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2-4 放火,为了吓吓他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747 2016-09-02 00:08:02

  怎么,她竟然瞧不起自己?许鑫泽瞪大了眼睛,只是还不好出言责怪这个才失去了未婚夫的,小女人。

“给我好好地盯着陈可,不要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了,她有什么动作你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他吩咐刘振。

刘振不解:“王爷,陈可不要寻死了?”

“嗯。”许鑫泽傻傻地点头,“她不死了,却要她死。”

刘振听不懂,不过皱了皱眉头,为了不让王爷骂自己笨,没再问了,自己好好盯着陈可,不让她寻死就好了。

陈可躺在床上,眼泪又不听话的流下来了。

她只是一个还不到十六岁的孩子,失去了一个尽管还不知道到底丈夫是什么含义可是至少是最最亲密无间的朋友,怎么会不心痛,不伤心。

小天,小天,她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身体不自觉地蜷缩起来。

还记得五岁那年,自己第一次遇见小天。

给你馒头吃。她瘦弱的小脸充满着稚嫩可爱的笑容。

我不要,你也很饿。他咽了咽唾沫,忍了忍。

我叫做陈可,我不会饿着的。那时候,她已经知道了拳头就是硬道理,已经开始反抗那些恶霸了。

小天本没有想很强硬的拒绝的,毕竟自己饿了,他笑了笑,接过了馒头,谢谢你,我没有可以报答你的,以后跟着你混了。

呵呵,她天真地笑了,他也是。

然后他真的每天跟着陈可。

你跟着我干嘛啊。

我说以后跟着你混了啊,不跟着你学两手,我都吃不饱饭。

你要女人养着吗,真没出息。

不是的,我以后一定会有本事养我的女人的!他说得雄赳赳气昂昂,陈可扑哧就笑了,你以后找不找得到女人还很难说了。

陈可,带我去见你的家人吧,我喜欢你。十三岁那年,小天笑着,拉着根本不顾忌什么男女有别的话的陈可,一脸的幸福。

陈可笑了笑,没有人要我的,你也知道,我这么无赖,还是一个混混。

不,我喜欢你的,我要娶你,真的,小可。

小可?第一次有人这样亲昵的叫自己的名字,很喜欢,于是她点头答应。

不过,你不要跟我爹说我的身份啊,他不喜欢我,不会答应我做这些事情的。她真的很开心。

嗯,我知道。以后我们一起攒钱,我们成亲,要办的风风光光的,小可,我也是可以养得起你的!

陈东打量了陈天好半天,陈天紧张地一直不敢说话,这个岳父大人怎么这样挑剔呢。

陈可拉拉陈天的衣角,示意把准备好的钱拿出来。

哦,陈天恍然大悟般的,对了,陈东其实是认钱不认人的。

你确实可以养得起我的女儿,那么,我陈东就答应了这桩婚事,你放心,我的女儿绝对不敢背叛你!

