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49 刁难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3021 2016-09-01 00:06:02

  这一次,是甄宇文来了。

一身青衣,甄宇文护着清志莲,满脸冷色,直接就到了许鑫泽房门口。

刘振拦着,甄宇文也不继续往前走,冷冷道:“叫王爷出来。”尊你一声王爷,只是还没必要撕破脸。

清志莲恼怒地盯着门口。

“王妃。”众人行礼道。

画眉气冲冲地:“给我滚开,叫王爷出来吧。”好像这时候她只是王妃的属下,并不是王府的奴婢。

陈可今天睡得很好,大清早的,也不打算起床了。

“参见王妃。”张御医这一身便装啊,轻松得很,也是不打算换了。

“你是?”王妃皱着眉头问道。

“卑职师是御医院的,张御医,来给府上的陈可姑娘看病。”他可不怕热闹,自己是御医,能有什么可怕的,不招惹王爷就好了,至于那个丫头,看着也不是个好欺负的,自己没必要忌讳什么。

“哼,就为了那个贱人,王爷竟然扬言要废掉我!”她果然是很愤怒的。

甄宇文倒是不很愤怒,废了正好,马上远走高飞,只是清志莲不愿意,说是三皇子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王爷不在吗。”甄宇文冷冷地问。

许鑫泽打开了门,见着那个令人畏惧的武林高手,心里不禁发毛,不过还是笑了笑:“本王才刚刚洗漱好。”

说着,丫鬟端着一盆水低着头快步走了出来。

“王爷,您是否真的要废了臣妾。”似乎带着委屈,甄宇文听见这口气心里十分不高兴。

“呵,”王爷苦笑了一下,“王妃说什么呢,本王昨天还惩治了碎嘴的奴才。”这是有目共睹的。

陈可默默地开了门,看到那边王爷的样子,心里很是满意,许鑫泽,叫你欺负我。

甄宇文冷道:“王爷,既然知道错了,就给王妃认个错吧。”

“本王,已经惩处了奴才们。”认错,不行吧。

“王爷,请道歉。”谁也不能欺负自己心爱的女人,王爷也不行。

甄宇文满面寒霜,出口霸气不容置疑,身上有着浑厚的内力,非常人可以对抗得了。

王妃高仰着头,脸上满是得意,许鑫泽,是你选择不跟我和好的,是你逼我走到这一步的。

许鑫泽看了看周围,刘振已经把没用的人都清走了,只是,画眉和画云还在,而且她们不可能离开。还有张御医,这个人他不走啊。

看见甄宇文怒气冲冲的样子,许鑫泽真怕那个人过来杀掉自己。咳咳,以往这叫做甄宇文的人还知道避讳着自己,今日竟然是直接出现了,这不是,杀人放火的节奏吗……

“王妃,是本王错了,不该对你大喊大叫。”他低着头,隐忍着。

看着许鑫泽那怕死的样子,陈可心里乐开了花,哼哼,许鑫泽,你不得好死,尽管清志莲也不得好死。

张御医皱了眉头,这个王爷哪都好,就是有点胆子小,仗着皇上的宠爱做什么不行,可惜,一不敢杀人,二不敢**,三不敢争夺储君,哎,真是白瞎了这一身的好品质了。

“王爷是否也该像陈可一样,跪谢认错呢?”既然已经鱼死网破了,清志莲不给自己找面子就是傻子。

她是清志莲?她是有个武林榜首不假,但是她,到底还是皇家的人啊!她竟敢这样要求本王!好吧好吧,她有资本……许鑫泽低着头,皱了眉头,心里的怒火一点点往上窜。

陈可咬咬嘴唇,听闻“下跪”,心里觉得这倒是太过分了。

但见许鑫泽虽然是满脸怒气,不过好像还真有“惹不起,跪就跪了”的样子,咳,陈可真心不开心,自己现在还是和许鑫泽一个阵营的,许鑫泽要是这么败下阵来,陈可也会很没面子,对不?

“男儿膝下有黄金,王妃你不是男人,你的男人可是男人。”陈可一脸不悦地走过来,冷冷说道,站在许鑫泽面前,并不行礼。

“贱人,你还有脸来。”清志莲瞪着她。

“王妃注意你的口气,贱人,这个词语,本不是属于我的,是你设计了我,所以到底谁才担得起这个词语,王妃明白。”我恨死你了,比恨许鑫泽还要恨你。

这,这就是骂王妃是贱人了,张御医和许鑫泽都惊讶地看着她——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许王妃吗,许王爷和她如何那都是夫妻吵架,但是陈可你算什么,你来捣乱那就是,找死!

