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1-50 始料不及

民女逆袭:封妃路漫漫 诺小然 3619 2016-09-01 00:20:02

  陈可以为王爷是要夸赞自己的,才要开口说你不必谢我,没想到,他转过身来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刘振惊讶了,张御医也惊讶了。陈可自然也惊讶了。

“都给我滚出去,你们!”忽然间没来由地他对着刘振和张御医大发脾气。

陈可不知道怎么了,只是感觉有问题。等他们都出去了,陈可发现许鑫泽脸色冰冷得可怕:“我,奴婢做错了什么?”是不是不能让王妃回来啊,是不是?

“你明明没有那么懦弱,你都是装的,装得那么贱,真是贱命一条!”他狠狠地也是恨恨地逼近陈可。

陈可被吓到了,抬头看着他,至少从自理来了王府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生气过。

他说完了,没有给陈可的反应时间,许鑫泽一把抓起来她受伤的手,狠狠地拆掉纱布,不管她是不是很疼,一边拆掉一边狠狠地说着话。

“你这个贱人,你既然不疼,何必缠着这么多,你都是装的,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丫鬟,你是一个恶魔!”他看到了她手上明显的血迹,还有着深深的伤痕,感受到她由于疼痛而发出来的颤抖,他再一次狠狠骂道,“你真是卑见无耻!”

她不敢说话,因为不知道怎么的,这次没有取得他的信任,反而让他生气了,那意味着自己还是很危险,小天还是很危险,她不敢言语,任凭他怎么对待自己。

然后他狠狠地甩开陈可,把她摔到地上:“你不是会功夫吗,起来,跟我打!”

“奴婢不敢。”她轻轻地,忍着手上和身上传来的疼。

“奴婢,你是奴婢吗!”他狠狠地走近,她皱着眉头,连认错都不对了,还说什么,但是她心里好害怕,不要,不要再说了,会不会接下来就要说处置了小天,把自己送去清、楼。

“你还装!”他看见她不说话的时候,就想到她是装的。

“王爷。”她叫道,“到底,怎么了。”她不知道,自己委曲求全有错吗,为了不被你送去清、楼而听话有错吗,为什么,你会这样的生气。

看着陈可这一副毫不知错的表情,许鑫泽心口堵得难受!原来,被人欺骗是那么难受,许鑫泽第一次知道。他看着陈可的样子,心里面的火气挥散不掉,那么就离开她,不要再看到她。

他选择自己离开,而不是让陈可离开。

真不知道这个王爷,是不是一个正常人。

许鑫泽不知道自己怎么忍住了满腔的怒火,是不忍心对这个人动手还是怎么的,总之他离开了。

陈可还倒在地上,受伤的手流血了,见他离开了,她才敢地把自己的疼痛表现出来,啊,啊啊,她张着嘴,不喊出来,只是好疼啊。

刘振跟着王爷,说了半天,王爷就是不听,非要离开这里不行。

“王爷,您这是怎么了!”刘振真不明白,这不才给了王妃一个报复吗,怎么王爷气成了这个样子,留下了陈可又说了什么,王爷生气是不是和陈可有关系呢?

不过问什么王爷也不肯说,问多了还遭到一顿骂。

张御医找不到王爷,苦着脸,这下子自己只能回皇宫里面去复命了啊。可怜可怜兮,张御医苦着脸最后给陈可包好伤口:“你可要好好养着病啊,不可以怠慢了,要是真的落下了病根,可有你受的!”

“嗯。”陈可心不在焉的,不知道王爷是不是又去了地牢里面,可是自己是再不敢进去看了,这个王爷,脾气就不像是人脾气一样。

“王爷,为什么非要到这里,在地牢里面不行吗?”刘振对着冰冷的王爷,一时间也打不起精神来。

许鑫泽不说话,一张脸阴沉得很。

很快,许鑫泽离开的消息传遍了王府。

“王爷已经一天没回来了。”画眉说道。

陈可心里着急,他到底去哪里了,这到底是怎么了,要是真和自己生气了还不打发了去清、楼,不过要是没生气干嘛骂自己贱人,还不见了人。

这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既然他不在,就给我把陈可的卖身契拿过来,然后,好好地给我处置这个陈可。”清志莲可不是胆子小的人,既然王爷不在,为什么不趁机解决掉陈可呢,等王爷回来了,生米煮成熟饭,人死不能复生,难不成没有了陈可兴风作浪,王爷还敢嚣张吗。

陈可正在床上躺着,听到门外有人来了,赶紧坐了起来,看到画云笑着走进来,心里面生出一种不详的感觉:“你来干什么?”

“陈大姑娘,王妃有请。”画云故意有礼貌地说着,眼睛里面却是一种抹不去的得意。

陈可知道自己是要倒霉了,可是,许鑫泽他不在!她能不去吗,她能够公然违抗王府女主人的命令吗。

自然是不能啊!她发现自己好悲催。

“参见”还没说完,画眉劈头盖脸的就给了她一巴掌,她忍了忍,自行站好了。

“你知道吗,王爷不在。”画眉一字字地说着,然后狠狠地踹倒了她。

她的身体还没恢复好啊,今日和那大侠过了招,过后骨头都要散了,此时被踹到,她趴在地上,不知道到底怎么自己才能够脱离这个人的折磨或者是,死亡。

清志莲自然不允许她逃过,这么多人在外面守着,若是被她再逃了,咳,清志莲表示自己都会鄙视自己的,她晃了晃卖身契道:“陈可,不管你是不是王爷的人,现在,你的卖身契在本宫手里面,本宫随时可以把你打发去了。”

看见陈可的脸色变了,清志莲越发得意:“你说,现在要不要乖乖地,听我的话?”

