想,陈可抽回了手,嘴角这次扬起的弧度,许鑫泽看得很清楚,不过陈可站了起来,没给许鑫泽任何说话的机会就走了出去。

“喂,这里这么乱,你不该收拾下吗?”许鑫泽不想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她出了门他赶紧地喊。

陈可莫名其妙的扭过头来:“王爷,你还当我是你的奴婢吗,你是我仇人的丈夫,我没有找你报仇已经是法外施恩了。”

这些话真的震惊了许鑫泽,当然刘振早就被陈可的一系列举动惊得一句话都不说了。

她竟然说她对许鑫泽“法外施恩”,她,她说着要杀人报仇的话这么理直气壮,她不过是一个民女,她不知道许鑫泽是什么人吗?

许鑫泽直勾勾地盯着陈可的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个陈可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可是,自己怎么就对这个与众不同的人那么感兴趣呢。

好吧,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再一次离开了。

不行,怎么就让她这样走了呢,现在自己是一刻都不想离开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了。

不仅仅她给自己的感觉与别人给自己的感觉不同,还因为她的勇气自己真的很佩服。陈可,陈可,呵呵,你想要卖shen契,我确实不打算让你离开了呢。至少有你在,我是不会被任何势力收服的吧。

对,我还是要利用你的,你这么厉害,我怎么舍得让你离开呢。

“来人,这里好好打扫了,损失的东西报给内务府,早些补上来。”许鑫泽对下人淡淡的说,然后坏笑了一下。天大的事情在他这里都不及自己高兴所为。陈可要报仇本是生死之事,他却不在乎,谁死谁生只要自己喜欢就好,尽管自己是不敢看见死人的。

咳,房间被毁了,他睡哪里?

“谁在外面!”陈可正在收拾床铺,许鑫泽还没进来就听见了动静。

“你倒是挺灵敏的啊,是我。”许鑫泽毫不掩饰就站了进来。

“你要干嘛。”陈可往后退了两步,警惕地问道。

“你毁了本王的房间,让本王去哪里住啊?”你真是笨啊,这都要问。

“莫名其妙。”陈可骂道,不理他继续收拾。

“喂,本王可是这王府的主人,哪里都可以住的。”

“那你去王妃那里住就好了。”毫不犹豫地反击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现在我们才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把我推到她那里去对你有什么好处?”许鑫泽从来就不笨,陈可的存在激发了他的斗志。

“呵,”陈可倒是开始对这个人刮目相看了,“许鑫泽,也许你还不算一个懦夫啊。”

“那是,陈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啊。”说着很自然地坐在了座位上。

“问吧。”陈可收拾完了,也坐在床边,看着他。

“你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呢,这么,狠?”许鑫泽一时半会找不到别的词语只好这样问。

“要不是为了我爹的十万两银子还有那个女人设计骗我,我至于来这里忍气吞声吗。不就五年,没人惹我的话,就平平安安地过去了,可是现在,别人已经侵犯到我的底线了。”

陈可毫不犹豫地说,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尽是愤怒。

五年。许鑫泽喃喃的,那不是快要到了吗,不,还有四年多呢。

“你觉得,做许王妃怎么样?”他想问,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王妃。

“悲惨。”做你的王妃,很惨啊,尤其是还得罪了我。

她没听懂许鑫泽的意思。

许鑫泽尴尬着笑了笑,马上又责怪自己怎么会这样问,还好她没有听懂。

“那么你有什么计划,我们怎么对付她呢。”

“王爷,你只要还像以前一样跟她作对就好了,陈可绝对有把握让她每一次都下不来台,她失败的次数多了,必然狗急跳墙了,那时候不怕她不出错。”

“这样不是要很久吗。”

“我一把火烧死她倒是不用很久,王爷你可愿意?哼,你还不是怕我这样莽撞连累了你才答应帮我的,以为我真相信你是真的帮我啊。”

许鑫泽想说要是你愿意的话当然可以,不过得先要保证我们两个人的安全呢。其实,他真的想帮她,就算再怎么做,清志莲在这王府里面死去,就跟许鑫泽脱不了干系,陈可以为的不会连累,其实,怎么可能啊。

可是,许鑫泽不知道是为了让陈可留下来被自己利用、还是为了让陈可留下来,总之,他知道自己是一定会被连累的,可是,他答应这么做了。

不过,许鑫泽笑了笑:“陈可,你放心,你说的办法很好,也许还不会把你自己牵连进去的,很聪明。”其实,很笨好不好,你毕竟不是朝廷里面的人,我再无能也知道包庇和纵容杀人是多大的罪。

陈可露出了这些日子以来难得的笑容:“多谢王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