她没什么好怕的,只要今天帮着王爷挣回了面子,还怕清志莲为难自己吗。她很有把握,因为自己在外面什么没见过,只要不是拿卖身契威胁自己,自己什么都敢做。

“给我掌嘴!”王妃怒道。

甄宇文的脸早就阴沉了下来,此时一巴掌就打了下来,许鑫泽害怕她被打,才要说话就看到。

陈可几乎用一样敏捷的动作握住了甄宇文的手:“清志莲,我忍你让你,但你以为本姑娘是被吓大的吗!”

直到对上那一张脸,甄宇文才记起来,这是那个街上卖艺的姑娘,有身手的。在这京城,能混到风生水起却是懂得韬光养晦,甄宇文表示这丫头有意思极了。

心里面忽然想要好好地和这个丫头玩一玩。

于是他用另一只手去攻击她。

她灵活着偏过头去,也伸出另外的手与他打斗。

看到她手上缠着纱布,思及她的手受伤了,甄宇文心里面有点不舍得打了,冷冷问道:“你的手,能跟我打吗。”

“你不是武林中人吗,怎么这么婆婆妈妈,不像个男人。”这是敌人,不是自己敬仰的大侠了,她伸手就打。

甄宇文冷笑了一声:“我欣赏你这样的性格。不过,我不欺负受伤的人,你的身上有很多伤,等你养好了我们再过招。”他推开陈可的手,冷冷地退到了王妃身后,意思是,自己不管这事了。

陈可的手确实有点疼,他的力气也太大了,不过不能让人看出来吧,她也乖乖地站到了王爷后面。

许鑫泽现在并不是那么欣赏这个丫头,而是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

“我本来不想帮你的。”陈可低声对许鑫泽说,然后乖乖站好。意思是你应该感激我,所以就不要伤害我的小天。

许鑫泽知道,这个人其实不卑见,不是吗?她什么都好,什么都会,现在几乎又要化解了这场矛盾。只是,自己能怎么办,自己没有勇气和她一样。

场面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张御医开了口:“大家就这么站着啊?”

张御医的眼睛还盯着陈可看,陈可会意,点了点头:“王爷的意思是,王妃不敬重夫君,还没有认错,如果态度不好的话,还是回娘家去吧。”

许鑫泽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自己没办法打断,因为,自己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场尴尬。

王妃冷冷道:“是吗,王爷。”很显然脸上十分挂不住。

“王妃,王爷的意思是,你对王爷的态度真的不好,不回来,也罢。”

反正,王妃既然回来了就是要留下的,所以不论她得到的是胜利还是失败,都不可能第二次离开王府了,毕竟,这对她的名声不好。

甄宇文现在,简直是特别欣赏这个丫头。

张御医也是啊,得了,自己肯定得跟王爷讨个命令,就留在王府里了。

许鑫泽始终不说话,心中有什么莫名的情绪在晃动。是羞愧,还是愤怒,或是懊恼……

“你!”王妃哑口无言,是的,自己不可能第二次离开王府了,离开了,整个京城就会传的风言风语的。但今天自己回来是打算让许鑫泽低头的,可是现在明显又不可能。

许鑫泽明白那王妃必须认错了,只是自己,自己心里有点排斥:这个陈可帮了自己的忙。

“王妃,王爷累了,想要进去了,如果王妃没有诚意的话,就请回吧。”陈可不知道今天王爷怎么不说话了,自己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啊,难道王爷不会接话的吗。

许鑫泽心里面很难受,但最终接受了陈可的意思:“清志莲,今天你来闹事,本王不跟你计较了,本王已经认错了,现在只要王妃肯平等与本王相处,一切安好。”

是呀,王爷都认错了,王妃你还不认错吗,清志莲自己知道,陈可把方才许鑫泽的弱势,全都扭转了。

王妃知道甄宇文的性格,他是向来最讲规矩的人,现在表明了不帮忙就不会帮忙,他站在这里已经起到了威慑的作用,自己当时也只是这样要求的,毕竟他们两个的关系还不能太明显。

真的要教训许鑫泽?别说清志莲不敢,就是敢,那也得做好被皇上诛九族的准备!她方才说要王爷跪下,也不过是嘴上逞强,真要许鑫泽跪吗,她不敢接的。

咳咳,清志莲思忖半刻,只好低头轻轻地说着:“王爷,臣妾一时间小脾气上来了,跟王爷吵了两句,还请王爷见”

天知道她心里多么愤怒。

“回房去吧。”她几乎还没有说完,王爷就挥了衣袖转身进了房间,“陈可,你给我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