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2-2 我们报仇吧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004 2016-09-02 00:02:03

  “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我也做了退让啊。”许鑫泽一边说,一边小心地靠近她。

她没心思听,心里面被满满的苦涩覆盖。

“你别怕,别怕,那个,人死不能复生……”

等到许鑫泽终于能够接近到可以夺过她的刀的时候,她的手忽然松开,吐出血来。

“陈可!”许鑫泽惊慌地大喊道,不过淹没在大雨里面,声音就很小。

皇上叹了一口气:“张御医在吗,马上到王府去。”其实,皇上一直知道许鑫泽的所有动作,毕竟自己疼爱他,而且自己希望他可以竞争太子之位。

不过,只是了解他的动作,却并不想要做些什么去改变他,因为,强扭的瓜不甜。

现在,儿子就要归顺了老三了。其实,不仅仅许鑫泽看不上老三,自己也看不上啊。不过现在,最疼爱的儿子都归顺了老三,自己决定的时候,必然要考虑这个儿子的后路。

那个陈可,挺机灵的丫头,看起来他还是喜欢的吧。既然清志莲不能得他的欢心,何不送去一个喜欢的,也好让儿子郁闷的心情得到缓解。

老子只能做这么多了,鑫泽,你呀,好好对付着老三吧。

“去”许鑫泽将她抱到了房间里,还没说出来叫御医,就见着张御医被人送来了。

“快。”许鑫泽讲不出别的话来。

张御医很有礼貌地请刘振出去,说外男不可见接下来的诊治过程。许鑫泽咽了咽唾沫,跟着刘振一起出去了。

张御医汗颜,其实,王爷,这不是你的女人嘛,你出去干嘛。

姑娘的意志真是坚定,忍着这么大的疼痛都能够醒着。张御医稍稍褪去她的衣服,就看到满身的伤痕。

陈可的眼神忧伤着,张御医小心叮嘱着:“姑娘,你的身体不好,还有残留的毒素在身体里面,加上旧伤新伤不断,恐怕很难治好的,你要保持心情愉悦啊。”

“你看这阴雨绵绵的天气,恐怕以后你在雨天会很难挨。我尽量给你调理身子,希望你自己也要多注意。”

陈可不想听,闭上了眼睛。

半晌,张御医出来,交给刘振一张药方:“姑娘睡下了,”可是还没说完就看到许鑫泽冲了进去。

因为担心,因为关心,他进去了。

于是张御医对刘振继续讲道,“按方抓药,每日三次,可不要怠慢了,姑娘的身子要好好调理。”

她没有睡着,等到那大夫出去了,她又是张开了无光的双眸,很快,许鑫泽冲了进来,直到床边,于是看到了她。

陈可看着许鑫泽,眼神里面尽是绝望:“许鑫泽,不要伤害我的爹,让我死吧?”

“不,你怎么可以死,你知道你是怎么样命大才能活着的吗!”许鑫泽不允许她死,就连说说也不行!

陈可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你,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死了,他也很喜欢你,可是你不能,不能死啊。”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个死了爱人的人,实在是不知道。

她听不进去,都听不进去。

嗓子哑了,也没有心思喊什么了。在这里,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地位,谁会听自己说一句话呢,没有人。

活着,只是一只蚂蚁。

看到她完全不为所动,许鑫泽又开始酝酿新的说辞。

“陈可,你,你不能死,你知道吗,陈天不希望你死的,他那么喜欢你。”

“小天对我很好,他是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了。”嘶哑的声音响起来,许鑫泽一下子就精神了。

“最疼爱你的人,肯定不希望你死掉的啊!”

“只是,再不会有人疼爱我了,我不想活着。”她的眼泪静悄悄的,连连不断。世界上,还有什么可以让自己为之活着的。

“嗯,我,怎么会没有人疼爱你了呢,陈可,你,你还有我啊。”许鑫泽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

“呵,”陈可带着泪的脸露出来讽刺的笑容,“王爷,你确定我落井不是你有意安排的吗。”

啊,许鑫泽惶恐,但是,但是,你怎么知道的?

“王爷,有谁会那么凑巧在我落水后的第一时间就让人下去救,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许鑫泽确实以为,陈可是不知道的。

不过陈可,你不该责怪许鑫泽,要不是等你落水之后再救上来,恐怕你体内就不仅仅是有残留的毒素了,而是直接被毒药杀死了。而且,刘振当时根本就没有知道你在哪里落的水,是恰好碰到了,而许鑫泽却误打误撞地找到了你落水的地方。否则,你是真的要死了。

不过这些,许鑫泽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心里还有点自责的。

“对不起,我,我,你要体谅我啊,好歹我是一个王爷,你一个小丫头就跟王妃联手整治我,我能就这样咽下这口气吗?当然,找个机会整治你一下了。可是你也没有死啊!”

“王爷,赐死我吧。”陈可不想废话了,说到底,不还是利用吗。

“不可能的,我不会让你死的。”你怎么能死呢,我不会答应的。

“呵呵。”她苦笑,自己真是笨,死还要经过别人同意的吗,爹,爹算什么,自己的死活他都不在意,凭什么自己就要因为他而不死了?

见到她的笑,许鑫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走到床边,看到她又拿出了匕首。

“陈可!”许鑫泽猛地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

她实在虚弱的不行,身上又难受,所以,根本没有可能挣扎得过许鑫泽。

“不要死,不要死!陈可,要不然,我们报仇吧!”他没有想用蛮力夺过匕首,毕竟那是没有用的,死,轻而易举啊。

“报仇。”

她喃喃地重复了好几遍这个词语,良久才反应过来这个词语的含义。

报仇:杀了该死的人,为死了的人殉葬,就是报仇。清志莲该死,因为是她杀死了小天,甄宇文也该死,因为是他帮着清志莲杀死了小天。要报仇,就是要杀死清志莲和甄宇文,对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