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2-1 他不让她死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2057 2016-09-01 00:24:02

  “谁才是jian人,你我心知肚明,清志莲,别以为你利用我我不知道!”甄宇文红着眼睛,暴戾的本性暴露无遗。

“宇文,你,你不要胡说!”清志莲有点慌乱,甄宇文的话意味着他可能不再帮自己了。

“我告诉你,你要是非要带她走,我不会再帮你!”甄宇文见着她的慌乱,冲动的情绪稍有平复。

“你,你怎么可以!”清志莲委屈地就要哭了。她本就要得到了许鑫泽的承认了,本就要得到了一切想要的了,但是现在,甄宇文,这个曾说过要帮她的男人,不帮她了?

她的眼神看向门外,看着门外的两个人说着话,她好像看到了小天也在……

她在里面撕心裂肺地哭喊,眼泪止不住地留下来,心里面是掩饰不了的悲痛。这时候她的哭声似乎格外的清楚,似乎许久不曾讲话了,现在也该放声大哭一场。

许鑫泽是故意放慢了脚步的,因为他似乎还没想清楚自己为什么竟然会这样做,也因为不想看到清志莲和那个人交谈。

可是听到了那种悲痛欲绝的哭喊,他就进了院子。

甄宇文看到许鑫泽,满脸惊讶:“你,把他带来了!”

许鑫泽不管他的惊讶,带着刘振就朝着那间屋子走去。

听到脚步声,她的眼泪没有停下来,心里面害怕到了极点,她被绑着,所以只能够蹭着挪动自己,挪到床的最里面。

甄宇文被推开,她知道有另外的人进来了,于是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哭声却没有停下来。

见到那样狼狈和憔悴的陈可,许鑫泽慌了一下,就赶紧上前去。

“好妹妹,你还好吧?”刘振却先一步去解她的绳子。

“不要解开,她会寻死的!”甄宇文冷冷,顺便瞪了一眼清志莲。

听闻“解开绳子她会寻死”,许鑫泽站住了,满面寒霜,刘振的手停在绳子上,感受得到陈可的身体都在颤抖。

“甄宇文,你和清志莲的关系也该结束了。明天本王与王妃进宫面圣,然后去拜见岳父岳母大人。”他的声音很虚,可是,很真实。

清志莲的得意挥之不去,甄宇文的寒冷越加浓厚,陈可的恐惧不断增加。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把陈可交给本王。”

听到自己的名字,陈可睁开了眼睛,正对上许鑫泽坚定的眼神。

陈可的眼睛里面却没有任何的欣喜。他只是要利用自己。他是想要保护自己吗,呵呵,那么为什么还要等到小天死了之后。

她苦笑的表情刺痛了许鑫泽,他不懂为什么自己的心里那么的疼了一下。

可是甄宇文懂得:“怎么,你还想要利用她吗?”

她的心被狠狠地刺痛,她没有人在乎了,没有人会懂得了。她的小天傻傻地为了她死掉了。

许鑫泽的话更加的轻柔:“这不关你们任何一个人的事情。”

甄宇文烦躁地瞪了一眼那哭着的陈可。

“你自己说,你,跟着谁?”

停止了哭喊,陈可的眼睛没有波澜:“杀了我吧。”

这句话,震惊了每一个人。

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能够活着的时候选择死亡的,不论跟谁走,她都可以活着。

甄宇文喜欢她,会宠着她,尽管他的爱很霸道。

许鑫泽尽管不懂爱,可是他会保护陈可,至少不会再落到清志莲手里。

可是,没有了小天,活着有什么意义。

“小天。”她轻轻地唤着这个名字,伴着数不清的眼泪落下来,看向许鑫泽,“都怪你,你该早放他离开的,不放他离开,你还不能保护他!”

她这样喊出来,只是让自己心里更疼,眼泪更多。

许鑫泽心里面又被刺痛了,但,他还是不懂。

“清志莲,本王不想跟你的人废话,你答应本王的条件,本王才能够兑现承诺。”

清志莲给甄宇文使了一个很大的眼色。

甄宇文恨恨的,不想退让!可在他的心里面,清志莲更重要,陈可只是一个替代品,还不乖。

陈可自己知道,这里面的人,没有真心待自己的,自己的日后,都没有了任何依靠了,连个希望都没了,连个活着的意义都没了。

她紧紧地闭上眼睛,任凭人家安排自己的命运。

清志莲满脸挂着讨好的笑,甄宇文尽管看得出来这是虚假的,可就是不忍心打破她的美梦。

“王爷,在下交出陈可了。”甄宇文终究拧不过心里面对清志莲的偏爱。

此地不宜久留,许鑫泽使了眼色,刘振立即将小丫头抱起来带走。

清志莲毫不犹豫地跟着王爷回去了,留下甄宇文在原地脸色越来越冰冷。

他们回到王府的时候,天色大黑了,许鑫泽一言不发,只是淡淡扫了一眼清志莲,清志莲看了一眼几欲昏死的陈可,乖觉地告退回房了,不过她的心情大好!陈可是许鑫泽的软肋呵,这下子对付许鑫泽还怕没办法?

刘振将丫头放回房间,安排了两个丫鬟照顾着,自己也是时不时地去那屋子里看看。

深秋的天气,外面清冷得很,这静谧的夜暗得深沉,很快下起了大雨。

“王爷,快去看看陈可,她,她跑出来了!”刘振禀报着,由于外面在下雨,刘振浑身湿透了。

“你不能把她追回来吗?”许鑫泽真不明白,这个刘振。

“王爷,她,属下一靠近她就动刀子啊!”

动刀子。许鑫泽慌了,连忙出去找,也不顾刘振在后面打着伞,他慌乱地就四处乱跑。

他看到陈可在一棵树下面,湿淋淋的,失魂落魄,手里面一把匕首正对准着自己的腹部,只是,她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还没有动手。

“陈可,不要这样!”

看到那把透着寒光的匕首,许鑫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面。

“滚开,你们都滚开!”她喊道,声音已经嘶哑无力,匕首也不自觉地向里扎了一点。

见到了血迹,许鑫泽更加慌乱:“陈可,你敢死,你要是再敢动一下,本王让你后悔不已,你知道你自己有多少把柄在本王手上,你清楚得很!”

陈可的手颤抖着,顿时不敢再动了。

许鑫泽的心才放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