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51 有人要救她走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508 2016-09-01 00:24:02

  甄宇文的到来无疑让陈可知道自己的死期已经到了。

刘振慌慌张张的,看着心情低落的王爷,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得到的消息说出来,只是动作上显得很是慌乱,就连倒杯茶都洒了。

“这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这样的慌乱过,到底怎么了。”许鑫泽本没有心情知道到底怎么了,只是看着刘振这样的慌乱,心里越加的烦躁了。

“王爷,”刘振见着王爷问,正好可以说了,“陈可”

不过,听到这个名字,许鑫泽没心思继续听,一把扔了茶杯:“滚出去。”

那个女人竟敢欺骗自己。

刘振惊讶地抬头看了看王爷,王爷好像很生气,生的是陈可的气。为什么啊……刘振怎么可能会知道王爷那特殊构造的脑袋是怎么会对陈可生了气的呢。

刘振出去了,陈可那张脸一个劲的在许鑫泽的脑海里面出现。

许鑫泽心烦地躺到了床上。

“你喜欢小可吗,我配不上她。”小天对许鑫泽说过的话,现在,许鑫泽一遍遍回忆着。

“她那么可爱,那么聪明,跟着我,我只会给她惹麻烦,我每次都说要保护她,可是每一次都是她给我解围的。我不能给她好的生活,为了成亲,我还要依靠她去挣钱。在这里,至少她是衣食无忧的。”

“虽然,她不喜欢这种没有自由的日子,可是,总比在外面忍饥挨饿好得多,我想,我一辈子也不能给她这样的生活。”

“我知道这很残忍,我抛弃她了,她会恨死我的,可是,你可以保护她的,对吗。”

那一次,他没有回答,就听到有人来了,是陈可。

说实话,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他是独自一人的,最潇洒的,父皇最疼爱的,他不需要有任何负担,喜欢,恨,他本都不需要的。

只是,陈可,她要死的时候自己是那样的害怕,这算是喜欢吗。小天说是,说看到小可被他挟持的时候,自己是很紧张的。

那,只是自己不希望见到死人的吧?

知道了陈可竟然是有武功在身上的,许鑫泽是那样的愤怒的,因为一个本来什么都会的人,竟然那样低声下气的求这个帮那个,就好像只是为了好好活着,这样真是没有尊严,让人生气!最可恨的是,她竟让将这一切都欺瞒了自己。

可是,许鑫泽,你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为了安逸的生活,你选择不去参与斗争。陈可和你不一样,她敢爱敢恨的,只是,五年,没有必要跟你们结仇而已,她这是能屈能伸,你才是真正的懦弱。

陈可淡淡地看着他的眼神由微笑变得冷冽,才开口:“要我怎么死。”绝望。

甄宇文听到这句话,重新露出了醉人的笑容:“我很欣赏你,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不死。”

“就算你放过了我,她也不会放过我的,还是,给一个痛快的吧,大侠。”陈可这样说。

“你很聪明,也很机灵,我舍不得杀了你。”甄宇文笑着。

“你要,怎么样。”陈可知道,这句不杀死并不代表不会有好事的。

“你,嗯,猜。”甄宇文笑着,一步步走近陈可。

陈可已经没有在思念着谁或者是期盼谁会来救自己了,不过,本能的害怕让她一步步后退,直到,甄宇文把她逼退到了墙角里,她,再也不能后退一步了。

“我挺喜欢你的,做我的丫鬟吧。”甄宇文笑着,就动手去抚摸陈可漂亮的脸蛋。

陈可厌恶地扭过头去:“我以为,你该是光明磊落的。”

甄宇文被她这句话说得变了脸色,不再笑了,生硬地掰过来她的下巴:“你,说什么?”她的意思是自己不光明磊落吗?

陈可知道自己的这句话激怒了这个人,不再说话了。只是,甄宇文并不肯放过,一只手用力地捏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用力地抓着她的肩膀。

陈可很疼,可是又被他制住,动也动不了。

“其实,你以为我不想光明正大的吗?”甄宇文好像是发疯了。

陈可害怕,那种气势自己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因为毕竟自己不是武林中人,没有见过真正的的血腥场面,自然这种凶狠的脸也是没有见过很多的。

“害怕吗,害怕我会怎么折辱你?”他的表情冷的可怕,话也冷的可怕,陈可害怕。

“陈可,你,做我的丫鬟。”他再一次重复道,“否则,只有死。”

“我宁愿死。”陈可恨恨的,“你这种人,我很讨厌。”

“你!”甄宇文彻底愤怒了,想不到一个市井混混竟然说讨厌他这个大侠。

“我以为,你们是正人君子,没想到竟然和朝廷勾结,为了一己私利不顾别人的感受。你帮着清志莲,对付的是皇上的儿子,把一个不愿争斗的人逼到了这种地步。”陈可,现在是不自觉地同情许鑫泽的。

她这么说,意在表达自己不是瞧不起甄宇文本人,不希望自己被这个人一怒之下杀死。

“怎么,你不喜欢我这样啊?”甄宇文又笑了,早说啊。

陈可对甄宇文的举动,感觉到很奇怪。

“陈可,我很欣赏,或者是喜欢你。”甄宇文轻声说,“我不希望你不喜欢我。”

陈可惊讶地看着他。

“我知道,清志莲她根本就不想和我一起离开这里的,她只是利用我而已,我不是傻子。”他苦笑了一声。这声苦笑让陈可忽然觉得,这世界上,很悲凉。

见着她失落的表情,甄宇文有点心疼:“陈可,你知道吗,其实,见到你在大街上卖艺,我就很喜欢你。不过那时候,只是单纯的欣赏,直到前几天你和我动手,我才真的喜欢了你。”

喜欢,我呸,你也配说喜欢吗?陈可腹诽道。

“你的混混身份,隐藏得很好吧,不过被我查到了。”他很自得的说。

那什么,他查到了,为什么查,哦,是为了清志莲,所以清志莲就是这样知晓了自己费心隐藏的身份!

“你,一定不希望这些被你的父亲知道的吧?”见着陈可完全不为所动,甄宇文终于逼迫着。

陈可瞪着他,“你到底要怎么样!”即使自己已经被那个人卖掉了,还是不想让他伤心。

“我要娶你,不过现在只能让你当我的丫鬟。”因为我也不能一下子就放弃了清志莲,至少我还没死心。

“你疯啦!”陈可喊道。

甄宇文慌忙捂着她的嘴:“不想活了吗?”她这样大声,要是惊动了人,甄宇文就是想要带她走也不可能。

陈可嫌弃地皱了眉头,眼神瞪着甄宇文的手。于是甄宇文收回自己的手。

“你答不答应,跟我离开?”

“不,我和小天还要成亲,你不可以把我抢走!”陈可害怕,这个人自己是决计打不过的,况且自己现在是没有任何力气的!

“我喜欢的人,不可以有别人喜欢。”他狠狠地,“我不能跟她双宿双栖,可是你,你完全可以和我离开这里的。”他有点急切。

一种,霸道自私的爱。

“不,不,我只要跟小天在一起,你滚开!”她急了。

不过甄宇文说这些和没说也没什么区别,他要做的事情,陈可根本抵抗不得。说罢,他就要揽着陈可的腰抱着她离开了。

她的挣扎尽管力道不大,却是十足十的敏捷,这份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激怒了甄宇文。

“喊,你再喊!”甄宇文暴怒,打昏了陈可。

陈天,陈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