她感觉到莫大的羞辱,只是,那张卖身契,明晃晃地阻拦了她要打这个清志莲的冲动:“王妃,奴婢不知哪里做得不好了。”

“就算你做的很好,可惜本宫就是要你死,怎么样。”王妃才不想跟这个丫头废话了,因为自己根本就从这个丫头那里得不到好处,所以,这一句判死刑,陈可,你还有说的吗。

陈可心里慌了,死,要自己死,轻而易举,而且再也没有人救自己了。陈可没有要说的,因为,没有什么可以让清志莲不杀自己。

只是,坐以待毙吗。

“王妃,难道非要赶尽杀绝吗。”陈可尽量拖延时间,也许下一秒,王爷就会回来了。她慢慢地站起来,等她们来动自己,自己就会反抗。

不拖延,只有死。

清志莲却笑了笑。

不知何时,春眠阁的妈妈恭恭敬敬地跪在王妃面前:“听说王妃娘娘要给小民一个丫鬟,小民特地来看看,什么丫鬟有这么大的面子,王妃能允许小民亲自来领。”

陈可变了脸色,这是,这是。她害怕地后退一步,不敢再直视王妃。

“陈可,你是要去清、楼,还是乖乖地听话。”王妃淡淡问着。

那个妈妈看了一眼这个丫头,喜欢得不得了似的,自然了,这是王妃赏的人,她不喜欢也得喜欢。

若是再不反抗,自己只能被卖掉了,所以她看了一眼清志莲,就动手去抓地上的那个妈妈,那个妈妈吓了一跳,不过已经被陈可抓到了她身边。

“不要过来,否则我要杀人的。”陈可说真的,她已经掐住了女人的脖子。

只是,她还来不及说一句话,背后就有人打昏了她。

就算她有点功夫,跟武林中的大侠比起来,还是一文不值的。

清志莲看了看甄宇文,娇羞着笑了笑,意思是,等我们大功告成,我就和你走。

陈可被关在小黑屋子里面,感觉到无比的恐怖。这里很黑,很黑,没有任何光亮,还有,还有一种声音,很恐怖的声音。

陈可知道这里除了自己,还有一种生物,只是,是什么呢,声音很细很小,可是在这个除了陈可的呼吸没有其他生物的黑暗的房间里,那种声音很清晰。

有一种东西爬到了她的手上,她的手猛地一抽,就觉得,它咬了自己。

是蛇!

陈可黑暗里一边拖着自己疲惫的身子往后退,一边把手被咬伤的地方放到嘴里吮吸,希望可以把蛇毒吸出去,更希望这条蛇不是有毒的。

还好,陈可仔细听了听,只有这一只蛇,也许这条蛇不是清志莲故意做的,要不然肯定有一群蛇了,这条蛇是从什么,什么地方,进来的呢。

陈可知道自己的动作惊到了蛇,肯定蛇要逃走的。

她尽量地睁大眼睛看着有什么地方可以逃走,只是这里也太黑了什么也看不到,蛇的声音消失了,不过,呵呵,蛇能进出的地方,陈可能吗?

陈可感觉身上松软无力。

这是哪里,为什么不杀了自己,却又放到这里来,这是哪里,是哪里,哪里啊。

陈可知道这一次自己是活不了了,王妃那可是恨死了自己的,又不像许鑫泽一样见不得死人,所以自己是死定了。

有一点绝望,自己精心筹谋那么多,可是最后谁也没有信任自己,没有能够哪怕保护自己一点点。自己诅咒那些不得好死的人,没有一个得到了应得的报应,反而是自己,被他们骗来骗去,最后还要被他们杀死。

没有光亮,没有食物,没有希望……

这种绝望的感觉,真的好可怕。

她抱紧自己,希望可以给自己一点力量。陈可,你是最勇敢的,那么多事情你都是自己过来的。

不,那时候还有小天,小天。想到小天,她心里更加觉得孤独和无助了。

以前自己的一切苦,一切委屈,都还有人知道,有人心疼,都还有一个盼头,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为了活下去要那么的委屈自己,却,却被人一句话就安排了生命。

这一切,来的好突然,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爹,是十万两,是,清志莲,还是许鑫泽?不管是谁,现在,自己就要死了。

所有的人,都要抛弃自己了。

她不知道应该笑还是哭,只是眼睛里面有着泪花,心里面有着绝望,要是可以的话,真想随便就抱住一个人,大哭一场,不管这个人是敌是友,自己要死了,有一个人陪着自己总是好的,不是吗。

突然觉得很刺眼。

一个人出现在陈可面前,带着温暖的笑容,让人心醉。这个人的笑容的确很容易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只是,陈可见到他没有心情陶醉,她的心瞬时间沉到了谷底去。方才抱着任何一个人大哭一场的心情也已经一扫而光。

她将自己松软无力的身体支撑在地上,倔强地站起来,直对上那一双带笑的眼睛。

“你想怎么死。”陈陈可仿佛能够听得到这句问话,但是,等了许久都没有,陈可抬头看向那个人,现在,他没有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冽,一股慑人的气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