陈天为着陈可有这样一个父亲而伤心,不过,也为了能够和小可成亲而开心。

十四岁,他们许下了诺言,成亲之前他绝对不碰她,她也要为他守身如玉,不要喜欢别人。陈天虽然穷,没什么本事,可是愿意第一个为了陈可去挡剑。

小可,你真聪明,真厉害,我是不是配不上你?第一次他这样说的时候,得到了陈可一顿暴打,你有福气,我喜欢你。

这简单的几个字,把小天美死了,小可,你放心,我不会拈花惹草的。

你倒是想,谁看得上你啊。说着已经走了老远了。

小可,你可不许不喜欢我。

小可点头,你怎么这样啊,都说了,我要是背叛你你就杀了我的,陈可啊什么都不怕,就怕陈天杀了她。她摇头晃脑的,开心极了。

她知道,这个人关心自己,就算没有本事,自己可以养活得了他还有爹,只要足够幸福就好了。

她是混混,但是没有太大的野心,她只要幸福快乐的活着就好了。

对,还有自由的活着。

小天,再过两个月我就十六岁了,我们要成亲了。

这一切,怎么这么突然,怎么会呢,现在,自己怎么办。

她哭着,始终没有停下来,是自己的错吧,自己不辞而别,让小天贸然来到了王府,然后,被清志莲杀死了。

是自己太聪明了,小天总是觉得配不上自己的吧,所以他那样的保护自己,都不要跟自己在一起了。

呜呜呜,她的哭声逐渐大了起来。

这是伤心,已经算不上悲痛欲绝了,毕竟,爱,她还不懂。

哭出来就好了。许鑫泽听了刘振的报告,心里面自然的放松了,憋着,才是最不好的吧。

他以为那丫头总算是安分下来了,没想到的是,天不亮就被刘振吵醒了。

“吵什么啊!”许鑫泽昨晚上很晚才睡,这么早又吵,不过一想到是刘振,是自己派去监视陈可的人,对了,他猛地坐了起来,“滚进来。”

“王爷,陈可,陈可在王妃屋顶上!”

“屋顶?”许鑫泽这下子完全清醒了,这是不是叫做,上房揭瓦?这小丫头,嘿,胆子大,有前途!

他慌乱着就出来了,赶紧赶过去。

陈可在屋顶上,并没有做什么,而是静静地坐着。

看到许鑫泽慌张地赶过来,她不屑地扭了头:“就这么怕我杀了清志莲给你惹麻烦,看你慌张的样子。”不过,这个人就是个懦夫,自己不在乎。

许鑫泽离她很远,天还不亮,根本看不清她在干什么:“陈可,你在干嘛啊?”

这下可好,画眉和画云赶紧出来了,往上一看,啊啊的大叫起来。这一叫招来了很多护卫,火把照亮了王妃的房子。

陈可冰冷的脸闪现在许鑫泽的眼睛里,方才的慌乱就不见了,转而是严厉的呵斥:“陈可,你给本王下来,王妃的屋顶也是你可以随便上去的吗!”

这绝对是掩饰自己方才的慌乱,至于为什么要掩饰,他不知道。

陈可狠毒地瞪着他,清志莲也穿了衣服出来了,看到自己屋顶坐了一个人,她惊讶地大叫:“你,陈可,你要干嘛!”

她缓缓站了起来,真让人担心她会掉下来,许鑫泽恐怕自己方才的话是激怒了她,不过,后悔没用:“你要干嘛!”

她无奈啊,许鑫泽,到底是怎么一个懦夫,怎么就连自己来看看星星都要这样的疑神疑鬼的,就连自己站了起来都要害怕个没完。

既然这样,就吓吓你。陈可狡猾地笑了笑,但并不是那种开心的笑容。陈可冲着许鑫泽喊:“这里太亮了,你把这些人撤走!”

许鑫泽也确实觉得这里太亮了:“全都下去,拿把梯子来。”

不过,陈可不用梯子能上去,自然也能下来。他看到她沿着斜向下的瓦片往下走,心就提了起来,只见她走到最边上,蹲了下来,托着腮:“清志莲,你说我是不是该烧了你的房子啊。”

众人惊骇,刘振最先喊道:“陈可,不要乱来,这是王府,怎么能够这么放肆啊!”

陈可本就没指望谁会帮自己的,今天也没打算放火,就是吓吓许鑫泽,这个懦夫真是让自己头疼,看不过去。

许鑫泽果然是慌乱了一下:“陈可,你胡说什么!”

“我可没有胡说。”她说着又站了起来,就从大概五米高的上面跳了下来。

许鑫泽害怕,可是还是不自觉地靠近,希望她没有落穏的话自己可以接住她。

不过,她蹲着落到地上来的时候,就在许鑫泽的面前。

许鑫泽伸出来的手尴尬地伸回去:“你,你这样太危险了。”

“许鑫泽,我要放火烧了她的房子,只是烧房子而已。”陈可站起来,在他耳边说。

看到陈可面无表情地对王爷说着什么,大家都以为陈可疯了,刘振一把拉开陈可:“陈可,你要对王爷做什么!”

他太懦弱了,本姑娘只是想要教教他怎么坚强一点,不过,跟别人说不着这个,她只是盯着许鑫泽的眼睛。许鑫泽被她的眼睛盯着,心里面莫名难受,面上也是说不出的难受,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陈可被拉着,可是已经不知不觉地夺过了刘振手中的火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扔了出去。

清志莲尖叫出来,许鑫泽猛然回过神来,哼,陈可看着许鑫泽那一副呆呆的样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